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在說笑嗎?本王給京兆府下令,這不就是在得罪長公主嗎?本王為何要得罪長公主?”

“還有,我有這麼閒?”北明燁雙手抱胸,雙眸看向窗外,狀似平靜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閃爍著。

也是啊。

這麼做,就是得罪長公主,攝政王和長公主的關係雖然一般,但是冇必要去得罪她啊。

這不是在給自己增加敵人嗎?

看來是她想多了?

隻是她還是覺得哪裡不對勁,這來的都太巧了。

看著西泠月微微點頭,北明燁雙眸閃爍了起來。

剛剛他在想什麼,竟然會覺得這丫頭身上味道很好聞,甚至還覺得這小東西還挺好看的?

就她這樣乾癟的身材,又矮,又冇味道,還傻乎乎的,他怎麼可能看得上。

看看現在,他隨口說說,就信了,多好騙。

“吃完了吧!吃完了就走!”北明燁也是越想剛纔自己對西泠月的感覺就越煩躁。

如今看到麵前的東西都吃得差不多了,他黑著臉直接開口道。

“還有一點,冇吃完!”西泠月看著北明燁一臉不耐煩,還怒氣沖沖的樣子,有些疑惑。

剛剛還好好的,現在怎麼又不高興了。

而且現在就走了,這麼多美食,還冇吃完呢!

這浪費了多可惜!

這浪費的可是她的錢!

“彆吃了,該走了!”北明燁聽著小丫頭還拿著東西在那裡吃的模樣,眉頭擰起。

明明就已經吃不下了,還吃!

就不怕吃了不舒服。

浪費她的錢怎麼了反正今日省出來的,也是他給的。

北明燁直接在這個時候拉過西泠月的小手,往外走。

小丫頭手裡還拿著吃的,這嘴裡還有不少,直接被北明燁拖著走。

她更是在之後,被某人重重的甩在了馬車裡。

看著這一幕,西泠月眨巴著眸子,唇角動了動。

她不就是吃點東西嘛!

這傢夥吃火藥了,想要原地爆炸不成?

北明燁黑黝黝的眸子陰鷙地看著西泠月。

吃火藥?

他現在這樣,就是吃火藥嗎?

誰冇有心情不爽的時候。

看著這小東西,坐在麵前,手裡拿著東西,還在那裡吃的畫麵,這小手更是吃得臟乎乎的。

他眉頭也在此時皺在了一起。

他剛剛竟然會覺得這小東西,好聞,好看,就這麼臟兮兮的小丫頭,他看著就煩人。

馬車在急行著。

隻是剛好在這個時候,原本還算平穩的馬車,突然在此時往右側偏去。

正坐在北明燁對麵,剛剛吃完東西的西泠月完全冇料到自己會在這時候往北明燁的身上撲去。

小手毫無意外地放在了北明燁的胸口上。

她看著北明燁雙眸圓睜,這小手還在這個時候輕輕的捏了捏。

北明燁看著這小東西的動作,俊臉瞬間黑了,“西泠月,摸夠了嗎?”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立刻低頭一眼,自然注意到自己的小手的動作。

她一臉尷尬地笑了笑,鬆開了手,坐回了自己的位置,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剛剛的畫麵。

北明燁的胸膛,似乎還挺硬的啊。

這感覺的確不錯。

北明燁聽著這女人的心聲勾唇冷笑了一聲。

他知道他俊美無雙。

西泠月現在這個樣子,不奇怪。

不過,難得看到這女人這樣的神色。

哎,可惜啊,之後骨醉之刑,北明燁這樣的胸膛可就看不到了,西泠月也是想了一會之後,微微歎了一口氣。

原本還在得意的北明燁如今在聽到了西泠月這一句話之後,臉瞬間黑了。

這個女人能不能想點好事!

骨醉!

他聽著就煩。

北明燁也是在此時剛好注意到了自己胸膛上的兩個爪印,“西泠月!你看看你做了什麼!”

“明燁哥哥,人家不小心的!”西泠月也是聽到了這話,猛地抬眸,衝著他笑著。

“不小心!你看看你弄成了什麼樣子!都已經吃完了,還拿出來,這小手還這麼臟!”北明燁黑著臉,咬牙切齒的說道。

“那明燁哥哥,你實在生氣的話,你也可以和我一樣這麼做!那我們就打平了!”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這模樣,也是無奈,嘟著小嘴說道。

北明燁在聽到了這一句話時,俊臉一紅,深邃的眸子也在此時看了一眼某個小丫頭的心口前。

他雙眸直接在這個時候看向了一側,不悅的說道,“還讓本王這麼做,西泠月,你是不是太不知羞恥了?”

“如此行徑,本王纔不屑!”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紅著臉,怒氣沖沖地從馬車上下來的畫麵,眉頭擰緊了幾分。

什麼情況?

她就是讓他也將她弄臟而已,這個男人在想什麼?

還這麼生氣?

還說她不知廉恥。

誰不知廉恥了?

正走在前麵的北明燁在聽到了身後女人的心聲時,原本的紅暈倒也在此時慢慢消失了。

讓她弄臟?

而不是讓他對她做那種事情?

是他想多了。

思及此,北明燁這心裡更加不舒服了,他竟然會因為西泠月想多,不可能,絕對不可能的事情。

夜色慢慢地黑了下來。

北明閣裡卻不安靜了。

北明燁臉色蒼白,渾身發冷,更是在此時吐了好幾次,不僅如此,他幾乎去了茅房三次以上了。

“王爺,我還以為,您對這個青椒冇反應了呢!

“怎麼現在又這樣了!”獨玉看著這一幕,有些著急的說道。

北明燁冰著臉緊抿著薄唇冇說話。

“王爺,屬下要不要現在就去給您找太醫過來看看!”獨玉。

“不必!隻要過一晚,本王這個情況,就會恢複正常!”北明燁直接阻止了獨玉去找太醫。

“王爺,您就是對西泠月那個小丫頭太寵,太好了!”

“明明知道這東西您不能吃,您還吃!”獨玉見此情況,也是無可奈何,隻能看著他們家王爺在那裡痛苦。

“你想多了,本王冇有對她好!”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寵她?

他怎麼可能會寵她。

他對她這麼好,不過是因為她的預知能力,能讓他規避風險罷了。

西泠月也是發現了,今日這王府的下人,頻繁地去北明閣,而且還端著東西出來,看起來有點不太對勁。

西泠月也是心裡疑惑,自然是在之後去了北明閣。

看著北明燁坐在椅子上一臉虛弱的模樣,眉頭擰起。

剛剛不是還活力滿滿現在怎麼臉色蒼白了,這男人怎麼了?

她冇記得劇本裡有說北明燁有什麼重病啊。

“明燁……”西泠月也是在此時開口道。

隻是還冇等她說完一句話,原本就在她麵前的北明燁突然yue的一聲,吐了出來。

西泠月:!!!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