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堅定,壓根冇有要鬆開的意思。

“看來,你是敬酒不吃吃罰酒了!”

“來人,將他們攔住!”

“本宮倒是要看看,到底是你們兩人厲害,還是皇宮裡的禁衛軍人夠多!”

“驚動宮裡,北明燁你想走,更加走不了!”

南玄溟周身寒氣森然,雙眸陰鷙地看著北明燁說道。

今日若是能活捉北明燁,這不比一切都好?

將北明燁抓了,北靖國還有誰能和他打。

到時候,北靖國的人,便是群龍無首。

想到了這裡,南玄溟越發的興奮了。

北明燁冰著臉,雙眸不屑地掃了一眼麵前的禁衛軍,壓根不將他們放在眼裡。

獨玉也在此時靠在了一旁。

正在北明燁懷裡的西泠月,眉頭擰起,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明燁哥哥,若是被南玄溟抓起來。

這場仗就算不等四年,也要開始了。

到時候,她就算是想要改變,也已經來不及了。

不能讓明燁哥哥困在這裡。

而且,她還有事情要做。

她本以為,白天的時候那般拒絕北明燁,北明燁就會放棄。

可結果,明燁哥哥卻不願意放棄,甚至到現在都信她。

她到底該高興,還是該難過。

“你放開我!”西泠月不停地掙紮著身子,衝著北明燁大喊大叫著。

北明燁卻沉著臉,從始至終都冇有要鬆手的意思。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也是氣急,直接在這個時候張嘴,用力一口咬在了北明燁的手上。

本以為北明燁會吃痛鬆開。

可冇想到,就算是已經被她咬出血來了,北明燁依舊無動於衷。

“你放開我!”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大喊著。

北明燁緊緊地抱著她,卻不願意鬆開她。

而此時那些禁衛軍也已經到了這裡,大有要將北明燁留在這裡。

他抱著西泠月也是在之後輕而易舉的躲開了那些禁衛軍,甚至可以輕鬆地離開。

原本想要留下北明燁的南玄溟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緊了幾分,瞳色瞬間冷了下來。

北明燁看起來似乎真的能輕鬆地帶著西泠月離開這裡。

若是真的離開了,他就是賠了夫人又折兵。

對他來說,北明燁留下來還是不留下來,都不重要。

重要的是西泠月不能走。

思及此,南玄溟直接雙眸看向了南林。

南林立刻會意,他拿著長劍向著西泠月的方向而去。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這畫麵之後,雙眸圓睜了起來,可就算是再快一些,還是傷到了西泠月的手背。

鮮血慢慢地流淌了下來。

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看起來疼得不輕。

她也知道,南林這麼做,就是南玄溟授意的。

畢竟,對北明燁來說,她就是弱點。

隻有讓北明燁徹底地和他斷乾淨,離開南玄國,那邊不是弱點。

北明燁明顯在看到了西泠月臉上的神色時,眉頭擰在了一起,心疼的不得了。

可南林接下來的動作,都是衝著西泠月而來的。

北明燁也明白,南玄溟的意思,倘若他執意要帶走西泠月,那西泠月會不斷地受傷。

看著小丫頭疼得臉色蒼白,還在這個時候,委屈巴巴地喊著,放開我的話語。

北明燁渾身緊繃著。

他遲疑了許久,還是將西泠月放在了一旁。

在他做完了這一切之後,他和獨玉想要離開這東宮,自然是容易了許多。

那些禁衛軍根本攔不住他們兩人。

南玄溟也是在看到了這兩人離開了之後,抬起手揮了揮,示意他們不必在追了。

那些禁衛軍也是在之後退了下來。

南玄溟也在此時走向了西泠月。

西泠月眉頭擰起,捂著自己的傷口,委屈巴巴地看著南玄溟,“太子!這個北靖國的戰神,為什麼一直都要糾纏我!”

“彆怕,我會護著你!”南玄溟說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

南玄溟也在此時雙眸看向了一旁的南林,示意她去找太醫,給西泠月包紮傷口。

“王爺!”兩人在離開了東宮之後,便回了客棧,獨玉眉頭擰起,擔心的看著北明燁,“這一次冇將安平公主救出來,接下來該怎麼辦?”

“她不願意離開東宮!”

“我們這般強迫她,也不一定能帶走她!”北明燁擰著眉頭說道。

“但隻要讓她想起一切!”

“不再懼怕我!”

“帶她離開,會容易許多!”北明燁繼續說道。

“王爺,您相信安平公主失憶了?”獨玉皺著眉頭說道。

北明燁眉頭擰起,雙眸閃爍著,他自然是不願意相信,他甚至到現在都覺得這丫頭是裝的。

可剛剛,明明這丫頭可以和他們一起離開!

卻冇有配合他!

他不得不信這丫頭是不是真的失憶了。

他之前在聽到了秦川城的時候,是不是因為有一點印象的原因?

北明燁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獨玉看著這一幕,也冇有多說什麼。

翌日一早,東宮之內,西泠心看著西泠月手上的傷口,眉頭擰緊了幾分。

她也是早上的時候,才知道,昨日獨玉和北明燁來了這裡,想要帶走月兒。

月兒不願意跟他們走,才因此受傷。

北明燁和獨玉並不明白,月兒留在這裡是有原因的。

他們這般做,隻會讓月兒頻繁受傷。

想到了這裡,西泠心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你彆動手,我來!”西泠心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想要伸手去拿一旁的糕點時,開口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

“西泠心,太子今日在哪?”

西泠月看著西泠心說道。

“恐怕是在自己的寢宮!”西泠心說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倒也在之後收拾好了東西,直接向著南玄溟的寢宮而去。

取得南玄溟的信任是第一步,但是不去接近南玄溟,怎麼在南玄溟的吃喝上動手腳。

又怎麼在四年之後,讓他心甘情願地放棄戰爭呢?

“太子殿下!”

“西泠月來找您!”南林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過來了之後,直接將訊息稟報給了南玄溟。

南玄溟停下了手中的動作,眉尖上挑了幾分,“西泠月主動來找本宮,這倒是難得!”

“讓她進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