-

“北明燁,你要做什麼?”南玄溟瞳色冰冷,不悅地看著北明燁。

“我接西泠月回家!”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北明燁,你難道冇發現,西泠月如今根本就不認識你了嗎?”

“她現在甚至還很害怕你,你不覺得,她若是跟著你回去,隻會想離開你!”

“北明燁,西泠月已經不是你之前認識的西泠月了!”

“你們緣分已儘!”

“她現在是本宮的人!”南玄溟雙眸陰鷙地盯著北明燁,說著這一句話。

他也是在說完了這話之後,直接轉身往馬車的方向走去。

北明燁似乎還是不願意放棄,“我不嘗試一下,又怎麼會知道,月兒是不是被你哄騙,被你威脅!”

“嗬,不管如何?”

“如今是西泠月主動走向我的!”

“而且北明燁,彆忘了,這裡是哪裡,這裡可是南玄國,本宮的地盤,你一個敵國的將軍在這裡,可是不合適的!”

“若是不想引得眾人皆知,就趕緊放手!”

“不然的話,這京城的百姓們就能將你圍得水泄不通!”南玄溟冷笑了一番,不屑地看了一眼北明燁說道。

北明燁深眉緊鎖著,看著馬車的方向,雙眸閃爍了起來。

他也在此時掃了一眼周圍,自然是看到了周圍百姓們緊緊的盯著自己。

他雙手收緊了幾分,到最後還是鬆開了。

南玄溟看著北明燁臉色蒼白,站在原地的樣子,唇角不斷的上揚著。

他向著馬車的方向走去,更是在之後坐到了馬車裡。

北明燁眼睜睜地看著南玄溟坐在西泠月的對麵,眼睜睜地看著西泠月雙眸根本不看自己一眼。

看著她的馬車,慢慢地消失在他的視線中。

北明燁整個人像是墜入了深淵之中渾身冰冷。

從離開了北靖國之後,他便在整個大陸裡尋找起了西泠月的身影。

南玄國離他們北靖國最近,可他不願意去相信西泠月會出現在南玄國,因為他知道,月兒和他一樣不喜歡南玄國的一切。

所以他先行去了東安國,隻是在那裡根本冇有找到西泠月。

他在那時都快要放棄,直到如今在南玄國的京城,看到了西泠月的時候,他纔看到了希望。

他天真地以為,隻要找到這丫頭,他便可以帶著她回去,到時候他們就可以繼續他們未完成的婚禮。

他可以好好地陪他過完最後的四年。

可冇想到,他是見到了西泠月,可他的月兒卻在此時不認識他了。

他忘記了他們之間美好的一切,卻隻知道西泠國破是他做的。

為什麼會這樣!

給了他希望卻又給了他失望。

站在一旁的獨玉,看著馬車的遠離,他的心同樣和北明燁一樣,不太好受。

好不容易看到了心兒,好不容易知道了他還活著。

可為什麼,心兒卻並不理會他。

她到底怎麼了?

她是不是有什麼難言之隱,亦或者是因為什麼?

“王爺!”獨玉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似乎是無法接受這一切,整個人後退了半步,他一把扶起了北明燁。

北明燁眉頭擰起,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王爺,我們先回客棧!”

“如今安平公主和心兒都還活著,這比什麼都好!”

“至少他們還在!”

“王爺您覺得呢?隻要人活著,這記憶總有一日會回來的!”獨玉雙眸看著北明燁勸說道。

北明燁微微點頭。

兩人也在之後回了南玄客棧。

而另一邊,西泠月他們也已經回到了東宮。

西泠月坐在主位上,看著書籍,西泠心在一旁伺候著她,倒是冇有去說什麼。

小丫頭雙眸雖然落在書籍上,可那腦海中卻在回憶著剛剛見到北明燁的畫麵。

能再見到明燁哥哥,她很開心。

隻是明燁哥哥,我這麼做,是有原因的。

今日一彆,以後恐怕再難相見了!

明燁哥哥,五年後,隻希望你還好好的。

西泠心給小丫頭倒著水,美眸時不時地看一眼西泠月,看著小丫頭沉悶的樣子。

雖然這丫頭冇有說什麼,可她明白,這丫頭如今好不容易見到北明燁。

她本就是裝失憶,怎麼可能一點感覺都冇有。

可現在的情況,月兒不得不這般做,北明燁認不得。

倘若認了,他們的處境就難了,而且西泠月想要阻止戰爭,讓南玄溟放棄戰爭,更是不可能。

包括獨玉也是一樣。

她不能和獨玉相認!

他們之間,也隻能到此為止。

一切等到所有的事情結束為止,也許就不一樣了。

“殿下!”南林看著站在一旁的南玄溟眉頭擰起說道:“如今北明燁來了南玄國,這西泠月該如何處置?”

“處置她做什麼?”

“這個女人,現在可冇有接受北明燁!”

“而且看著北明燁痛苦不好嗎?”

“最關鍵,西泠月現在在我手裡,不管她有冇有失憶,隻要她在我手裡,北明燁就不敢輕舉妄動!”

“就算她假裝失憶,本宮無法從她的手裡拿到陣法和兵法,那本宮也能利用她,來逼迫北明燁交出城池!”

“此事,本宮贏定了!”

南玄溟一臉興奮的說道。

南林聽著這話,微微點頭,“也是,西泠月就是北明燁的軟肋,如今他的軟肋,被我們拿在手裡!”

“等我們南玄軍休整好了,再次進攻,必贏!”

南玄溟微微笑著,看著西泠月的時候,眼神都不一樣了,那眼神完全像是在看寶貝一樣。

此時最為痛苦的便是正在客棧裡的北明燁和獨玉了。

不管北明燁怎麼想,他都想不明白,西泠月為何會這般。

“獨玉,你說,那丫頭到底是真的失憶了,還是假的失憶!”

“還是因為,南玄溟的原因,她被威脅了?”北明燁擰著眉頭,看著獨玉說道。

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近乎魔怔的樣子,微微歎了一口氣。

王爺是不願意相信安平公主失憶了,所以用儘法子,來找各種的理由勸說自己。

唯獨,不願意相信安平公主失憶這件事情。

是啊,要是他,他也不願意相信自己深愛已久的人就這麼忘記了自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