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殿下請放心,我林思逸從未參加過任何與南玄國的戰鬥!”

“而且在母妃被處置之前,我一直都在母妃的身邊,熟讀兵書,倒是從未去過軍營!”

北明燁微微笑著說道。

“既然如此,那就好,不過本宮聽聞,永王過幾日似乎是準備前去軍營,想要建立軍功?”南玄溟眉頭擰緊了幾分開口問道。

“是的!陛下如今雖然將我封為永王,可我也擔心自己什麼都不會,就成了王爺,會被人詬病!”

“而且一直以來,我熟讀的兵書,都無處用,所以想著去軍營建立軍功!”北明燁繼續說道,他倒是冇有隱瞞。

他今日這般說話,倒是像極了林思逸該有的態度。

“也好!”南玄溟聽著這話,微微點頭,看著眼前的男人倒是冇有再說什麼。

之前在看到了這個林思逸的時候,他身上的氣息和給他的感覺讓他覺得不對勁。

但是現在,和這個人交流之後,倒是發現,此人的脾氣語氣極為柔和。

整個人的氣勢,明顯比不上北明燁。

北明燁的這個野生弟弟與他自己相比,完全就是天壤之彆。

若說北明燁是天上的仙鶴,這林思逸恐怕就是地上的雞了。

如今知曉這件事情,南玄溟倒也放鬆了些許。

隻是看著眼前男人的眼神,和他微微笑著的紅唇,以及他身上的氣質。

不知道為何,他這裡還是有些不安,他還是覺得哪裡不太對勁。

他微微搖了搖頭,恐怕此時是自己想多了,這林思逸怎麼可能比得上北明燁。

何必連同北明燁的野生弟弟都當作豺狼虎豹,此人應該不過如此。

隻是在南玄溟走到了北明燁的麵前,和北明燁說著一番話的時候,坐在原來位置的西泠月倒是冇有起身,更冇有往前走一步。

隻是她的眼眸緊緊的盯著北明燁的方向,看著他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

這個人的一舉一動,一顰一笑,不知道為何,她還是覺得像是在明燁哥哥的臉上看到過。

可若是明燁哥哥,他怎麼可能這般溫柔,而且會對南玄溟這麼恭敬。

也許,是她想多了,這個林思逸是其餘想要冒充北明燁弟弟的人。

隻是在西泠月雙眸緊緊的盯著北明燁的時候,坐在一旁的風如歌雙眸看著西泠月。

從她的角度看過去,西泠月看北明燁的目光像是在看南玄溟。

如今在意識到了這一點之後,風如歌小手猛地收緊了些許,周身寒氣森然,隻是擔心自己如今身上的氣息會被西泠月給察覺到。

她因此才收斂起了身上的氣息來。

她的那張臉,更是帶上了一絲笑容,溫柔的說道,“姑娘,你叫什麼?”

西泠月在聽到了動靜之後,扭過了頭看了過去,看著麵前衝著自己笑溫溫柔柔的女人,她眉頭擰緊了幾分。

這個女人是對自己有敵意的,如今笑嗬嗬地問,她總覺得不太對勁。

“西泠月!”隻是對於自己的名字,她倒是冇有任何的隱瞞,畢竟隱瞞這個毫無用處。

“西泠月,倒是個好名字!”風如歌聽著這話,微微笑著說道,“月姑娘,不知道你對殿下是什麼想法?”

“我是殿下救的,在我眼裡,殿下與我而言就是救命恩人!”西泠月倒是直說了,這個女人對自己有敵意是因為她擔心,她搶走南玄溟,擔心她同樣喜歡南玄溟。

但對於南玄溟,她根本冇有一點點的喜歡。

所以與其因為這個原因被針對,不如讓風如歌早些知道,她對南玄溟根本冇有意思。

“救命恩人!”

“原來如此!”風如歌聽著這話,勾唇笑了笑,隻是眼底裡冰冷。

所以西泠月,你纔會如此看著太子對吧。

所以,你恨不得以身相許?

西泠月看著風如歌微微笑了笑,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多說什麼,美眸繼續看向北明燁的方向。

而如今,南玄溟也已經試探完了北明燁,他和北明燁小酌了一口酒水之後,便退了下來。

葉離也是等了許久,如今好不容易看到了北明燁的身邊冇有了其餘人靠近了之後。

她直接拿著酒水走了過去,笑嗬嗬的說道,“永王殿下!”

北明燁在看到了葉離突然拿著酒水靠近自己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往一旁躲了躲,似乎是根本不想理會這個女人一般。

葉離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在了一起。

覺得也許永王是冇有注意到自己,所以才往一邊走去。

想到了這裡,葉離深吸了一口氣,臉上綻放著笑容,再一次走了過去,“永王殿下,不知道你可否記得我!”

“之前在丞相府的時候,我們見過麵的!”

“這位姑娘,我不記得你!”北明燁也因為被葉離糾纏不休,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永王殿下,您想一想,在丞相府的時候,我們一起吃過飯,您就坐在我對麵,您忘了嗎?”葉離眨巴著眸子繼續問道。

北明燁微微搖了搖頭,隨後轉身就準備走。

葉離看著北明燁淡漠的模樣,眉頭擰緊了幾分,心裡莫名的有些難受了起來。

可是想來,當時她冇有和永王說一句話,而且那日她穿得也不是很好看,永王冇有注意到也是應該的。

思及此,葉離直接在此時走到了他的麵前溫柔說道,“永王殿下,沒關係,您不記得我冇事,但現在您記得我了就夠了!”

“不知道,姑娘你想做什麼?”北明燁冰著臉說道。

“想和你說說話!”葉離說道。

“那既然現在說完了,姑娘麻煩你讓開!”北明燁冰著臉不悅的說道。

葉離也是眼睜睜地看著北明燁沉著臉,放下了手中的茶水離開了太和殿。

她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收緊了些許。

為什麼會這樣!

永王對她似乎很不耐煩。

難道是因為今日穿的衣服不夠好看嗎?還是妝容不夠豔麗。

她嘟著小嘴,滿臉的不高興。

坐在原地的西泠月雙眸時不時地看著永王的方向,自然也注意到了葉離糾纏北明燁的畫麵。

看著這一幕,她眉頭擰起。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