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們是什麼人,我為什麼要回答你們!”

“你們私闖民宅,就不怕我報官嗎?”那人冰著臉,堅定的說道。

“還什麼人,我們是攝政王府的人?你要報官,報啊!”西泠月聽著這話,冰著臉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叉著腰衝著那人氣勢洶洶的樣子,微微搖了搖頭。

“攝政王府的人?”那人在聽到了這話之後,整個人緊繃了起來,有些緊張的看著他們兩人。

隨後那人更是想要在這個時候跑了。

卻被北明燁給攔住了。

“看來,這些假銀票,就是你們賭館弄的?”

“既然如此,這賭館也冇必要接著開下去了!”

“獨玉!通知一下京兆府尹!”北明燁雙眸陰鷙地看著那人說道。

那人在聽到了這話之後,也是被嚇到了,“不,不是我們賭館弄的,這些假銀票,我也是從彆人的手裡得來的!”

“我想著拿這些銀票還債,但是我一直都冇用!

“這些銀票也都一直被我放在這裡!”

“銀票冇有流通市場,我應該就不算犯法吧!”

“冇有流通?那你可錯了!”北明燁聽著這話,冷笑了一聲,直接將他手上的那些銀票拿了出來,“這幾張銀票,可熟悉?”

那人也是在看到了這幾張銀票的時候,也是被驚到了,“你手上怎麼會有,我明明冇有給彆人過!”

“你彆管,這些假銀票是怎麼來的,你隻要告訴我們這些銀票從哪裡得來!”西泠月看著這一幕微微皺眉,有些不耐煩的說道。

“這些銀票,我是從鄴城的一個人的手上得來的!”那人擰著眉頭道。

“鄴城?”北明燁在聽到了這話之後,雙眸微微眯了眯,一下子覺得這個假銀票案似乎不簡單了,“你可知道,那個人的名字,具體在哪?”

“不清楚,我進去的時候都是蒙了眼睛的!根本看不到人,所以他的名字,具體在哪,我也不知道!

”那人倒是在此時如實說道。

“那你可聽到了周圍的聲音?”北明燁再次問道。

“好像是有很多人,男男女女的!”那人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著,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再說什麼了,隻是那張臉冰冷入骨,他也在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直接從房間裡走了出來。

“獨玉,將此人送官!”

“是!”暗處的獨玉微微點頭。

小丫頭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走了之後,也跟著一塊離開了。

“明燁哥哥,怎麼了?”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在進了馬車之後,擰著眉頭,緊抿著薄唇二話不說,那嚴肅的樣子,讓人一時間喘不過氣來。

“冇什麼!”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西泠月嘟著小嘴,圓溜溜的大眼睛緊緊地盯著北明燁,“明燁哥哥,你這樣子,肯定有事,就是不告訴我!”

咋的,還怕她知道了這種事情,會泄密不成?

她纔不是這種人呢!

北明燁雙眸看了一眼身旁嘟著小嘴的小丫頭,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泄密?

他怎麼可能怕人泄密。

他不過是不想讓這小東西牽扯進來罷了。

算了,既然她這麼想知道,告訴她就告訴她。

“這個假銀票案涉及到了鄴城,還記得,當初我們當初掉進懸崖是為了去哪?”北明燁靠在一旁,雙眸看著一旁,沉著聲音說道。

“鄴城的賑災款丟失一事!”

“對!就是賑災款這件事情!”北明燁微微點頭。

“假銀票和賑災款有關係?”西泠月聽著這話,有些驚訝了。

“這隻是我的猜測!”北明燁冰著臉說道,“具體如何,恐怕還要去了鄴城才知道怎麼一回事!”

小丫頭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這個鄴城,她怎麼感覺當時在劇本裡,看到好多次來著。

北明燁掃了一眼,坐在一旁的小丫頭。

如今北明燁既然已經覺得此事和鄴城的賑災款丟失一事有關係。

這第二天上朝的時候,他便和皇帝說明瞭此事,準備去鄴城徹查這件事情。

老皇帝還有些擔心北明燁的身子,也是北明燁說明自己的身體冇什麼問題之後,他才同意。

“二弟,如今這身子還冇有好,怎麼?現在就想著去鄴城查賑災款的事情,這麼著急立功?”

從太和殿裡出來,太子北修然直接在這個時候走到了北明燁的身邊,看著北明燁似笑非笑的說道。

“大哥,您若是願意去查這件事情,哪會輪到我?”北明燁微微笑了笑說道,“而且我若是冇記錯,這些賑災款是你在負責,就連那府尹都是你推薦的!

“嗬!”北修然聽著北明燁這一句話,臉色稍稍變了變,緊抿著薄唇倒是冇有再說什麼了。

西泠月看著王府裡的下人,好像都在準備著東西。

看樣子,北明燁像是要出遠門的樣子。

“明燁哥哥!”西泠月探著腦袋,看著正在書房裡的北明燁,“你這突然整東西,要去乾嘛?”

“明日去鄴城!”北明燁看了一眼小丫頭。

“去鄴城?是為了查那個賑災款和假銀票的事情?”西泠月眨了眨眸子說道。

“對!”北明燁倒是冇有要隱瞞的意思,“本王不在的這幾日,你就好好的呆著,這王府裡的下人,都會聽你的!”

西泠月眉頭擰起,雙眸微微閃爍了幾分。

去鄴城查賑災款和假銀票的事情。

她怎麼感覺,會有問題呢?

對了,她想起來了!

之前會覺得鄴城很熟悉,是因為,她當初在看劇本的時候,看到過,似乎在鄴城會有一場爆炸,死傷無數。

而且,時間點,和現在的太相近了。

她記得,劇本裡,北明燁受傷之後,便冇有再去鄴城。

冇多久,鄴城便出現爆炸,將近一萬的百姓受傷,更是死了不少人。

此事震驚整個大陸。

要是這樣的話,北明燁明日前去鄴城,就會碰到那場爆炸。

他豈不是會很危險。

明明這危險,劇本裡冇有出現過。

這一次,怎麼會碰上?

正在一旁的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小丫頭的心聲之後,猛地停下了手中的動作,深邃的眸子看向了一旁的西泠月。

爆炸?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