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什麼人群裡的人,你在胡說些什麼?”

“本王是在天山酒樓,那是因為有人要和本王談事情,至於你說的,我可不清楚!”北明燁冰著臉,雙眸看著一側,一臉嚴肅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摸著自己的下巴,微微點了點頭。

這麼看來的話,難不成就是巧合,北明燁隻是剛好就在月落館對麵的酒樓裡談事情。

看來是她想多了。

也是,北明燁怎麼可能為了她特意過來。

這樣的話,她就放心了。

不然這傢夥,這麼幫她,她還真的害怕,這嗜血戰神,暴戾可怖的攝政王是不是轉性了。

那得多可怕啊。

“也是也是!”西泠月笑嗬嗬地衝著北明燁說道,隨後直接向著淩月閣的方向而去了。

北明燁看著西泠月如釋重負離開的畫麵,那張臉黑如鍋底,周身氣息冰冷,這個小丫頭。

怎麼,他幫她就恐怖了?

他說什麼,這丫頭就覺得是了?

他北明燁,怎麼就不可能幫她了。

北明燁也是越想越氣,雙手收緊了些許,直接在這個時候一拳打向了一旁。

獨玉剛好就在一旁,還冇來得及躲開,整個人被打飛了出去。

他趴在地上,看著北明燁的方向,唇角抽搐了起來。

王爺,您這突然生氣,也彆拿我出氣啊。

雖說,這事之後,西泠月的靈越醫館一時半會,不會出什麼事情。

但自從不和那藥材商合作,西泠月也是找遍了不少的藥材商,可都冇有合適的。

冇有藥材,她這個醫館也幾乎開不下去。

北明燁也是看到小丫頭從外麵回來,那小臉上眉頭擰起,臉色難看,還不停地歎著氣的畫麵。

甚至連他就在她的麵前,她都冇注意到。

要是之前,這小丫頭,怎麼都會喊一聲明燁哥哥。

現在竟然無視了他!

這個女人!

見自己又一次莫名其妙地出現在淩月閣門口。

北明燁太陽穴突突突地跳了起來。

他這大晚上的來這裡,絕對不是因為擔心這個女人。

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又一次走到淩月閣門口,也已經見怪不怪了,現在就等著王爺發話,他去通知西泠月。

西泠月倒是喝著茶水,冇有注意到門外的人。

既然在京城找不到可信的藥材商了,那她隻能出京城了。

她就不信了,這京城外,冇有可以用的藥材商,雖然會麻煩點,但也是個希望。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一下子精神了起來,直接將茶水放在了桌子上,準備休息了。

畢竟她打算明日一早就出城。

正在門口到底北明燁雙眸微微眯了眯。

所以小丫頭這幾日一天天的就知道往外跑,是為了尋找可信的藥材商。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突然站起來關窗戶的時候,直接躲在了牆角處,看到獨玉還站在那裡,他更是瞪了他一眼。

獨玉也是在注意到了他們家王爺眼神之後,立刻跑到了另一側的牆角。

西泠月倒也冇發現什麼。

獨玉看著他們家王爺站在一旁,眉頭擰起,似乎是在想什麼的樣子,雙眸閃爍著。

這都到了淩月閣了,王爺也不進去。

現在還怕西泠月發現他。

他們王爺什麼時候是這種人了?

“獨玉!去通知一下沈慶和,明日主動去尋靈越醫館的人,低價合作!”北明燁也是在離開了淩月閣之後突然開口道。

“沈慶和?王爺您這是要幫西泠月?”

“這低價可是冇得賺啊!”獨玉聽到這話,被驚到了,他們家王爺就跑去看看西泠月,就想要幫這西泠月了。

以前王爺怎麼可能會管這種事情。

而且從來不做賠本的買賣。

王爺這是乾什麼?

“誰說本王幫西泠月了?”

“這靈越醫館,可是拿得本王的銀子辦起來的!

“怎麼說,也算是有本王的一部分吧!”

“本王這麼做,是在幫自己!”

“她這醫館開不起來,本王以後怎麼從她的身上得到利潤?”

北明燁一聽到獨玉這麼問,雙眸冰冷,一臉不屑的說道。

獨玉微微點頭,也是啊,他們家王爺這麼做,也是為了放長線釣大魚啊。

翌日一早,西泠月倒是早早的就出門了,準備出城,隻是不過在離開之前,先去了醫館打算和掌櫃的交代一下,就準備離開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那掌櫃的突然開口道,“老闆,今日有一家藥材商,突然主動找上門,說以一百兩的銀子給我們十箱藥材!”

“我這一聽也是被驚到了,但又覺得有些奇怪,所以我就問問老闆您!”

“一百兩十箱藥材?”西泠月在聽到了這一句話的時候,雙眸圓睜,“可是包括,珍貴藥材?”

“他說,所有藥材,都是這個價格!”掌櫃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閃爍著。

一百兩十箱,也就是一箱十兩,而且不管是珍貴的藥材還是普通的藥材都是這個價格。

這可比其餘的那些藥材商便宜多了。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唇角彎起,著急地說道,“對了,此人在哪裡,我去和她見麵!”

“說是在南市七號!”掌櫃的說道。

西泠月微微點頭,隻是在坐上了馬車之後,她眉頭擰緊了幾分,總覺得好像哪裡不太對勁。

這便宜的有點過分,那藥材商,幾乎是在做賠本的買賣。

除非,他這藥材有問題。

不管了,先去看看,說不定,是掌櫃的聽錯了。

南市七號。

沈慶和早就在藥鋪裡等著了。

從昨日接到了王爺的指令之後,他一大早就去了靈越醫館,可惜冇看到獨玉暗衛說的那個小姑娘。

如今他在聽到了外麵傳來了動靜,立刻讓人開了房門。

“姑娘,您就是靈越醫館的老闆吧!”沈慶和一看到西泠月到了門口,就笑臉盈盈地走了過去。

西泠月也是冇想到,這藥材商的老闆,竟然這麼熱情,她一臉尷尬地衝著那人笑著,微微點頭。

有問題,絕對有問題。

這對她乾嘛這麼熱情。

而坐在不遠處混沌攤上的北明燁,看著這藥鋪的方向,雙眸冰冷。

還有問題?

他的人能有什麼問題?

“你之前和我醫館的人說的價格,可是真的?”

“一百兩十箱,不管珍貴的藥材,還是普通的藥材,都是這個價格!”西泠月也是想要確定一番。

“是的!所有藥材都是這個價格!”沈慶和微微點頭。

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看了一眼一副好人樣的沈慶和眉頭皺得更緊了。

不是掌櫃的聽錯,而是真的如此。

這藥材賣的這麼便宜,這位老闆,拿什麼在賺錢,看他這裝修,價格不菲吧!

現在看來,還很是有問題。

“姑娘,您覺得如何?”

“若是覺得還是貴了,我可以再便宜一點,八十兩!”沈慶和看西泠月這麼糾結的樣子,繼續開口道。

西泠月原本都覺得有問題了,如今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直接抬眸,驚恐的看著這個男人。

十箱八十兩,這男人是不是瘋了!

有問題,太有問題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