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正坐在對麵餛飩攤的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時,表情淡漠,雙眸冷了下來。

在他們到了這裡的時候,他就已經注意到了這附近,早就有不少的捕快等著了。

就盯著西泠月和沈慶和交易。

看來,提前有人舉報了。

此人應該就是月落館的人。

若真是月落館的人,他也正好問問此人,銀票的來源。

不過今日,應該不會出事,這丫頭的假銀票在他的手裡。

“有人舉報,你們在這裡交易,使用了假銀票!

”那捕快冰著臉看著麵前的兩人說道。

“假銀票?怎麼可能?”

“官爺,我一直都遵紀守法,這用的都是真的銀票,怎麼可能會有假銀票呢!”西泠月聽著這話,一臉震驚的說道。

“有冇有,查驗過就知道!”那捕快說道。

“可這銀票是我的,你把我的拿走了!”

“不給我了怎麼辦?”西泠月擰著眉頭,小手緊緊的抓著那銀票,一臉擔心的說道。

“你放心,隻要這銀票是真的,我們會在之後,全數還給你,但若是假的,那我們便會收走!”捕快冰著臉嚴肅的說道。

“但萬一,是真的你們說成假的,不給我了怎麼辦,這些銀票可是我辛苦賺的!”西泠月還是有些擔心的說道。

“怎麼,你是質疑我們這些捕快?”那些捕快明顯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臉色冷了下來,不悅的說道。

“官爺,我說的也是我們小老百姓的心裡想法!

”西泠月擰著眉頭一字一句的說道。

她現在這麼說,也是為了引舉報的人出來。

看看,到底是不是月落館的人。

而在她這話一出,一旁突然有人開口道,“我說,西泠月,你現在這麼怕將那些銀票拿出來給捕快查驗,該不會是因為知道這些銀票都是假的,怕被髮現了?”

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聲音之後,抬眸看了過去。

這個人她倒是熟悉,之前去月落館的時候,就見過。

他似乎是月落館的掌櫃的。

如今也因為這些捕快的到來,這外麵的人群,都在此時聚集在了一起。

聽說是有人使用假銀票,都在此時議論了起來。

“是啊,這姑娘,不敢將這銀票拿出來,該不會真的是假的,所以不敢拿出來了?”

“都說假銀票若是知道是假的情況下,冇有選擇交給官府,反而還使用的話,可是重罪!”

“輕則罰款千兩,重則要進大理寺!”

“姑娘還不拿出來嗎?你若不拿出來,那我們就隻能請你去京兆府走一趟了!”捕快冰著臉說道。

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我可以給你們,但可不可以麻煩你們,在這裡進行查驗,而不是拿到京兆府在查驗!”

“這樣的話,若是真的,我也正好和沈老闆銀貨兩訖。”

還冇等那兩個捕快同意,月落館的那掌櫃的便直接開口了,“西泠月,你這是在拖延時間嗎?”

“怎麼,是打算當著這麼多人的麵,還想要換了那假銀票?”

“月落館的掌櫃,我又冇說,不將那銀票交給捕快,不過是讓他們在這裡查驗而已,而且這麼多人的麵,我怎麼換銀票?”

“掌櫃的,你這麼說,該不會就是吃定了我的銀票是假的?”

“這麼清楚我的銀票是假的,怎麼,這些銀票是你們給的?”西泠月似笑非笑地看著那月落館的掌櫃說道。

“你在胡說什麼,我不過是怕你使什麼手段,我若是知道自己手裡的銀票是假的,怎麼可能還用出去!”月落館的那掌櫃的在聽到了這話之後,表情難看了一些。

“這可不一定!”西泠月笑嗬嗬的說道。

話音落下,西泠月也是在此時將那銀票交給了麵前的捕快。

捕快也在此時查驗了起來。

兩人也是仔細比對之後,將銀票還給了西泠月,隨後就準備轉身離開了。

月落館的掌櫃的在看到了這一幕時,被驚到了。

“兩位,這什麼情況?”那掌櫃的,也在這個時候開口問道。

“她這個銀票是真的!”捕快說道。

“真的?”

“怎麼可能?”那掌櫃的一臉震驚的說道,“西泠月你把銀票給我看看!”

“我為什麼要給你!”

“反正捕快也已經說了我的銀票是真的!”西泠月冰著臉說道。

“你給我,不然的話,怎麼證明你的是假的!”

掌櫃的著急地說道。

“嗬,月落館的掌櫃的,你怎麼好像就認定了我的銀票是假的了?”

“捕快大人們都已經看過了,你現在這個樣子是在質疑他們嗎?”

“還是說,你之前說的那些假銀票是你們月落館給我們靈越醫館的?”西泠月冷笑了一聲,雙眸冰冷的盯著掌櫃說道。

西泠月這話一出,兩個捕快的臉一下子冷了下來雙眸帶著寒霜,盯著他。

就連周圍的人群也在此時議論了起來。

“是啊,這月落館的掌櫃的乾嘛啊,如今都已經證實了是真銀票!”

“他還不相信,難不成他們月落館有假銀票然後想給靈越醫館冇給成?”

“我,我纔沒有!我隻是冇想到而已!”掌櫃的看著這一幕,一下子慌了,衝著眾人說了這麼一句話之後,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他一離開,周圍的人群,自然也陸陸續續的走了。

西泠月也是將這銀票交給了沈慶和。

坐在不遠處的北明燁在看到了那月落館的掌櫃要走的時候,雙眸看了一眼獨玉。

獨玉眨了眨眸子,有些懵逼,王爺現在乾嘛?

“還不趕緊去抓那個月落館的掌櫃的!既然假銀票就是他們月落館的,他們便是假銀票的線索!”北明燁冰著臉不悅的說道。

“是!”獨玉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他還以為,王爺是為了西泠月而來。

冇想到,王爺是為了假銀票。

所以他們家王爺,對西泠月冇有特彆的上心?

要是這樣的話,他也能鬆一口氣了。

如今這件事情結束,西泠月在清點了這些藥材之後,在之後裝上了馬車,便準備離開了。

隻是今日她冇有坐在馬車裡,而是坐在馬車外。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小丫頭竟然會往餛飩攤的方向看過來。

驚得他立刻側過了身子,看向了牆壁,在聽到身旁馬走遠了之後,他也在此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他雙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藥材鋪雙目眯了眯,直接進了那藥材鋪。

而同一時間,坐在馬車上的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眯了眯。

怎麼感覺之前那個在餛飩攤的人,那麼的像北明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