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兩人還冇有反應過來,就被踹倒在地,直接暈了過去。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眨巴著眸子看著北明燁。

啥情況?

北明燁也是見這兩人都倒下了之後,原本提起來的心也在此時放了下來。

幸好,幸好他來得及時。

不然的話,這兩人是不是要對那丫頭做那種事情了。

看這西泠月衣衫完整的樣子,應該冇有出事。

這個女人,每一次都不讓他省心。

“明燁哥哥,你怎麼來了?”西泠月看著北明燁問道。

“本王若是不來,你恐怕就要出事了!”

“明明知道,這房間裡的香爐有問題!”

“你進來了,也不知道將那香爐先滅了!”

“你是不是忘了,你還帶著白芨和白朮這兩人,他們可是男人,對這個香有反應!”

“本王剛剛要是不出手,你的清白就要被毀了知不知道!”

北明燁一聽西泠月這麼說,就氣得不輕,衝著西泠月怒吼道。

“明燁哥哥,他們兩人冇有對我做什麼,而且剛剛隻是難受的受不了,抓著我的肩膀而已!”

“他們還喊我公主殿下!”

“我想,他們應該是清醒的!”西泠月皺著眉頭認真的說道。

“這隻是你的猜想,本王當時還喊你西泠月呢!

清醒了嗎?”北明燁黑著臉,咬牙切齒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看著北明燁臉色難看的樣子,倒是緊抿著薄唇冇有說什麼了。

所以,明燁哥哥這麼急急忙忙地過來。

就是因為知道,煙雨樓的房間裡放了情毒?

擔心她出事?

而且,剛剛他說的話,他是記得昨天晚上在煙雨樓裡發生的事情。

也知道他對她做的事情。

想到了這裡,小丫頭小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來,整個人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自己剛剛氣這個丫頭,脫口而出,把昨天晚上的事情說了出來。

如今看著小傢夥紅著臉,心裡想著那些事情的樣子,眉頭擰緊了幾分。

開始後悔,自己剛剛說的話了。

本來不說出來,他就可以忘了昨晚的事情,現在……

“你彆想太多,本王過來,不是因為你!”

“隻是想看看你查得如何了!”北明燁擰著眉頭一字一句的說道。

“還有,昨晚的事情,本王是中了毒,控製不住才……”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紅著臉微微點了點頭。

也對,她乾嘛要不好意思。

是這個男人的錯。

而且,她又不喜歡北明燁。

反正這個短命鬼也冇什麼好喜歡的。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深吸了一口氣,衝著北明燁笑了笑,“恩,我知道明燁哥哥是控製不住的做的事情,我不會多想的!”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認認真真的說著這一句話,心裡想著那些事情的時候,眉心皺在了一起,神色難看了起來。

他竟然會因為聽到這個女人,說不喜歡他,會心裡不舒服。

甚至還覺得這傢夥,說她短命鬼,冇什麼好喜歡的會鬱悶的不得了。

他怎麼回事。

他什麼時候,對著小傢夥,這麼在意了?

“小姐!”白朮和白芨兩人醒來的時候,隻覺得疼的不行,看著西泠月方向,一臉的委屈。

那模樣,明顯是清醒了過來。

“我們記得,剛剛我們好像熱得難受,這剛剛和小姐您說了一句話,就被人踹出去了,這誰踹得我們?”

那兩人微微皺眉,開口問道。

“咳!”西泠月微微笑了笑,雙眸看了一眼北明燁。

不過,剛剛他們那一句話的意思,他們好像中藥之後保持了清醒,隻覺得身體難受,那北明燁這麼厲害的人,為何會控製不住自己呢?

許是藥量的問題?

西泠月微微搖了搖頭。

那兩人也是在看到了西泠月的眼神之後,雙眸看了一眼北明燁的方向,眉頭擰緊了幾分,雖然氣得不輕,但是卻不敢如何。

倒是站在一旁的北明燁,周身寒氣森然,眉眼間儘是冷意。

他們能保持清醒,他冇有保持?

到底是他中藥控製不住,還是他情之所至?

“明燁哥哥!”

“我們該走了!”

“今日,我也算是查到了線索!進了馬車,我再告訴你!”西泠月也是在此時,軟萌萌地跑到了北明燁的身邊。

北明燁在看到了西泠月笑嘻嘻的走到自己身旁的時候,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閃爍了起來,俊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來。

他直接在此時往前走了幾步。

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擰著眉頭冇說話,雖然心裡疑惑,但是她倒是冇有多說什麼,跟著一塊跑了出來。

一旁的兩個暗衛見此情況,也在此時屁顛屁顛地跟了出來。

馬車上,北明燁坐在窗戶邊,雙眸看著外麵,眉頭擰起,腦海中是剛剛在煙雨樓裡,小丫頭心裡想的那些事情。

情之所至,這個詞,幾乎一直在他的腦海中。

他是不是真的對……

“明燁哥哥!”

“明日或者今晚,還得再來一次煙雨樓!”西泠月也是見北明燁坐在一旁一直看著外麵,都冇聽到她在說什麼。

纔在此時跑到了北明燁的身邊,湊近他的耳邊說道。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小丫頭的聲音之後,猛地扭過了頭看了過去。

卻冇想到,這丫頭靠得這麼近。

看著這丫頭肉嘟嘟的小臉,紅紅的嘴唇,北明燁俊臉泛紅,偏過了頭,嚴肅的說道,“恩!”

“今天牡丹和我說了,我若是再來,就帶我們去假銀票的地方!”

“明燁哥哥,下一次你也要一起來哦!”西泠月一臉興奮的說道。

“好!”北明燁微微點頭,隻是看著小丫頭,小臉紅撲撲的,雙眸閃爍了起來,“喝酒了?”

“恩!”

“不喝酒,怎麼和牡丹套近乎?”西泠月倒是冇有隱瞞,“不過,煙雨樓的酒水味道好像不錯!”

“我還偷偷拿了過來!”

話音落下,小丫頭直接在此時拿出了酒壺喝了起來。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紅著臉,一直在那裡喝酒的畫麵,眉頭擰緊了幾分。

難怪,剛剛就覺得這馬車裡一股酒氣。

而且,小丫頭還紅著臉。

這小東西在這麼喝下去,還不喝醉?

“西泠月,彆喝了!”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不能浪費!”西泠月嘟著小嘴,一臉軟萌的說道。

等北明燁將那酒壺拿過來的時候,酒壺也已經在此時空了。

小丫頭紅著臉,嘟著小嘴,看著北明燁微微笑著,小手突然在這個時候摟住了北明燁的腰身,靠在了他的懷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