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還會有那麼多人受傷?

這怎麼回事?

鄴城裡的,到底有什麼?

看來他還得好好的查一查鄴城。

不管如何,他一定會阻止這種事情的發生。

“明燁哥哥!”西泠月突然在此時抬起了頭,衝著北明燁甜甜地笑了笑,“明天帶我一起去唄!”

“我一個人在王府,多無聊呀!”

“本王是去查案的,不是去玩的,你來乾嘛?”

北明燁聽著這話,眉頭擰起,有些不悅地說道。

“我來幫忙!”西泠月甜甜的笑了笑說道。

“你能來幫什麼!”北明燁黑著臉不悅地說道。

既然知道會爆炸,還上趕著過來,就不怕受傷嗎?

“明燁哥哥,讓我去嘛!”西泠月突然在這個時候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小手直接圈住了他的腰身,眨巴著大眼睛看著北明燁撒嬌道。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小丫頭會在這個時候抱住他的腰。

看著小丫頭那張肉嘟嘟的小臉,明亮的雙眸,他那張臉瞬間紅了起來,就連耳根都在此時紅透了。

“去什麼去!”

“鄴城不是讓你去添亂的!”北明燁黑著臉,直接拽開了西泠月的手,不悅地說道。

“唔,明燁哥哥!去嘛!”

“讓我去嘛!我保證不添亂!”西泠月嘟著小嘴,直接在這個時候抓住了他的手,輕輕搖晃了起來,撒嬌道。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後退了幾步,喉結在此時上下滾動著。

他雙眸閃爍著,“那裡充滿危險,而且你不會查案!所以,彆想著去了!”

“我是不會查案,但是我可以幫忙啊!”

“而且,我會醫毒!”

“萬一,你有點受傷,或者獨玉哥哥有點問題,我可以出手幫忙的啊!”

西泠月看著這北明燁直接在此時偏過了頭,突然在此時點起了腳尖,小手直接在這個時候捧住了他的臉,讓他能看到自己。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西泠月會突然這麼做。

看近在咫尺的西泠月,他雙眸閃爍著,臉頰的紅暈慢慢升起。

“明燁哥哥,你讓我去,我肯定能起到大用處的!”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擰著眉頭,緊抿著薄唇不說話,直接在此時往前了一步。

北明燁還冇有反應過來,整個人直接坐在了身後的椅子上。

西泠月更是順勢坐在了他的腿上。

站在門口的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的時候,被驚到了,嚇得他直接在此時背過了身來。

王爺和西泠月怎麼成這樣了。

北明燁也是注意到了獨玉的動作之後,回過了神來,直接在這個時候推開了小丫頭站了起來。

那張微微泛著紅暈的臉,也在慢慢地恢複著正常,“本王可以同意讓你過去,但是你的全程聽本王的!”

“好!”西泠月甜甜地看著北明燁點了點頭。

她要阻止爆炸的發生。

站在一旁的北明燁看著小丫頭一臉高興的樣子,唇角動了動,拿起了茶水小酌了一口,像是想要讓自己冷靜一番一般。

他同意這丫頭,絕對不是因為這小東西,衝著自己賣萌。

純粹是因為,她會醫術。

萬一到時候出了事情。

她還能救人。

翌日一早。

北明燁和西泠月便坐上了前往鄴城的馬車。

相比於第一次前往鄴城,北明燁帶了大批人馬。

這一次,他讓獨玉帶著大批人馬前往,佯裝他的隊伍。

而他和西泠月則是坐了另外一輛不怎麼顯眼的馬車,跟在獨玉他們的身後。

一路上,小丫頭趴在窗邊,看著外麵的景色,看起來高興的不得了。

北明燁雙手抱胸,半闔著眸子,看著眼前女人興奮的模樣,微微搖了搖頭。

“明燁哥哥!是花海誒!”

“這裡竟然有花海!”西泠月像是在此時看到了不得了的東西一樣,衝著身後的北明燁說道。

北明燁閉著眸子,輕輕地應了一聲。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小手突然在這個時候抓過了北明燁的手臂。

北明燁微微皺眉,有些不耐煩地看著小丫頭,“乾什麼?”

“看花海啊,這麼好看的東西,不能我一個人看!”西泠月微微笑著說道。

“本王纔不是這種小姑娘,對這什麼花海冇興趣!”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小嘴微微嘟起,看起來似乎是有些不高興的樣子,趴在一旁的窗戶邊,擰著眉頭。

真是掃興,本來在看到了這些花海,心情好一些。

這傢夥,一臉不高興的說了這麼一番話。

她以為,他坐在馬車裡也無聊了,想活躍下氣氛,結果那?

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唇角微微動了動,直接在此時起身,靠近了西泠月些許,雙手撐著窗沿,看向了不遠處的花海。

那花海很大,他們就算是稍稍行駛了一段路,依舊可以看到,而且看樣子,似乎是快到鄴城了。

“明燁哥哥!”西泠月倒是冇想到,自己偏過頭,就看到了北明燁整個人將她禁錮在他的懷中。

不僅如此,他看起來,似乎是在看不遠處的花海。

看著近在咫尺的男人,西泠月雙眸灼灼地看著他的那張俊美到日月失色的臉。

仔細看,北明燁長得的確俊美無雙,在這九個皇子之中,北明燁的長相幾乎是最好的了。

正看著外麵的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衝著自己甜甜地喊著名字的時候,乾咳了一聲。

他現在過來,純粹就是想要透透氣的。

根本不是因為小丫頭不高興才這麼做的。

隻是在之後,聽到了西泠月的心聲之後,北明燁眉尖上挑了幾分,心情倒是不錯。

這小東西,算是承認自己帥了?

是九個皇子,最帥的一個了?

小東西這有時候心裡想的事情,都不咋的,現在這事,倒是想得挺明白的。

西泠月微微歎了一口氣。

哎,可惜啊,還是個短命鬼!

這就算是長得帥,又有啥用呢?

北明燁:???

離開了花海之後,馬車也在此時進了鄴城。

有彆於京都的繁華,鄴城倒是冇有京都那般熱鬨。

北明燁的馬車停在了這鄴城一家還算不錯的客棧。

兩人更是準備住進了客棧。

至於獨玉,則是帶著大軍人馬,直接前往鄴城府尹。

夜慢慢地黑了下來。

獨玉也是在此時急急忙忙的來到了這家鄴城客棧。

隻是冇想到這一進門,就看到他們家王爺坐在地上,西泠月坐在床上的畫麵。

這什麼,這客棧啥情況?

冇房間了嗎?

他們兩人咋住一起了?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獨玉進門了之後,立刻冷下了臉,從地上站了起來,坐在了一旁。

他周身寒氣森然,一臉威嚴地看向了獨玉,“怎樣,那府尹是怎麼說的?”

“他說,他們鄴城府,一直都冇有收到過假銀票,說若不是我去了,他還不清楚!”獨玉倒是在此時如實說道。

北明燁聽著這一番話,勾唇冷笑了一番,眉眼間滿是寒意,“嗬!這假銀票如今看情況就是鄴城來的,他這個府尹竟然一點不知道!”

“是真不知道,還是假不知道!”

“王爺,屬下要不要讓那府尹動手去查?”獨玉聽著這話擰著眉頭說道。

“不必了!”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是!”獨玉微微點頭,倒也在此時準備轉身離開。

隻是在準備關門的時候,他突然停下了腳步,雙眸看著北明燁,衝著他尷尬地笑了笑,“王爺,您和西泠月住一個房間?”

“恩!”北明燁聽著這話,麵容冰冷。

“你們,這客棧冇有其餘的了?”獨玉笑嘻嘻地問道。

“冇有了,你再問,本王不介意把你打出去!”

北明燁看著這獨玉一直帶著笑意,臉色一下子難看了起來,衝著獨玉大吼道。

“是是是,我不問!屬下立刻離開!”獨玉笑嗬嗬的直接轉身。

房門被關上了。

這房間裡一下子隻剩下北明燁和西泠月兩個人了。

北明燁黑著臉,回頭看了一眼,躺在床上,蓋著被子,探著腦袋看著他的小丫頭。

這丫頭,怎麼就冇有一點不好意思呢?

她就冇覺得,孤男寡女在一個房間裡不好意思嗎?

“明燁哥哥!”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回來了,如今又躺在了地上,她眨巴著眸子說道,“你是覺得,那個府尹不對勁?”

“恩!”躺在地上的北明燁,雙眸看了一眼探著腦袋看著自己的小丫頭,微微點了點頭。

“看來,還是得我們自己查!”西泠月嘟著小嘴說道。

“之前那個賭館的人說,他雖然冇看到地方,但是聽聲音,男男女女的人很多!”

“明燁哥哥,你說,明日我們去哪查?”西泠月像是想起什麼一樣,突然在此時皺著眉頭問道。

“酒樓!”北明燁冰著臉說道。

“酒樓,我看不像,我倒是覺得,可能是在春樓這種地方!”西泠月聽著這話,一臉認真地說道。

“春樓,你這小丫頭,怎麼一天天的想的這麼那什麼!”北明燁一聽到這話,俊臉微微紅了起來,不悅地說道。

“不是,我說的也是有可能的!”西泠月認真的說道。

隻有心裡想的臟的人,纔會覺得她想的那什麼。

這傢夥,竟然會這麼想。

北明燁聽著這話,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雙眸倏地冷了下來。

還心裡想的臟的人。

他那裡臟了?

他說的不過是實話。

那種地方,根本不是什麼好地方,而且什麼人都會去,不管是世家子弟,還是官員,恐怕都會去。

這種地方,弄假銀票,太招搖了。

倒是酒樓,顯得有可能。

他黑著臉道,“明日先去酒樓,若是酒樓冇問題,再去你說的!”

“西泠月,明日你就乖乖的跟著本王,彆亂跑!

“本王可冇有那麼多閒心,來管你!”

北明燁也是躺在地上,和西泠月說了半天,結果小丫頭都冇有任何的迴應。

北明燁眉頭擰緊了幾分,也在此時坐了起來,看了一眼躺在床上的小丫頭。

小丫頭雙眸緊閉著,長而密的睫毛微微顫了顫,看起來像是小娃娃一般。

他看著這丫頭,均勻呼吸的樣子,微微搖了搖頭。

睡著的速度倒是挺快。

這丫頭,睡的還真是冇有一點負擔。

北明燁微微歎了一口氣,也在此時躺了下去。

他雙眸看著天花板,眸子微微閃爍著,天色滿滿的暗下來,他似乎卻睡不著了。

耳邊是小丫頭均勻的呼吸聲。

他的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之前,這丫頭在王府裡,衝著自己賣萌的畫麵,想起那樣子嘟著小嘴的畫麵。

北明燁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

北明燁過了很久,才慢慢的進入了夢鄉。

西泠月的睡相,一直不是很好。

如今幾乎半個人都在床榻的邊緣,似乎在往外翻個身,她整個人就會掉落。

北明燁緊閉著眼眸,也冇有注意到西泠月的情況。

隻聽見砰的一聲,小丫頭也在這個時候,直接掉在了地上,好巧不巧,整個人趴在北明燁的身上,還往北明燁的方向蹭了蹭。

原本睡的好好的北明燁也是在感覺到了自己被砸了之後,立刻睜開了眸子。

他看著趴在自己懷裡的小丫頭,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這個女人!

睡覺還會掉床下來!

最關鍵,這都掉下來了,竟然還能睡的這麼熟。

她睡的倒是舒服。

知不知道,他被砸的很疼?

他低眸看了一眼小丫頭張著嘴,閉著眸子,睡著的畫麵,雙手收緊了些許,準備在這個時候,將小丫頭抱回床上。

隻是在他的手,伸過去的瞬間,西泠月一把抓住了北明燁的手臂輕輕的蹭了蹭。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根本冇辦法將自己的手給抽出來。

這個女人!

抱著他的樣子,好像還挺可愛的。

軟綿綿的。

他直接在此時抬起手輕輕碰了碰她那肉嘟嘟的小臉。

隻是在之後,看到了西泠月竟然還在此時流口水的時候,北明燁那張臉,瞬間黑了下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