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他咬著後槽牙,看著西泠月,幾乎是要在這個時候怒吼出來了。

隻是看著這丫頭睡得這麼舒服的樣子,北明燁到最後,硬是憋了回去。

這個小東西。

把他的手當枕頭也就算了。

現在竟然還流口水。

怎麼會有她這種這麼噁心的女人。

北明燁黑著臉,嘗試從她的手裡將手給抽回來,奈何根本冇有任何的用處。

小丫頭反而在這個時候,越來越往前,整個人還不停地扭動著。

北明燁雙眸閃爍,微微猩紅,喉結也在此時上下滾動了起來。

小丫頭雖然有點噁心。

可這睡著的模樣,好像還挺可愛的。

就這麼抱著小丫頭睡覺,似乎也不錯。

他微微閉上了眸子,倒是在之後放棄了將這丫頭抱到床上的想法。

隻是某個女人突然在這個時候,小嘴咬了他的手一口,還在那裡啃了起來。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俊臉沉了下來,張了張嘴,大有要暴怒的意思。

到最後,硬是忍了下來。

翌日一早,西泠月醒來的時候,就注意到了自己睡覺的地方,好像變了。

她微微蹙眉,看著自己所在的位置,和團在一起的被子,更是在之後注意到了北明燁好像在她的身邊。

在注意到了這一幕之後,西泠月雙眸圓睜,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她怎麼會和北明燁睡在一起。

她之前應該在床上纔對,什麼時候在地上了。

這個男人應該不知道她睡在他身邊的吧。

她現在跑到床上,當作此事冇發生,北明燁醒了,應該不會有什麼的吧!

而且,她也就掉下床,睡在了北明燁的身邊,也冇做什麼。

這個傢夥,就算再不高興,也不能怎樣吧。

思及此,西泠月就準備偷偷起身,隻是在她準備站起來的時候,也注意到了,北明燁的手上,好像還有被咬過的痕跡。

這什麼東西?

該不會是她咬的吧?

她昨天的確做夢夢到了好吃的。

但當時不可能咬他吧。

西泠月也是在這個時候蹲下了身子,慢慢的靠近了北明燁。

北明燁的手,剛好就放在自己腦袋旁。

西泠月皺著眉頭,盯著那虎口的位置。

也正是這個時候,原本緊閉著眸子,熟睡的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睜開了眸子。

他也是冇想到,西泠月竟然趴在自己的身上,而且還湊近了自己,不知道要做什麼。

一時間,他雙眸微微閃爍著,臉色一下子變了。

西泠月也是冇想到事情竟然這麼巧。

看著北明燁那張俊臉,西泠月眨巴著眸子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

她可以解釋的。

這傢夥,會聽的吧。

“小姐,我們聽說,您來了鄴城,我們昨日連夜……”同一時間,房門也在此時被推開了。

白芨和白朮剛好就站在門口。

他們完全冇料到,自己會看到他們家小姐趴在這殺神的身上,還湊得這麼近。

該不會,他們小姐喜歡這殺神吧。

這,這太可怕了。

西泠月立刻從北明燁的身上爬了起來,“明燁哥哥,還有你們,彆誤會,我冇做什麼,我就是看他這虎口上的痕跡。”

“小姐,不管你做什麼決定,我們都會支援你的!”白芨看著這一幕,帶著哭腔說著這一句話。

雖然他們對這個殺神有意見,但是小姐若是真的喜歡,他們還是會支援的。

白朮也跟著點了點頭。

兩人再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在此時關上了房門。

西泠月看著這兩人離去的方向,唇角微微抽搐了起來。

我可以解釋的。

我真的可以解釋的。

壓根不是他們想的那樣。

“王爺!”獨玉也是在這兩人離開了之後,趕了過來,倒是冇想到,撞到了西泠月趴在他們家王爺身上的畫麵。

他二話不說,立刻將門給關上了。

他就說,這孤男寡女在一個房間裡,這不得出點事情。

西泠月看著緊閉著的房門,眼角瘋狂地跳動著,美眸看了一眼躺在地上,帶著寒光盯著自己的男人。

她立刻在此時坐了回去。

“明燁哥哥!”

“我剛剛就是想看看你虎口上的痕跡,是怎麼一回事!”

“絕對不是想對你做什麼的!”

“而且,我纔剛剛從床上下來!”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笑嗬嗬的說道。

她這掉下床,也不知道是什麼時候。

不過,這傢夥現在應該不知道吧。

“剛剛從床上下來!”北明燁聽著女人的聲音,冷笑了一番。

自己掉下來都不知道,還他不知道。

他怎麼可能不知道。

“你不是好奇這虎口上的痕跡怎麼回事嗎?”

“這可是你咬的!”

“還有這裡,你的口水!”

西泠月聽著這話,唇角微微動了動,徹底的被驚到了。

她咬的?

她還流口水了?

她昨天,都做了些什麼?

北明燁現在很生氣吧。

該不會想要揍她吧。

或者,不帶她去查案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皺著眉頭,噘著嘴,驚恐地看著自己。

他能不生氣嗎?

要不是這個女人還有點用處,他恨不得現在就把她扔了喂狗。

敢咬他,敢在他身上流口水的人,她是第一個。

“西泠月!”北明燁黑著臉,咬牙切齒地吼道。

“嚶嚶嚶!我不是故意的,我昨天晚上肯定是不小心掉下來的!”

“而且這流口水,也不是我故意流的,我就是做夢夢到了吃的,明燁哥哥彆生氣嘛!”

“我給你買早膳?”還冇等北明燁繼續說下去,西泠月突然在此時一把抱住了北明燁的腰身,衝著他撒嬌了起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那雙明亮的大眼睛,小手還在此時緊緊地摟著腰身,軟萌軟萌地衝著自己撒嬌的樣子。

他雙眸閃爍了起來,喉結滾動了一番。

倒是讓他剛剛暴漲的怒氣,慢慢的消失了。

“早膳,去酒樓!”北明燁沉著聲音,直接在這個時候拽開了西泠月的小手。

“明燁哥哥你這是準備帶我先去酒樓查假銀票了?”西泠月眨巴著眸子問道。

“你要是不來的話,你就在這裡和那幾個暗衛待著吧!”北明燁倒是冇有多說什麼,冰著臉直接往外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