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聽著這話,腦海中瞬間閃過了之前在包廂裡的事情。

“要來,你自己來,本王纔不屑!”北明燁沉著聲音不悅的說道。

“也行,我喊白芨他們一起過來!”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了點頭。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一臉不在意的模樣,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

這小東西,對著煙雨樓的興趣還真大。

翌日,西泠月早早地裝扮好了,帶著白芨和白朮,就準備往煙雨樓的方向而去。

在路上,她也已經和他們兩人說明白了是去乾嘛的。

兩人也是早就明白,在到了煙雨樓之後,倒也平靜。

北明燁此時還在客棧裡。

他雙眸看著外麪人來人往,眉頭擰緊了幾分,腦海中閃過了昨晚在煙雨樓裡發生的事情。

小丫頭身上的清甜。

軟糯微微泛紅的小嘴。

以及那雙靈動的眸子。

他到底在想什麼?

竟然坐在這裡,想起了那小丫頭。

甚至還覺得,她身上透著一股清甜?

他明明應該思索,那煙雨樓恐怕真的如同西泠月所說的,有問題。

現在小丫頭去了。

能查到嗎?

會不會有危險?

不對,昨晚他會在那個時候對西泠月做那種事情,是因為中了情藥。

記憶中,西泠月在之後似乎是滅了香爐裡的香。

所以這煙雨樓的房間裡,那香爐有問題。

現在這丫頭和白芨他們去了煙雨樓,恐怕也是去了包廂,見了玫瑰。

這玩意,和昨天一樣,白芨兩人中了毒,對小丫頭做那種事情怎麼辦?

思及此,北明燁再也忍不住了。

“獨玉,去煙雨樓!”他直接在此時起身開口道。

“王爺,您不是……”獨玉在聽到了這話時被驚到了,昨天還拒絕了西泠月來著。

而且,今日不是說要去鄴城府嗎?

怎麼一下子去煙雨樓了。

“還不趕緊?”北明燁黑著臉不悅的說道。

到了煙雨樓之後,看著這些花枝招展的女人,北明燁習慣性地覺得不舒服。

他臉色難看,周身氣息冰冷。

可一想起,西泠月萬一冇有滅掉那香爐,白芨和白朮中了藥,那可怎麼辦?

思及此,北明燁也在此時冷著臉,進了煙雨樓之中。

周圍的女人還是和之前一樣,想要靠近北明燁,還不停地衝著她拋著媚眼。

隻是他氣勢淩然,看起來完全不像是來逛花樓的,反倒是像極了來尋仇的。

周圍的人群,都被嚇得不輕。

那老鴇也是冇多久,便迎了過來。

還冇笑嗬嗬地說一句話,就被北明燁打斷了,“牡丹在哪?”

“牡丹,牡丹正和你的弟弟在一起呢!”

“今日個,他帶了兩個男子來找牡丹,見公子你冇來,我還以為有事!”

“來人,趕緊將這位公子帶進去!”老鴇笑嗬嗬地說道。

北明燁黑著臉,倒是冇說什麼。

而樓上包廂之內。

西泠月正在和牡丹喝交杯酒,小臉喝得紅紅的,雙眸灼灼地看著牡丹,醉醺醺地說道,“不瞞牡丹姐姐!”

“我不僅喜歡牡丹姐姐你這樣的人,而且我還想知道,牡丹姐姐,可否知曉哪裡能讓銀子變多的!”

牡丹看著西泠月那張臉,雙眸閃爍了幾分。

她的確知道怎麼讓銀子變多的法子。

眼前的這個小公子,她甚是歡喜。

而且願意為了她花錢。

如今這幾日幾乎天天來,而且是那麼多恩客之中,對她最大方,也對她最好的,從不強求他。

而且,也很尊重她。

思及此,牡丹微微笑了笑,“小公子,你說的這個,我倒是知道個法子!”

“隻是恐怕,需要點時間!”

“而且到時候過去,恐怕得將小公子的眼睛矇住了,也不知道小公子可否願意!”

“自然!”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看來,事情要成了。

“那好,小公子,那我就是先離開了,將此事安排一番,明日或者今晚你再過來?”牡丹笑嗬嗬的說道。

“好!”西泠月點頭。

牡丹一走,西泠月唇角彎起眉眼間滿是笑意,也在此時,開始喝起了一旁的酒水來,看起來心情不錯。

北明燁冇在。

現在她已經查到了線索,而且還已經找到了接觸假銀票的法子。

要是這傢夥知道了,肯定會被她震驚的。

誰讓這傢夥,老是看不上她。

“白芨,白朮,收拾一下,我們該離開了!”西泠月也是在喝完了最後一口酒之後,雙眸看向了坐在對麵的白芨和白朮。

兩人從之前西泠月和牡丹說話的時候,就冇有任何的反應。

如今西泠月抬眸看過去,才發現,哪裡有問題。

她雙眸看了一眼就放在附近的香爐,香爐上此時還冒著煙。

味道奇特,很是好聞。

壞了!

她怎麼忘記這件事情了。

她就應該進來的時候,就將這香爐換了。

現在,這兩人該不會中毒了吧。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直接在此時,將那香爐給滅了。

隨後抬起手拍了拍兩人的桌子,“白朮,白芨,醒醒,該回去了。”

這香爐裡的情毒。

她根本冇有解藥。

而且看情況,這毒不深,很淺,隻是會對人有所影響。

就算是不給解藥問題也不大。

隻是一般人很難保持清醒罷了。

隻希望,這兩人冇有吸入太多。

不然的話,下次來,她還真的得帶了這毒的解藥才行。

兩人在聽到了西泠月的聲音之後,微微抬起了頭。

他們雙目微微紅了起來,灼灼都盯著西泠月,額頭上滿是細汗,不停地扯著衣襟。

西泠月看著這畫麵,太陽穴突突突的跳了起來,小手也在此時,抓過了身後的茶杯,做好了打他們的準備。

白芨和白朮眉頭擰起,站了起來,微微晃了晃腦袋,看著西泠月說道,“公主殿下!”

西泠月看到這一幕的時候,原本提起來的心鬆了下來。

他們兩人知道她是公主,應該不會對她做什麼吧。

“我們……”兩人頭疼得不行,直接在此時抓住了西泠月的肩膀。

而同一時間,房門突然被打開了。

北明燁在看到了這一幕時,雙眸驟然一縮,抬起一腳踹了過去……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