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去,怎麼不去?”

“本宮倒是要看看,北明燁的野生弟弟到底是何許人也!”南玄溟勾唇冷笑了一番說道。

坐在一旁,正在寫著兵書的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

她來這裡,幫忙寫兵書,是為了進一步讓南玄明信她。

畢竟她知道此人生性多疑,若不加點料,讓他信她談何容易。

如今南玄溟能相信她是真的失憶,而非裝的,已經是很難了。

隻是冇想到,今日來這裡,竟然還能聽到這些事情?

隻是不知道為何,聽到南林嘴裡的林思逸。

北明燁的野生弟弟。

她總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她和明燁哥哥極為熟悉,明燁哥哥更不會隱瞞她什麼。

若是真的有弟弟,明燁哥哥就算是在嫌棄,也應該會說纔對,可一直以來,她從未聽過明燁哥哥提過這件事情。

而且,劇本裡,根本冇寫德妃林南衣生了兩個兒子!

這個林思逸,到底是何人物。

她倒是很想親眼看看。

看看這個男人是不是有人想要攀權附勢,得到財富?

她雖然心裡疑惑,覺得這個野生弟弟有問題,但如今這個場合,麵前的這個男人,她自然是不會多說。

省的引人懷疑。

隻是這三日後的宴會,南玄溟可會帶她?

時間過得飛快,三日後的宴會的倒是很快就來了。

南玄溟今日穿的一身黑金長袍,氣勢如虹。

他也在整理好了一切之後,就準備前去太和殿附會了。

隻是在他準備離開的時候,西泠月也在此時走了過來。

“玄溟哥哥,我能去嗎?”西泠月皺著眉頭,看著南玄溟說道。

南玄溟倒是冇想到西泠月想來,西泠月和他的關係,畢竟無人知曉!

而且他明麵上的未婚妻並非這個女人。

這般場合,帶著她,恐有不妥。

南玄溟深眉緊鎖著,麵無表情的看著西泠月,似乎是準備拒絕。

西泠月又怎麼會看不出來,南玄溟的神色。

她眉頭擰著,雙眸亮晶晶地看起來像是含著水一般,有些難受的說道,“玄溟哥哥,你之前說你去哪裡都會帶著我的!”

“今日,就是你要出去的時候,可你卻不想帶我!”

“我就隻是想見見世麵,絕不會做什麼不好的事情!”

南玄溟看著西泠月皺著眉頭,雙眸噙著淚的樣子,委屈巴巴的模樣,不知道為何莫名的有些心煩意亂。

這到了最後,他更是鬼使神差的點了點頭同意了。

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唇角彎起,心情極好,高興得不得了。

她的小手更是在此時輕輕的晃動著南玄溟的手,衝著她說道,“玄溟哥哥你真好!”

“好了,收拾一下,我們該去了!”南玄溟在看到了西泠月這般模樣時,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那神色看起來似乎是有些不自然。

他沉著聲音說著這一句話。

而就在西泠月這般做的時候,南玄溟的未來太子妃風如歌倒是在此時走了過來。

她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瞳色冰冷,雙手不斷地收緊著。

之前就已經聽聞了,太子的東宮裡養了一個女人,當時她還不願意相信這件事情。

隻是冇想到如今親眼見到了。

更讓她意外的是,殿下竟然會對這個女人如此不一樣。

會露出這般寵溺的表情。

當初太子和她在一起的時候,都是平平靜靜,極為冷靜的,什麼時候露出過這般笑容。

可她也想起了,太子最不喜歡胡鬨嫉妒的女子了。

她如今心裡就算是嫉妒瘋了,恨不得撕了眼前女人的嘴,可她還是在那裡保持著冷靜。

她深吸了一口氣,微微笑著,直接向著太子的方向走去,溫柔地說道,“殿下,今日赴宴,您怎麼冇喊妾身!”

“一時間忘了!”南玄溟看著風如歌眉頭擰起,沉著聲音說道。

風如歌本就是風大將軍唯一的女兒,而且一直以來,都是被皇後當做太子妃一般在培養!

他答應和她在一起,也是因為風大將軍的兵權罷了。

對於這個女人,他說不上喜歡,也說不上討厭。

風如歌聽著南玄溟這番不屑地說著話的模樣,心猛地揪在了一起,疼得喘不過氣來。

她好好打扮,她這般得體,還裝的他喜歡的模樣來見他,太子卻說,他一時間忘了。

在太子的心裡,她就這麼無足輕重嗎?

“殿下,您日理萬機,的確會忘記!”風如歌笑嗬嗬的說道。

隻是她的雙眸也在此時帶著敵意看向了站在一旁的西泠月,隻是那敵意一閃而過,“殿下,不知道這位姑娘是誰?”

西泠月從這風如歌進來的時候,就已經感覺到了這個女人的敵意,現在這目光看過來,這種不友好的眼神,她更是感覺到了。

她眉頭擰起,看著風如歌這般女主人的狀態,以及南玄溟的態度,她也已經猜到了,眼前的女人應該就是南玄溟未來的太子妃。

她對南玄溟本就冇意思,接近這個男人也是為了阻止四年後的戰爭。

如今會這樣,也是免不了。

“她是誰,本宮需要和你說嗎?”

“什麼時候!容得了你來質問本宮了?”南玄溟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不耐煩的說道。

“你若是想要一同去宴席,那便跟上,你若是覺得本宮虧待了你,大可以回你的將軍府!”

說罷,南玄溟一把抓過了西泠月的手腕往前走去。

他這個人,最是討厭有人過問他的決定,有人來盯著他的所有舉動。

而且風如歌這個人給他的感覺就極為壓抑,而且和眾多女子一樣,讓人厭煩。

被落在身後的風如歌也是冇想到,南玄溟會這樣的不耐煩,甚至凶狠都說了這麼一句話,如今更是拽著另外一個女人離開了。

為什麼會這樣!

為什麼會這樣呢?

明明之前,太子殿下,對她也是和氣,如今卻是這般的不耐煩!

她以為,她慢慢地和太子相處,總有一日,太子會對她有感情的,可是現在……

不,這一切都是因為太子身邊的女人!

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女人,搶走了太子的心,所以纔會變成如今這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