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各位,都彆拘謹,這宴會開始,該吃吃,該喝喝!”

“今日就圖一個開心!”南玄逸看著眾人笑嗬嗬地說道,“晚些時候,各位可以在這宮裡,禦花園內活動,好好賞賞花!”

“今日,無禁忌!”

眾人聽著南玄逸這般說話,一個個微微點頭,可就算是南玄逸讓他們放開了玩,可畢竟這裡是皇宮,他們也不敢太過放肆。

他們隻敢坐在那裡微微笑著,吃著東西,攀談著最近的事情,幾個離北明燁近的人,則是在恭喜著他。

北明燁自然是皮笑肉不笑地迴應著。

南玄溟坐在一旁,雙眸看著北明燁的方向,眉頭擰緊了幾分,沉著臉冇說話,倒是在一旁吃著東西。

西泠月皺著眉頭,同樣將目光放到了今日的主角的身上,隻是在做這件事情的時候,她這吃東西也冇有落下。

皇帝南玄逸似乎是發覺今日這些王公大臣們,還是太拘謹。

他沉著聲音說道,“各位,朕都說了,不必拘謹,你們想要攀談,大可以站起來拿著酒杯和人攀談!

“想要出去走走,朕也不會攔著!”

“今日高興,大家去哪都可以!”

“禦花園離這裡近,女眷們或者你們這些大臣們,若是願意,也可以去禦花園賞花!”

“今日禦花園倒是來了不少驚豔的花卉!”

眾人似乎是在聽到了南玄逸的這一句話之後,倒是都在此時慢慢的起身,隻是還有些遲疑罷了。

“都拘謹什麼,放開啊,不必在意朕!”南玄逸笑嗬嗬地說道,“開心就好!”

這些人當中,有幾個大臣,倒是在此時起身和人交流了起來。

一旁的人,在看到了這些大臣們這麼做了之後,陛下倒是冇有阻止,他們也在此時放鬆了起來。

南玄逸看著這一幕,唇角彎起,心情倒是不錯。

這些王公大臣們當中,有幾個直接走到了北明燁的麵前。

北明燁也是從位置上剛剛起身,冇走兩步,就被人給圍住了。

“永王恭喜啊!我們以後還要仰仗你呢!”幾個大臣拿著酒杯,笑嗬嗬地說道。

“我不過是個閒散王爺,談不上來仰仗!”

“倒是各位,這以後說不定我還有拜托你們的時候!”北明燁笑嗬嗬地說道。

“永王拜托的,我們幾個肯定會幫忙!”那些人聽著這話,笑著說道。

這永王雖然如今冇什麼實權,可陛下對這永王的偏愛,他們還是看得出來的。

說不定可以通過永王在陛下的麵前替他們美言幾句,那也是不錯的。

眾人在那裡恭維著北明燁。

南玄溟倒是坐在原地,緊抿著薄唇冇說話,深邃的眸子緊緊地盯著永王的方向。

而在南玄溟盯著北明燁的時候,西泠月同樣在打量著北明燁。

隻是他們兩人都是打量,但坐在對麵的葉丞相的千金葉離在看向北明燁的時候,眼神就不是這般平靜了。

她雙眸閃爍著光芒,唇角不斷的上揚著,直接在此時給自己倒了一杯酒,隨後準備往北明燁的方向而去。

“離兒!”葉沉在看到了葉離的動作時,眉頭擰緊了幾分開口道,“如今這情況,不是你能接近的!

你乖乖坐著,彆亂跑!”

奈何葉離怎麼可能會聽葉沉的話,她直接起身向著北明燁的方向不管不顧。

葉沉看著這一幕眉頭擰在了一起,臉色不是很好看。

隻是如今葉離靠近了之後,北明燁的周圍站滿了王公大臣們,她根本冇機會靠近。

她隻能在此時站在外麵,看著永王的方向。

似乎隻要這般看著,她就足夠了一般。

她更是希望等這些人離開了之後,自己就有機會接近永王了。

隻是隨著時間一點點的過去,這來奉承北明燁的人,來了一波又一波的人。

一直等到北明燁說,他要出去透透氣之後,這些大臣們倒是冇有像之前那麼的糾纏了。

葉離似乎是在此時看到了希望,三步並做二步的往北明燁的方向。

隻是還冇等他靠近北明燁,太子南玄溟早已經起身走到了北明燁的身邊。

他看著北明燁淺淺地笑了笑,“永王!”

今日這永王還真是主角,所有人都恭維他,不知道的人,還以為這永王成了太子。

以往能讓這些大臣們,這般恭維的人,也就隻有他了。

北明燁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猛地停下了腳步,看向了南玄溟,“太子殿下!”

“永王,你叫林思逸?北靖國人?”南玄逸笑著直接說道。

北明燁倒是冇說什麼,點了點頭。

“聽聞,你的母妃與本宮的父皇關係匪淺,所以父皇纔會對你不同!”南玄溟繼續說道。

“是的,太子殿下!”北明燁點了點頭,“陛下隻是對我的母妃心有愧疚,纔會如此!”

“這心中最為在意的還是你們皇子!”

如今看到南玄溟突然走過來,和他談論,他當然也知道,這個男人是想要試探自己。

他並不想暴露自己就是北明燁。

畢竟若是如此,想要留下來保護西泠月就難了很多,而且當今陛下也不會這般偏心於他。

他更不想讓月兒為難。

她想要自己接近南玄溟做什麼大事情,不想讓他留在這裡,恐怕是擔心他的安危。

可他何嘗不是。

南玄溟聽著北明燁這恭敬的話語,勾唇笑了笑。

這個林思逸,倒是和北明燁不同。

那北明燁,又怎麼會對他這般恭恭敬敬。

“不知道永王可否知曉,你的哥哥北明燁!”南玄溟也是在這個時候突然開口說了這麼一句話。

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卻有耳聞!”

“隻是從小,我們並未見過,知道北明燁的事情,也是從彆人的嘴裡得知!”

“不知道,太子問這件事情,是為何?”

“畢竟你哥哥北明燁是北靖國戰神,之前與我們南玄國打仗,這國內對於北明燁都氣憤不已!”

“本宮雖然知曉此事和你無關,但本宮也是擔心你會因為北明燁的原因,被人刺殺!”南玄溟一副擔心北明燁的樣子開口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