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王爺!”

“安平公主怎麼想的,安平公主到底有冇有失憶,屬下也不知道!”獨玉皺著眉頭說道。

“可有一點能證明,如今安平公主是真的不願意和您一起回去!”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手收緊了些許,“沒關係的,本王會讓她心甘情願地跟我回去的!”

天色慢慢地黑了下來。

西林閣內,西泠月微微閉著眸子進入了夢鄉。

整個東宮乃至於皇宮也隨著時間慢慢的過去,安靜了下來。

卻在此時,兩道身影以極快的速度出現在皇宮上方,更是在之後進了東宮之內。

“王爺,安平公主會在哪呢?”獨玉雙眸掃了一眼這東宮裡的院子,眉頭擰起開口道。

“她住的地方,應該會和她的身份名字有關係!

”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他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雙眸剛好在此時注意到了西林閣。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往那一側而去。

獨玉在看到了這畫麵,也緊隨其後。

北明燁落在西林閣的門口。

他雙眸看著麵前緊閉著的房門,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月兒我這就帶你離開這裡。

他也在之後小心翼翼地推開了房門。

房間之內,西泠月躺在床榻上,緊閉著眸子,早就已經進入了夢鄉。

北明燁坐在西泠月床邊,雙眸灼灼的看著小丫頭那張臉,眼神極為複雜。

他抬起手輕輕觸碰著西泠月的眉眼。

月兒!

能見到你,真的太好了!

還有四年的時間,我一定不會讓你離開我的。

小丫頭似乎是有些感覺一般。

她微微皺起了眉頭,開始動了起來。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這一幕,鬆開了手,就這麼靜悄悄的看著小丫頭。

不知道過了多久,西泠月才慢慢睜開了眸子。

她在看到了北明燁的瞬間,雙眸微微閃爍著,有那麼一會,她以為自己是做了夢,出現了幻覺!

所以在那一瞬間,她的眼裡全是光亮。

可是在聽到了北明燁的聲音時,西泠月一下子清醒了過來。

她知道,這不是夢,這是真的。

是明燁哥哥來了東宮!

“月兒!”北明燁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眉眼間一片溫柔。

自從見到小丫頭,他已經不止一次地發現自己的讀心術似乎已經冇有任何的用處了。

如今冇了讀心術,看著小丫頭就這麼在自己的麵前,他卻不知道這丫頭心裡所想。

這種感覺,太不妙了。

“北靖國戰神,你,你來乾什麼?”

西泠月立刻坐了起來,往後挪了挪,警惕地看著北明燁。

“月兒,我帶你離開東宮,帶你離開南玄國!”

“你是不是被南玄溟威脅的!”

“所以,纔不願意見我,才這般對待我?”

“不過冇事了,如今我來了,我一定能救你出去,可好!”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警惕的樣子,溫柔的說道。

“太子冇有威脅我!”

“我也不想離開這裡!”

“北明燁,我真的不認識你!”西泠月擰著眉頭,警惕地說道。

“月兒!”

“怎麼會呢?”

“我們以前在北靖國京城內的一切,你都忘了?

“我們開了明月酒樓!”

“還有,我在京城的北市給你準備了驚喜!”

“還有,我們成親還冇有成親完!”

“你怎麼會忘呢?”北明燁看著西泠月一字一句的說道,有些著急地想要喚醒麵前女人的記憶。

可西泠月看著北明燁一字一句的說著話,隻是在那裡搖頭。

所有的一切,她都不曾忘記,可現在她不得不表現的自己忘記。

“月兒!”

“來,我帶你離開!”北明燁看著西泠月不斷地後退著,不停地搖著頭,一副害怕他的樣子,心像是在此時被刀割了一樣,讓他喘不過氣來。

他明明知道,這丫頭恐怕是真的忘記了自己。

但他卻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

“北明燁!”

“我說過很多遍了,我不認識你!”

“你不要靠近我!”西泠月衝著北明燁大喊著。

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一把抓過了西泠月的手,隨後將她抱了起來,往外走去。

他雙眸堅定,感受著某個女人不停地在他的懷裡掙紮,可他卻不願意放手。

他雙眸看著前方,一步步地往外走著,緊抿著的薄唇也在此時開啟,“西泠月,我相信你冇失憶,就像那日在秦川的時候,你相信我的時候一樣!”

正在懷中的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微微愣了愣。

但很快,她便回過了神來,繼續掙紮著。

可正是因為西泠月短暫的停留,讓北明燁更加相信西泠月是真的冇有失憶。

可為何這丫頭會這般反抗自己。

而同一時間,在北明燁闖入了西林閣之後冇多久,便有人將這裡的情況稟報給了南玄溟。

南玄溟雙眸微微眯了眯,瞳色冷了下來,“北明燁來了?嗬,真是有意思!”

“這個男人,是不願意放手對嗎?”

南玄溟也是起身,直接向著西林閣的方向而去。

正守在西林閣外的獨玉也是注意到了外麵的動靜,眉頭擰在了一起,有些擔心了起來。

“王爺,來人了,您要快些!”獨玉直接在此時說道。

正在房間裡的北明燁在聽到了動靜之後,冰著臉抱著西泠月往外走去。

似乎對他來說,今日不管如何,他都要帶走西泠月。

隻是還冇等他們離開西林閣,南玄溟帶著一群人就已經進了這裡。

他雙眸看著這一幕,瞳色冰冷,“北明燁,本宮倒是冇想到,你這白天帶不走西泠月,這到了晚上,就準備搶走她是嗎?”

“南玄溟,月兒是我的,我帶走她,是在救她!

”北明燁黑著臉說道。

“救她!”

“可本宮看著,月兒似乎很想從中掙脫開!”南玄溟沉著聲音說道。

“太子!救我!”西泠月也是在此時,衝著南玄溟喊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眸看了一眼西泠月,臉色難看,抓著西泠月的手一下子收緊了些許。

他害怕,害怕眼前的女人真的會離他遠去。

“北明燁,本宮勸你,將西泠月放下!”

“不然的話,你們兩今日彆想離開東宮!”

南玄溟雙眸冰冷的看著北明燁說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