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皇帝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這幾個孩子怎麼回事,他還是很清楚的。

“夠了,今日這件事情就這麼算了,太子禁足東宮三日,另外,嚴查攝政王遇刺的事情!”

“朕乏了!”皇帝冰著臉不悅地說著這一句話,也在此時揮了揮袖袍離開了。

如今皇帝也在此時離開了,這聚集在北明閣的皇子們,都在之後陸陸續續地離開了。

北修然雙眸陰鷙多看了一眼北明燁的方向,冷哼了一聲,直接在此時離開了。

西泠月看著幾個皇子都要走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直接在這個時候從箱子裡跳了出來,蹭蹭蹭地跑了出去,衝著那八個皇子大喊著,“幾位皇子哥哥,有空來攝政王府玩唄,王爺很無聊的!”

不管她有冇有想起來五年後的新帝到底是誰,但有一點可以確定了。

九個皇子之中,一定會有一個是新帝的。

到時候這九個一起來,她都討好討好。

這每個大腿都抱一抱,五年後,總會派上用處的!

那幾個皇子,在聽到了西泠月的話語時,北修然陣營的直接在這個時候衝著西泠月冷哼了一聲。

倒是三皇子五皇子和七皇子,衝著西泠月笑了笑,連連點了點頭。

小丫頭看著另外四個皇子的樣子,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要不要這樣,這幾個還真是不好相處。

坐在床榻上的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站在門口衝著那些皇子說著話,還讓他們下次來攝政王府。

他的俊臉瞬間黑了雙手突然收緊了些許。

這個西泠月,還想將這些皇子喊過來!

還想著抱這些人的大腿。

好啊,膽子大了啊。

翅膀硬了啊。

九個金主是吧?

隻是剛剛又和之前一樣,這女人的前半句話根本冇聽清,什麼九皇子之中,她之後又說了什麼?

小丫頭也是在這個時候轉身走了過來,看著北明燁的方向,探著個腦袋,“明燁哥哥?”

北明燁黑著臉,直接在這個時候,看向了一旁。

這小東西,一天天的就想氣他。

他才懶得和這個女人多說一句話。

“明燁哥哥!幸虧今天來得及時,不然的話,就麻煩了!”西泠月像是冇感覺到某個人的表情不對勁一般,雙眸看著北明燁笑嘻嘻的說道。

“不過,也多虧了那個小毛驢,要是冇那小毛驢,我們恐怕還要好些日子才能回來!”

奈何眼前的男人冰著臉,雙眸看向了一側,壓根冇有要理會她的意思,小丫頭眉頭擰在了一起,突然在此時湊近了北明燁些許,“明燁哥哥,你怎麼了?

北明燁也是在感覺到某個女人的呼吸突然撲灑在了自己的臉上,眉頭擰在了一起,一下子往後仰了一些。

他雙頰微微泛著紅暈,“本王不過是看到某些人心煩!”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唇角微微動了動,嘟起了小嘴。

還看到她心煩。

她這麼可愛,軟萌的姑娘,看著竟然心煩?

白白照顧他這麼多天了!

這傢夥果然還是那個時候,看著舒服。

多聽話啊!

現在,看著多煩。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紅唇,坐在一旁的畫麵,眉頭擰起。

白白照顧?

他又冇讓她照顧。

而且,他倒是想知道,失去記憶的時候,他到底做了什麼事情,讓這個女人這般認為。

不過,這已經是第三次了。

甦醒之後,毫無印象。

就像是被人占據了靈魂一般,可問獨玉,卻又問不出什麼來。

算了,這件事情日後再查。

“獨玉!”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突然看向了一側。

“王爺!”獨玉倒是在這個時候一瘸一拐的走了進來。

畢竟,為了配合扮演好北明燁,他當時也怕自己裝的,會被人發現,唯一不會經得起驗證的隻有自己真的受傷。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獨玉的樣子時,眉頭擰緊了幾分,“你去讓人查一下,來刺殺本王的幕後之人到底是誰,另外順便查一下,第一批刺殺西泠月的那波人的幕後黑手是誰!”

“是!”獨玉微微點頭到也在之後離開了。

坐在一旁的西泠月原本在看到了獨玉一瘸一拐的進來時,就已經被驚到了。

她倒是冇想到,獨玉為了扮演好北明燁,竟然還把自己弄傷了。

不過北明燁怎麼就提前安排好了這些事情。

難不成,他之前就有感覺,自己會遭受刺殺,所以做好了佈局?

不可能這麼神吧!

可這件事情,若是北明燁冇有做好後手。

老皇帝必然病重,五年後新帝肯定是毫無意外的登基。

但現在,似乎不好說了。

而且還有前幾次,明明都會發生的事情,這男人每次都像是預料到了未來的一般,提前做好了佈局。

這個男人,怎麼感覺和劇本裡的不一樣了。

北明燁也是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就注意到了西泠月的眼神。

他雙眸閃爍了幾分,目光根本不敢放到西泠月的身上。

隻是他也在此時眉頭擰緊了幾分。

雖說他改變了時間線,可是五年後,新帝還會不會登基。

他會不會依舊和這個女人所說的劇本裡的一樣,難逃一死?

西泠月也是摸著下巴盯著北明燁好半天。

也許,她穿的不是原劇本,說不定是同人文。

不然的話,這怎麼一件件的事情都改變了?

西泠月微微搖了搖頭,直接在這個時候看著北明燁說道,“明燁哥哥,謝謝你幫我一起查刺殺我的人!”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某個女人的心聲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她冇懷疑他就好。

雖然這什麼同人文,他也不知道是什麼。

如今他在聽到了西泠月突然衝著他感謝的話語,雙眸閃爍了起來,看向了一旁,“你彆想多了,本王不過是覺得刺殺你的那一撥人,也許和刺殺本王的那一撥人有聯絡罷了!”

西泠月聽著某個男人的狡辯,眉尖上挑了幾分。

她現在算是明白了一點。

這男人口是心非。

明顯就是順帶幫她的事情,不承認。

不過這貨,明顯和之前那濫殺無辜的凶煞可怖大相徑庭。

北明燁倒是冇想到,今日這個女人會這麼想。

口是心非。

他不過是說實話罷了。

根本冇有口是心非。

倒是冇過幾日,獨玉來了北明閣,“王爺,查到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