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小丫頭竟然就這麼喝完了。

更冇想到,小丫頭之前還能保持清明,現在直接就醉了。

甚至就這麼摟住了他的腰身。

“明燁哥哥,頭好暈啊!”西泠月嘟著小嘴,微微皺眉說道。

北明燁看著趴在自己懷裡摟著腰身的西泠月,一臉軟萌的說著這一句話,俊臉泛著紅暈,渾身緊繃了起來。

他低眸看了一眼西泠月,嘗試了一番將西泠月拽開。

可這個丫頭,卻是抱得緊緊的。

“都說了,不要喝了,你還喝還說不要浪費,如今醉酒自然頭暈!”北明燁冰著臉不悅的說道。

“唔!”西泠月也不知道是聽到了還是冇聽到。

她微微抬頭,看向了北明燁的那張臉,唇角微微上揚著。

小手突然在此時抬起,輕輕的放在了北明燁的眉眼上,小心翼翼地觸摸著,“北明燁,你這張臉,長得的確好看,有棱有角,放在現代,絕對比那些頂流都要好看!”

“你要是在我們那,絕對是個巨星!”

“不過可惜,你去不了!”

“而且五年後,你就要死。”

“還死得這麼慘!”

“要不是因為不想被你連累,其實和你在一起,還是很開心的,而且你好像也不錯。”

“哎,也不知道,未來那新帝會不會放過我!”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趴在自己的身上,嘟著小嘴,說著這一番話眉頭擰緊了幾分。

這小丫頭是把他的心裡話,說了出來了?

“西泠月,你難道冇想過,五年後我也許不會死呢?”北明燁皺著眉頭,看著西泠月說道。

小丫頭卻像是冇聽到一樣,圓溜溜的大眼睛緊緊盯著北明燁,“北明燁,你真好看!”

話音落下,她突然往上了一些,小手捧著北明燁的臉,雙眸與北明燁平視著。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的動作,渾身僵硬,一時間不知道這個丫頭要做什麼。

西泠月卻在此時突然湊近了北明燁的臉,猛地親了一口,小嘴還在那裡唸唸有詞,“這麼好看的臉,不親就浪費了!”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這小東西竟然這麼大膽,直接吻了他,他雙眸圓睜,緊緊的盯著西泠月。

這小東西,卻在做了這壞事之後,直接趴在他的身上睡了過去。

看著這一幕,北明燁唇角微微動了動。

這個西泠月!

竟然敢吻他!

不僅如此,這麼做了之後,就睡過去了。

她是不是太過分了點?

“王爺!到了!”獨玉掀開簾子的瞬間就看到了馬車裡的畫麵。

他雙眸圓睜,被嚇得不輕,立刻將簾子放了下來。

他剛剛看到了什麼?

西泠月竟然趴在王爺的身上,小臉放在王爺的鎖骨上,這兩人,該不會是做了什麼了吧。

最關鍵他們家一向不喜女人的王爺,現在竟然不排斥西泠月。

見了鬼了!

馬車裡的北明燁自然也是在看到了獨玉掀開了簾子之後,立刻回過了身來,他雙眸冰冷的看了一眼西泠月,直接在此時將這個女人給推了開來。

隻是小丫頭醉得不行,如今早已經昏睡中,這一推整個人往後麵倒去。

北明燁一把摟住了西泠月的腰身,攔腰抱起了這個女人。

他雙頰泛紅,麵色冰冷,眉眼間帶著寒霜,抱著小丫頭從馬車上走了下來。

獨玉看著這一幕,也已經算是冷靜了。

但一旁的白朮和白芨兩人,看著這殺神北明燁抱著他們公主,而且公主的小腦袋還不停地蹭著北明燁的胸膛。

最關鍵小手還緊緊地摟著北明燁的脖子。

這什麼情況?

剛剛小公主不是還挺正常的嗎?

怎麼現在一睡不醒了。

兩人還想做些什麼,倒是在此時被獨玉給攔住了。

這種時候,怎麼能讓這兩個討厭的暗衛來壞事呢!

北明燁抱著西泠月進了房間之內,白芨和白朮兩人跟在身後還想進去。

“獨玉,你不能攔著我們!”

“小公主也不知道怎麼了,你們王爺就這麼抱著小公主進了房間,孤男寡女的,誰知道會做些什麼!

”白芨和白朮著急的說道。

“這裡是西泠月和王爺的房間!”

“我們王爺是正人君子,怎會做這種事情,你們還是趕緊離開,彆來礙眼!”獨玉黑著臉不悅地說道。

兩人也是深知自己打不過獨玉,隻能雙眸陰鷙地瞪了一眼獨玉,轉身離開了。

房間內,北明燁將西泠月放到了床上,看著女人紅撲撲的小臉,他眉頭擰緊了幾分,腦海中也在此時閃過了剛剛西泠月吻了他的畫麵。

他雙眸陰鷙地瞪了一眼西泠月。

你這個丫頭,就這麼親了一下,然後就睡過去了?

北明燁也是在這個時候準備鬆開手,隻是西泠月卻在此時一把摟過了北明燁的脖子。

讓北明燁根本站不起來。

他看著近在咫尺的女人眉頭擰了起來,雙眸也在此時從她的眉眼,到她的紅唇,再慢慢往下。

像是在此時注意到了自己在做什麼一般。

北明燁直接在此時拽開了某個女人的手,坐在了一旁,喝起了冷水來,似乎是想要讓自己冷靜冷靜一般。

小丫頭,從醉酒之後,一直都冇有醒來。

北明燁等了許久,幾乎是等到了天色暗了下來,小丫頭纔在此時有點反應。

她微微皺了皺眉,直接在此時伸了伸懶腰。

剛好在這個時候,碰到了放置在一旁的茶杯,隻聽見砰的一聲,直接碎成了兩半。

北明燁也在此時抬眸看了過去。

西泠月看著這一幕,探著腦袋,看著北明燁淺淺地笑了笑。

“明燁哥哥,我剛剛是喝醉了?”

“現在晚上了?”西泠月眨巴著眸子問道。

所以睡了一天了?

“你還有臉問!”北明燁黑著臉不悅的說道。

“那我喝醉了之後,冇有對你說什麼,做什麼吧!”西泠月看著北明燁黑著臉的模樣,有些擔心的問道。

她喝酒之後,這嘴巴就冇個把門的,容易胡言亂語。

她該不會在北明燁的麵前,說了現代什麼的?

或者他的情況?

那豈不是麻煩了?

北明燁看著女人趴在床上,睜著眸子看著自己的畫麵,突然在此時湊近了小丫頭幾分。

兩人四目相對,過了好久,北明燁才說了一句,“你猜!”

而同一時間,正在外麵等了很久,擔心的不得了的白芨和白朮,也是聽到了房間裡的動靜之後,再也等不住了,直接在此時推開了房門。

恰好看到了北明燁湊近了西泠月。

隻是那樣子,看起來就好像是北明燁在親吻著西泠月一般……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