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說罷,葉丞相直接在此時離開了。

他又怎麼可能不明白自己女兒的心思,但這林思逸,既然是南衣的孩子,陛下在見到了這個孩子之後一定會極為心疼。

這以後,恐怕會成為什麼王。

這般身份,怎麼是葉離配得上的呢?

葉離也是冇想到,爹爹竟然直接說了這麼一句話。

她嘟著小嘴,一臉的不高興,躲了躲腳衝著葉丞相大吼了一聲,“哼!”

奈何葉丞相壓根冇有要理會她的意思,直接進了馬車。

“不讓我知道,我自己查就是!”葉離氣呼呼的說道。

皇宮,永寧宮內。

正在喝著茶水的南玄國皇帝南玄逸,在聽到了丞相求見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微微頓了頓手中的動作。

“葉沉求見,這老傢夥,現在找朕,又何事?”

南玄逸眉頭擰起,一臉不悅的說道。

“陛下,葉丞相說,要給您一個驚喜!”一旁的公公笑嗬嗬地說道。

“嗬!”皇帝南玄逸自然什麼都不相信,他勾唇笑了笑,示意讓葉丞相進來。

隻是在之後,北明燁跟著葉沉走進來的時候,南玄逸雙眸裡的神色瞬間不一樣了。

他甚至停下了手中的動作,雙眸巴巴地看著北明燁。

這個男人,不知道為何會給他一種熟悉的感覺。

葉沉帶著這個男人來見他,驚喜就是他嗎?

隻是此人是誰?

“陛下!”葉丞相一臉恭敬地看著皇帝行了個禮。

北明燁也跟著在此時行了個禮。

“你這是?”南玄逸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看著葉丞相滿臉疑惑。

“不知道陛下,你可還記得南衣?”葉丞相眉頭擰緊了幾分,深邃的眸子,緊緊的盯著南玄逸。

南玄逸在聽到了這話之後,臉上的神色瞬間不一樣了。

他眉頭擰起,雙眸閃爍了幾分,“南衣!朕怎麼可能會忘記!”

“此人便是南衣第二個孩子!”

“當年,北昊天搶走了南衣之後,就逼著南衣強做了那種事情,這纔有了北明燁和這個孩子!”

“隻是這個孩子,被南衣藏得很好!”

“如今南衣被處置,這孩子也知道自己無處藏身,所以纔來了這……”葉沉倒是按照北明燁之前所說的話語,再一次複述了一遍,隻是加了些許心疼的感情在其中。

“南衣的孩子?”皇帝南玄逸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圓睜,被驚到了。

萬萬冇想到,南衣當初竟然還有一個孩子。

看著這孩子的樣子,怕是從未被汙染,怕是南衣一手養大的。

思及此南玄逸看著北明燁的時候,眼神也柔和了許久,“孩子,你叫什麼?當初你和你母親是怎麼生活的!而後又發生了什麼事情?”

“告訴朕!”

他如今迫切地想要知道,當年南衣離開了他之後,嫁給了北昊天後,到底如何了?

北明燁眉頭擰著,雙眸看了一眼南玄逸,深吸了一口氣,倒是將之前和葉沉所說的話,再行複述了一遍。

南玄逸聽著這話,也是極為心疼林南衣和北明燁的遭遇。

他捂著自己的胸口,雙眸噙著淚,“當年,當年朕若是在強硬一點,南衣就不會這麼離開朕!”

“更不會半生都被困在行宮之內無法出去!”

“甚至還會在之後想要反抗北昊天的時候,被處置!”

“朕可憐的南衣!”

“都怪朕!都怪朕啊!”

南玄逸懊悔不已,隻覺得自己當年做錯了。

一旁的葉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隻是眉頭皺得很緊。

他知道陛下如今的心情!

他都那般後悔,陛下又何嘗不是呢?

隻是現在,隻有南衣的孩子還活著。

南玄逸雙眸微微抬起,看著北明燁的時候眼神有些不一樣了,“你說你叫林思逸!”

“是的,陛下!”北明燁點頭。

“思逸!”

“她竟然一直都在思念朕!就連這孩子都這麼取!”南玄逸聽著這話,更加痛苦了。

“孩子,將麵具摘下來,讓朕好好看看你!”南玄逸猛地在此時抬起了頭來,看向了北明燁溫柔地說道。

“這!”

“陛下,草民能活這麼久,就是因為這麵具!”

“母妃說,不能摘麵具!”

“所以,不到不得已的時候,這麵具草民……”

北明燁眉頭擰起,一臉為難的說道。

“沒關係,不摘麵具,就不摘麵具!”南玄逸聽著這話,自然冇有多說什麼,直接同意了。

他上下打量著北明燁,自然是注意到了這孩子身上的氣質不同,完全就是一個天生的王者。

的確像是南衣的孩子。

“思逸,如今這北靖國已經容不下你了!既然現在你來了這南玄國!”

“從此之後,南玄國便是你的家!”

“朕便是你半個父親!”

“隻要朕在,你就能好好的!”南玄逸也是心疼北明燁的遭遇,所以立刻和北明燁說了這麼一句話。

他在說完了這話之後,更是直接封了北明燁為永王,賜給北明燁府邸,給儘了北明燁最好的東西。

北明燁自然是在之後接受了。

隻是他像是擔心,自己就這麼被封了王位,這其餘的皇子,其餘的官員還有意見!

所以在之後,北明燁還請求了南玄逸,讓他去軍營曆練,他想自己拿軍功。

南玄逸心疼北明燁,此時並冇有多想。

如今聽到這孩子說要自己建立軍功的時候,他並冇有當一回事,隻是在那裡點了點頭。

南玄逸更是給了北明燁隨意出入宮中的令牌,幾乎北明燁在這宮裡,甚至於整個南玄國,都是進出無阻,這到了最後還給了北明燁一個能代表南玄逸的令牌。

北明燁雖然嘴上說不需要,但最後還是接受了。

如今坐在馬車上,北明燁隨同葉沉一同出宮。

葉沉倒是對陛下給予北明燁的賞賜,並冇有意外,他早就在離開之前,就已經知道了,陛下一定會給這孩子最好的一切。

若不是他現在身份尷尬,怕是也會這麼做。

“思逸,那個宅子地段極好,之前就一直在打掃著,是當年陛下給你母妃的留下的!”

“冇想到,如今派上了用場!”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