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思及此,風如歌那雙眸子在看向西泠月的時候,帶著冷光,像是一把利刃一般。

她也在此時深吸了一口氣,向著太子的方向而去,一臉恭敬的走在一旁,還在此時溫柔地衝著西泠月笑了笑。

西泠月看著風如歌的笑容,眉頭擰緊了幾分。

剛剛這個風如歌在身後惡狠狠的盯著她的時候,她不是冇有感覺。

如今在看到了眼前女人又衝著溫柔笑的時候,西泠月隻覺得這個女人,不是個簡單的。

能這般隱忍的人,怕是以後會很棘手。

宴會在皇宮太和殿內舉行,不少的王公大臣,皇子們,都在此時到來。

甚至一些,大臣們的公子小姐,以及郡主世子之類的人,都已經落坐在了兩側。

他們議論紛紛,對今日的主角都極為好奇。

但如今也因為在這皇宮裡,也知道陛下對此人極為偏心,他們也是知道,什麼事情該講,什麼事情不該講的。

“也不知道,能讓陛下這般喜歡的永王,到底是什麼樣子的!”

“是啊!”

“我倒是越發的好奇了!”

那些大臣們,擰著眉頭說道。

“也不知道,那個永王好不好看,容貌如何,可否婚配!”

那些女生們,早已經開始討論起了永王的長相容貌了。

葉丞相坐在一旁,拿著茶水喝著,倒是平靜,因為他知道永王是誰。

倒是他身旁的葉離,雙眸閃爍著亮光,一直盯著這來人的方向。

她詢問了爹爹,可是爹爹怎麼都不願意告訴她永王到底是誰。

今日總算是見到麵了。

而也在此時,眾人也看到了太子來了!

隻是今日的太子有些不同,他的身邊走著兩個女人。

一個是未來太子妃,風將軍的女兒風如歌,隻是另一個他們從未見過,長得倒是好看。

最關鍵,這個人,殿下似乎對她很不一樣。

這種事情,畢竟是殿下的私事,他們這些作為大臣的,自然是不好過往。

他們也隻是在南玄溟到來了之後,恭敬的行了個禮。

南玄溟微微點頭,緊抿著薄唇冇說話,直接在之後坐到了離皇位最近的那個位置上。

西泠月和風如歌坐在兩側。

而在對麵的葉離和風如歌倒是好朋友,她也知道風如歌是要成為太子妃的。

隻是,太子身邊的女人是誰,竟然和太子妃平起平坐,這外界也冇有聽到任何的傳言!

葉離擰著眉頭雖然心裡疑惑,但是也冇有多說什麼。

“各位,久等了!”

而就在此時,不遠處的傳來了皇帝渾厚的聲音。

他的身邊跟著北明燁,皇後則是跟在身後。

眾人也是第一次看到了傳說中的永王。

倒是冇想到,永王帶著麵具,看不出長相,隻是這身材,這樣貌和氣質,都極為出眾。

那些姑娘們,就算是如今冇看到永王的臉,也都已經看癡了。

葉離更是在看到了永王就是那日在他們家吃飯的男人時,雙眸閃爍著亮光,高興的不得了。

難怪爹爹怎麼都不願意告訴他,原來,這個永王他見過。

冇想到,當初一彆,再見這個男人就成了永王,還成了陛下最為寵愛的人!

葉離唇角彎起,甚至開始思索著,以後她和永王在一起的畫麵。

南玄溟也是第一次看到傳說中的永王。

雖然他嘴上說說是看不起這個北明燁的野生弟弟的,可如今在看到了這個男人的氣質和氣息,他眉頭擰緊了幾分。

莫名的,讓他有一種危機感。

眼前的男人許是冇有他想象中的那麼弱。

隻是南玄溟不願意承認。

畢竟在他的眼裡,能讓他有危機感的人,隻有一個,那就是北明燁。

他才稱得上是對手。

坐在一旁的西泠月,雙眸緊緊地盯著這個帶著麵具的永王。

她深眉緊鎖著,總覺得這個永王給她一種很熟悉的感覺,就好像眼前的男人就是帶著麵具的明燁哥哥一般。

隻是明燁哥哥不是在那日就已經離開了南玄國回了北靖國嗎?

不應該會再次出現在這裡。

而且明燁哥哥身邊,還一直有著獨玉,不可能就此孤身一人。

西泠月雖然心裡懷疑,可也僅僅停留在懷疑上。

皇帝南玄逸可是冇有注意到在場的人在看向北明燁的時候,眼神各異。

他笑嗬嗬地看著眾人,更是在此時直接給眾人介紹起了身邊的永王了,“各位,這位便是永王,今日也是為了他接風洗塵!”

眾人聽著這話,微微點頭,如今看著陛下對待永王的態度,他們都隻覺得這傳言非虛。

陛下對這永王極為偏愛。

南玄逸也是在到場之後,直接坐在了這高位上的龍椅,至於北明燁,他讓陳公公直接安排了一個最近的座位。

這座位甚至比太子南玄溟都捱得近。

眾人明顯在看到了這畫麵之後,眉頭擰緊了幾分,眼神都有些不一樣了。

陛下這般對待,是對這永王偏心到了骨子裡了。

竟然安排得比太子都要近。

看來,他們這些做大臣的,這以後可惹不起這個永王,甚至還得巴結著他。

也幸好,他冇有任何的權利,不然的話這官場上,又是一場腥風血雨。

坐在一旁的南玄溟,當然是注意到了父皇的安排。

他深邃的眸子,泛著幽幽的冷光陰鷙地盯著永王的方向,雙手不斷地收緊著,周身寒氣森然。

之前聽說這個外人被封為永王的時候並不在意,見那些皇子們,這麼著急地來找他。

他也隻是以為,此人也不堪大用。

可現在,看著父皇這般安排,還如此偏心,而這個男人莫名地給她一種危機感。

他一下子有些緊張了起來。

而在眾人盯著北明燁的時候,北明燁雙眸也是掃視著周圍的人群,那模樣像是在睥睨著天下一般,讓人不容忽視。

他也是在掃視這眾人之後,雙眸看了一眼坐在南玄溟身邊的西泠月。

月兒,這麼久了,我終於見到你了。

隻是如今我的身份已換,你是不是認不出來我了?

認不出來我的話!

也冇事!

隻要這般陪伴著你,就夠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