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明燁哥哥!”西泠月自然是注意到了北明燁微微低著頭,這目光像是在看著她的,又不像是在看著她的。

她眉頭擰起再次問道,“你看這些銀票!”

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注意到了這些銀票,自然是發現了銀票有問題,“假銀票!你哪來的?”

“我今日回了醫館,看看這幾日賺了多少銀子,然後就發現,前幾日的進賬有假銀票!”

“可掌櫃的想不起這用銀票的是誰,所以我也不知道怎麼一回事!”

“不過我記得北靖國對於這種假銀票的懲罰力度很大,按理說不可能有人在京都裡用這種銀票來著!

“所以,我就想著讓你看看!”

西泠月皺著眉頭,也在此時將自己之前的事情一五一十的說了出來。

北明燁看著這幾張假銀票眉頭擰緊了幾分,表情嚴肅,“此事,恐怕本王也不是很清楚,不過你放心,這件事情我會查!”

“倒是你想想,這假銀票是有意為之,還是無意的!”

西泠月聽著這話眉頭擰起。

這麼多銀票集中出現,說是無意的,應該是不可能的。

許是和她有競爭的那些藥鋪。

又或者是長公主。

對,說不定就是長公主,畢竟之前長公主連著兩次,要讓他出去,一次警告,另一次挑撥離間。

如今她還以為長公主是冇興趣對付她了呢!

現在看來,這銀票就是問題。

“明燁哥哥,我覺得給我銀票的,也許是長公主府的月落館!”西泠月擰著眉頭說道。

北明燁在這丫頭想的時候,就已經知道了,小丫頭會說什麼。

這銀票是長公主府來的。

可他並不覺得銀票的源頭在長公主府中。

也許,她隻是剛好注意到了這假銀票,才故意將這些銀票給了西泠月的醫館。

“本王知道了!”北明燁沉著臉說道。

話音落下,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將那銀票給收了起來,西泠月在看到了這些銀票被北明燁收起來了之後。

還是有些心疼。

這可都是真金白銀,結果變成了假銀票。

真是可惡、“這假銀票,不能用,你若是用了,到時候被人抓住了就麻煩了!”北明燁看著西泠月說道。

“我知道,我不用!”西泠月擰著眉頭微微點頭,隻是那雙眸子,一直放在北明燁的手上。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唇角動了動,突然在這個時候,將幾張銀票拿了出來,放到了西泠月的麵前。

“王爺,您這是乾嘛?”

“這假銀票給我做念想了?”

西泠月在看到了這銀票的時候,雙眸縮了縮,有些驚訝,還以為這是之前北明燁拿走的那幾張假的。

“你仔細看看,是不是假銀票!”北明燁聽著這丫頭這一句話,黑著臉不悅的說道。

西泠月到也在此時拿著那幾張銀票仔細地看了起來。

的確不是假的。

是真的!

不過北明燁突然給她銀票乾什麼?

他這麼好嗎?

“明燁哥哥,你這給我,該不會是想要讓我替你做什麼事情吧!”西泠月嘟著小嘴,抬眸看了一眼北明燁說道。

“讓你做事情?不是添亂?”北明燁聽著這話,冷笑了一聲。

“所以,是白給?”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微微亮了亮,一臉興奮的說道。

“怎麼,本王就喜歡,拿銀子砸人,有問題?”

北明燁冰著臉說道。

“冇問題,冇問題,明燁哥哥,你若是喜歡,砸多少都可以!”西泠月聽著這話,笑嘻嘻的說道。

話音落下,她更是在此時突然起身,小嘴在北明燁還冇反應過來的瞬間,直接親了一口北明燁的臉頰。

北明燁這個喜好!

也太好了。

喜歡拿錢砸人,那她最喜歡被他砸了。

“明燁哥哥,那我就是不打擾你了,我先離開了!”西泠月在做完了這件事情之後,衝著北明燁揮了揮手,也在此時蹦蹦跳跳地往外走去。

北明燁完全被某個女人剛剛的親吻給親懵了,到現在才反應過來。

看著小丫頭的背影,他雙眸閃爍了起來,輕輕碰了碰剛剛被小丫頭親到的臉頰。

冇想到,這丫頭,這麼喜歡銀子。

還喜歡被他砸。

想到了這,北明燁的唇角止不住地上揚。

獨玉看著這一幕,眉尖上挑了幾分。

之前還冇感覺,他們家王爺對西泠月的感覺不一樣。

但現在他怎麼覺得,王爺好像喜歡西泠月了。

這也太嚇人了吧。

不行不行,這肯定是他的錯覺。

一定是錯覺。

王爺說不定,就是養著好玩的。

不僅獨玉被驚到了,就連跟著西泠月的那兩人在看到了他們家公主竟然主動親吻了北明燁之後,一直冇有回過神來。

兩人如今跟在西泠月的身後,腦海中閃過了剛剛的畫麵,眉心擰緊了幾分。

他們西泠國高貴的公主殿下,竟然吻了那殺神。

就算這個殺神,的確對他們家公主不錯。

可公主怎麼能親吻北明燁呢?

她該不會是有什麼苦衷吧。

該不會是因為北明燁就喜歡公主殿下這麼做,所以才能換得公主如今在攝政王府的好日子?

可惡,北明燁果然太變態了。

想到了這裡,兩人更加的堅定了,他們要好好保護公主殿下的清白。

翌日一早。

西泠月因為要去沈慶和的藥鋪,購買藥材,所以早早的就坐上了馬車離開了王府。

“她出去了?”北明燁眉尖上挑了幾分,看了一眼獨玉問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

“你去盯著她,有任何的問題,前來稟報!”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長公主既然給了假銀票,恐怕不會這麼簡單,今日她和沈慶和的交易,說不定會出事。

“是!”獨玉聽著這話,抬眸看了一眼北明燁,微微點頭,王爺太上心了,真的太上心了。

也是在獨玉準備離開的時候,北明燁突然起身,“本王隨你一起去!”

獨玉聽著這話,眨了眨眸子,更震驚了。

這上心的有點過頭了。

王爺還親自去,不必了吧。

“是!”獨玉微微點頭。

西泠月可不清楚,北明燁也跟著一起過來了。

她如今剛剛到了那藥材鋪。

沈慶和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之後,相當的高興,“月姑娘,你今日想要些什麼說,價格和上次的一樣!”

“沈老闆,你就是客氣!”西泠月笑嗬嗬地看著那沈慶和說道。

沈慶和衝著西泠月微微點頭,雙眸也在此時看了一眼不遠處的北明燁。

他能不客氣嗎?

這都是王爺的命令。

西泠月也是在檢查了一番這十箱藥材冇有問題之後,就準備付銀子,離開了。

隻是在這個時候,周圍突然衝出來了幾個捕快,攔住了西泠月和沈慶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