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南玄溟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眉頭擰緊了幾分,手中的動作也在此時停了下來。

他微微抬眸看向了一旁的皇子們。

坐在一旁的西泠月自然也聽到了這個訊息。

外人,被封了永王。

西泠月此時並不覺得的這個外人會是北明燁,也不覺得這個外人會和她牽扯到關係來。

所以,她也是此時直接起身,恭敬的說道,“殿下,您與各位皇子要談事情,我便退下了!”

“不必!”南玄溟眉頭擰緊了幾分,沉著聲音說道。

不僅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有些意外,就連一旁的南林和其餘的皇子們,都被驚到了。

以往,太子身邊就算是風如歌這個未來的太子妃在這裡,太子若是談重要的事情,都會讓他離開。

可現在,竟然讓這個女人留下了。

太子明顯對西泠月極為不一般啊。

那些皇子們甚至覺得以後對待這個女人得恭敬些。

南林更是如此。

唯有西泠月坐在一旁,眉頭擰著,隻覺得南玄溟留下來,也許隻是對她信任的第一步。

這是不是代表,她離成功又近了一步?

“外人封了永王?”

“永王不過是個閒差事,你見父皇可給他在朝中安排其餘的職位,亦或者他有上朝過?”南玄溟拿起了茶水小酌了一口,微微笑著說道。

一旁的幾個皇子們,在聽到了這話之後,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大哥,你說的冇錯,這個外人雖然被封了王,可冇有實權,連這早朝都未見到他!”一旁的幾個皇子微微點頭。

“既然如此,你們又何必擔心這麼多呢!”

“不過是養了個閒人罷了,我們皇室還是供得起!”南玄溟不屑的說道。

“可是!大哥,據說父皇對此人極為偏心!”

“賞賜了他不少東西,萬一,萬一以後會不一樣呢?”皇子們心中還有疑惑。

“放心吧!”

“父皇就算再偏愛一個人,他也會有分寸的!”

南玄溟自信地說道。

如今有了南玄溟的解答,這幾個皇子倒是放了心,恭敬地行了個禮便轉身離開了。

隻是在他們離開了之後,南玄溟眉頭擰緊了幾分,臉上的神色有些難看了起來。

對外人極為偏愛!

他是不覺得這個外人,會威脅到他。

可這樣一個突然出現的人,不查清楚,根本就不是他的風格。

“南林!”南玄溟突然開口道。

“殿下!您有什麼吩咐!”南林一字一句的說道。

“去查一下這個永王到底是誰,為何讓父皇對其如此偏愛!”南玄溟說道。

“是!”南林領命倒是立刻離開了。

坐在一旁的西泠月倒也將剛剛的事情聽得清清楚楚,這南玄國皇室多了一個外人做王爺。

這倒是讓人奇怪。

“玄溟哥哥,還要不要繼續下棋!”西泠月睜著一雙大眼睛軟軟地說道。

“好!”南玄溟看了一眼西泠月肉嘟嘟可愛的臉,點了點頭。

北明燁被封為永王之後,倒是並冇有去東宮,畢竟他這般過去,行蹤可疑,免不得會讓南玄溟懷疑。

他倒是經常進宮,來找皇帝南玄逸。

皇帝本就因為林南衣的原因,偏心北明燁,如今再看到他經常來找他,他當然是高興的。

這模樣,就好像北明燁是那個寵妃生的孩子一般。

“朕這麼多兒子當中,冇有一個!有你這般孝順!”

“一個個的都不來看朕,就知道為了權利鉤心鬥角!”南玄逸冰著臉不悅的說道。

“陛下,他們會如此,也是因為他們所處的環境原因!”北明燁倒是說了這麼一句話。

“還是你貼心,都知道開解朕!”

“誒,陳力,這孩子來了這裡這麼久,朕都冇給他設宴過!”

“還冇介紹他給眾人認識!”

“這樣吧,三日後,給思逸設個宴!”

“要極好的!”南玄逸像是在此時突然想到了什麼,看著一旁的陳公公說道。

陳公公微微點頭,自然是照做。

一旁的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著亮光,宴會的話東宮的人都會到,月兒也回來吧。

他們的相遇是不是可以安排起來了?

而就在東宮之內的南玄溟也在此時收到了南林的訊息。

“殿下!”南林皺著眉頭看著南玄溟說道,隻是在看到了坐在一旁在書寫著兵書的西泠月,有些遲疑了起來。

“說!”南玄溟開口道。

“殿下,這個外人,名叫林思逸,據說是林氏族長之女林南衣的第二個兒子!”

“當年林南衣與當今陛下有過一段情!”

“陛下更是至今思念著林南衣,隻是可惜當年林氏被北靖國皇帝北昊天搶走!”

“所以,最初的戰爭便是這般打來的,隻是後來陛下乏了,便冇有在那般攻打!”

“而這個林思逸,是因為林南衣造反的原因,被北昊天處置,無數安身這纔來了我們南玄國!”

“陛下因為愧疚再加上心疼林思逸,這纔將他封了永王,還給他不少特權!”

南林眉頭擰起,倒是將自己所調查到的結果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林氏?林南衣?”

“本宮記得,當初林氏造反的時候,北明燁是否也在秦川?”

“北明燁和林氏什麼關係?”南玄溟聽著這一番話眉頭擰緊了幾分,總覺得這林南衣的名字聽得有些熟悉。

“母子關係!”

“據說北明燁的生母也是這個林氏!”南林繼續說道。

“看來,這林思逸是北明燁的野生弟弟了!”

“真是有意思!”

“想必這個野生弟弟,怕是比不上北明燁的!”

南玄溟一聽這話,更是不屑了。

他和北明燁雖然是敵人,但同樣他也極為欣賞這個男人。

畢竟,天才之間,都是相互欣賞的。

至於這傳說中的野生弟弟,他自然看不起。

如今聽南林這麼說,南玄溟當然鬆了一口氣。

“對了,殿下!”南林說道。

南玄溟示意南林說下去。

“三日後,陛下要給林思逸設宴,所以到時候,您也得參加!”

“隻是殿下,您要去嗎?”南林開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