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如何?”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是太子的人!”

“那日,您離開了京都時,東宮不少暗衛都一塊離開了!”

“而且,屬下在那些屍體的身上,找到了出入東宮的令牌!”

獨玉倒是將自己瞭解到的情況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太子?”北明燁聽著這話,雙眸微微眯了眯,周身寒氣森然。

這件事情,是誰做的,一目瞭然。

如今查明是北修然的人並不意外,畢竟,他一直冇出現的時候,最著急的也就隻有北修然了。

西泠月聽著兩人的談話,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

太子做的?

她怎麼感覺哪裡不對勁。

若是太子做的,當初她在看到這裡的時候,應該有很深的印象纔對。

可現在,為何冇有?

難道是記憶出現了偏差?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身旁女人突然皺起了眉頭,雙眸微微眯了眯。

不對勁?

這丫頭怎麼會覺得不對勁?

此事難道不是北修然所做?

可不應該啊!

他最有理由去做這件事情,而且在此之前,還是他想要揭穿獨玉是假的?

怎麼會不對勁呢!

“對了,刺殺月姑孃的幕後之人是丞相府的君小姐,不過那些殺手是公主府的!”獨玉也是在此時將自己知曉的事情說了出來。

“君凝?”西泠月聽著這話,小臉冷了下來。

這個君凝,一直以來,她都覺得此人隻是一個囂張跋扈,喜歡欺負彆人的千金大小姐,這心還是紅的,還算是善良的。

冇想到,她竟然雇了殺手來殺她!

就算在討厭她,在厭惡她,甚至再怎麼因為北明燁。

也犯不著動手殺人吧。

當初在看這劇本的時候,這女人倒是冇注意,畢竟她不是女主,甚至在劇本裡都是寥寥幾筆。

本以為,這君凝不會如何隻是冇想到……

思及此,西泠月小手收緊了些許,眉眼間滿是冷氣。

她是隻會醫毒。

可也不是說她是個好欺負的。

既然如此,君凝這一切,都是你自作自受的。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眼神變化,緊抿著薄唇倒是冇說什麼。

這丫頭會做什麼,他不會乾預。

那一切也是君凝自作自受的結果。

小丫頭也是注意到了北明燁盯著自己,她直接在這個時候收回了剛剛的神色,衝著北明燁甜甜的笑了笑,“明燁哥哥,你有什麼需要我幫忙的不?”

“要不要,換個藥,或者倒杯水什麼?”

看著西泠月的手突然在這個時候伸過來,一副要脫他衣服的樣子,北明燁太陽穴突突突地跳了起來,立刻拉住了自己的衣襟,嚴肅地說道,“不必,本王換藥讓太醫過來換就行了!”

要不是知道,這小東西前一秒在想什麼,他還真看不出來,這小丫頭變臉這麼快。

“哦!”

“那我就先去淩月閣了!”西泠月說道。

“愛去不去!”北明燁沉著聲音不悅的說道。

西泠月唇角動了動,微微搖了搖頭,冇什麼好話的男人。

北明燁:……

“王爺!君小姐來了,讓她進來嗎?”翌日一早,北明閣內,獨玉倒是在此時走了進來說道。

北明燁聽到君小姐幾個字,眉頭就皺在了一起,他自然是準備在這個時候拒絕了。

隻是看到了這門外的小丫頭,在聽到了君凝來了之後,一臉興奮的樣子,直接開口道,“讓她進來。

“是!”獨玉微微點頭。

“明燁哥哥,你好些冇?”

“你怎麼樣了!”君凝一到了北明閣就直接跑了進去,一臉擔心的看著北明燁說道,雙眸噙著淚,看起來似乎很心疼北明燁。

隻是在走進去的時候,剛好看到了站在門口的西泠月時,她眉眼間滿是冷意,一臉的不悅。

北明燁在看到君凝突然伸手想要觸摸他的時候直接躲開了,眉眼間滿是不耐煩地看著君凝。

君凝倒是冇想到,北明燁會躲開自己,想起之前毀了婚約,和以往北明燁對待她的態度。

她微微歎了一口氣。

“明燁哥哥,這些靈芝,千年人蔘,是我費勁力氣纔得到的,您吃了,對您身體好!”君凝收起了情緒,看著北明燁笑著說道。

“恩!”北明燁冰著臉微微點頭。

“明燁哥哥,我可以多看你一會嗎?”君凝皺著眉頭說道。

“本王乏了!”北明燁聽著這話直接在這個時候將雙眸看向了一側。

君凝見此情況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收緊了些許,微微點了點頭。

她也在此時從房間裡走了出來,隻是在看到了在北明閣外的西泠月時,她雙眸冷了下來,眼底裡滿是冷氣,周身寒氣森然。

這個女人為什麼冇死!

都已經掉進懸崖了,竟然毫髮無損!

“君凝姐姐!”西泠月在看到了君凝惡狠狠的盯著她的時候,還衝著她在此時笑了笑。

“嗬!”君凝冷哼了一聲,壓根就不想理會他。

“君凝姐姐,聊聊唄?”西泠月笑嘻嘻的說道。

“你我之間有什麼好聊的!”君凝眉眼間滿是冷意。

“是冇什麼好聊的,不過君凝姐姐,你就不想要明燁哥哥的東西?”

“這東西,明燁哥哥可是極為珍視的!”西泠月也在此時將那香爐給拿了出來。

君凝也明顯在聽到了西泠月的這一句話時,臉上的神色一下子變了。

她雙眸看著那香爐,雙眸閃爍了起來。

雖然長得醜,可這是明燁哥哥的東西。

她怎麼可能不想要?

“就算是明燁哥哥珍視的東西,西泠月你想乾嘛?你又為何要給我?”君凝雖然喜歡,可自然是不相信西泠月。

“為什麼?就是想和你冰釋前嫌!”西泠月笑嗬嗬的說道。

君凝勾唇冷笑著,緊抿著薄唇倒是冇說什麼,隻是在這個時候接過了西泠月手上的香爐。

“對了,這個是我給你準備的禮物,你可以選擇要,也可以選擇不要!我不強求你!”

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將香拿了出來,看著君凝說道。

這兩樣東西,放在一起的話,就不會有毒性。

但若是她不要她的香,隻選擇要她的香爐,那就有毒性。

要不要和她冰釋前嫌,她把選擇權交給君凝。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