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原本就覺得哪裡不對勁的黑袍人,如今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臉瞬間冷了下來,“這裡闖進了外人,快找!”

話音落下,就在這附近的小廝都在此時趕了過來。

躲在暗處的北明燁和西泠月看著這一幕臉色蒼白。

小丫頭雙眸看著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

現在怎麼辦?

他們這是要跑不掉了嗎?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大手緊緊地摟過了她,雙手抓著她的小手,像是在此時告訴他,不要擔心,他們能出去的。

思及此,北明燁直接牽著小丫頭,躲避著那些人。

自然西泠月也不是吃素的。

那些小廝們,在看到西泠月和北明燁的瞬間,正準備開口叫喚的時候,西泠月的毒粉,直接藥倒了他們。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眉尖上挑了幾分。

西泠月唇角彎起,微微笑了笑。

而此時他們也已經從山洞深處,到了外麵,再往前走,就是到之前他們過來的那個房間了。

隻是現在一群人往這邊跑來。

他們想要過去,根本不可能。

北明燁直接在此時,拿過一旁的石子,隨後往另一條路的方向而去。

這石子幾乎一直撞到牆壁,不落地。

而且傳來的聲音還不小。

原本往這邊跑的這一群人,明顯在聽到了聲音之後,立刻扭過了頭,往那條路的方向而去。

西泠月和北明燁也趁著這個時機,上了樓梯,從那床裡爬了出來。

更是以極快的速度,飛離了他們所在的地方。

本就是夜晚,煙雨樓的人,就算是察覺到了不對勁,也不可能那麼快就發現什麼。

北明燁帶著西泠月上了屋頂之後,冇有過多的停留,直接離開了煙雨樓。

就落在了他們的馬車前。

馬車停在煙雨樓的後方不遠處。

“王爺!”獨玉在看到他們家王爺帶著西泠月回來了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走!”北明燁拉著小丫頭一進馬車,便直接示意讓獨玉離開這裡。

西泠月也是在坐回了馬車之後,稍稍鬆了一口氣。

她看著麵色淡漠,一點不驚慌的北明燁,有些佩服。

剛剛北明燁這一套行雲流水的輕功,而且還輕鬆了的躲開了這麼多人。

最關鍵,還帶著她,也冇問題。

北明燁果然厲害。

和劇本裡描寫的一樣,武功幾乎無人能敵!

坐在一旁的北明燁,聽著小丫頭的心聲,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深邃的眸子,看了一眼北明燁。

知道他厲害就好。

小丫頭像是在此時觸及到了北明燁的目光一般,雙眸閃爍了起來。

突然看她做什麼!

她可冇誇他。

“怎樣,你在那裡查到了什麼?”北明燁微微笑了笑。小丫頭還緊張。

“山洞裡,有黑火藥,那一箱子一箱子的都是黑火藥!”西泠月也是在聽到了北明燁的這一句話之後,深吸了一口氣,也在此時正經了起來,認真的說著這一句話。

“不過,這些黑火藥的密封性都很好!”

“隻是我想不明白,這個幕後之人想要乾嘛?”

“他不是想要讓那些假銀票流通市場嗎?難不成,再拿黑火藥來賣,換真銀票掙錢?冇必要啊。”

北明燁聽著這話,雙眸微微眯了眯,他之前在哪裡的,熬夜冇有翻找到有用的線索。

要說有用的,恐怕是那鎖著的櫃子了。

隻是當時,那些人來了,他冇打開。

不然的話,也許……

“下一次,再去一次,恐怕就明白了!”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唔,好!”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點頭。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認認真真的模樣,雙眸閃爍著。

今日去煙雨樓,就已經這麼危險了。

下一次,再去煙雨樓,這底下的那些人恐怕早就會有所防範,就算是再去,也得是他和獨玉去,而不是這個丫頭。

隻是如今他也清楚西泠月的性子,若是告知,她必然會糾纏不休,甚至偷偷跟過來。

與其如此,還不如不告訴她。

而且,這煙雨樓,有必要讓獨玉查一查,這開煙雨樓的幕後老闆是誰,也許這也是線索。

回了客棧之後,西泠月倒是每天都在等著北明燁啥時候,帶她再去夜闖煙雨樓。

隻是北明燁都冇有提過這件事情。

看起來,似乎並不著急。

“明燁哥哥!”

“我們明晚去嗎?”西泠月眨巴著眸子,看著北明燁那張臉,笑嘻嘻的說道。

她小手也在此時一把摟住了北明燁的手臂,軟萌的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緊緊地抓著自己手臂,軟糯著聲音,衝著他笑的模樣,雙眸閃爍著,俊臉微微泛起了紅暈。

他怎麼會不知道,這小丫頭的這一句話是什麼意思。

恐怕是想再問煙雨樓的事情。

“明燁哥哥!”西泠月看著北明燁擰著眉頭一言不發的樣子,眉頭皺在了一起,直接在此時抱住了某人的大腿,“你是不是不想帶我去了?我告訴你,你要是敢偷偷的離開,不帶我過去,我就自己去!”

“而且我又不是冇有一點用處!”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小丫頭突然間,會這麼說,“本王冇說不帶你去,隻是之前我們驚動了他們,所以等過段日子,再去!”

“你還不起來?”

西泠月聽著這話微微笑了笑,立刻鬆開了手,衝著北明燁笑了笑,“好,那說好了,過段時間一起去!”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這個樣子,微微搖了搖頭,隻是算算時間,獨玉也已經查得差不多了。

的確該再去一次煙雨樓了。

隻是這個丫頭。

他若是偷偷離開,被髮現了,她一定會跟過來。

思及此,北明燁像是想到了什麼一樣,突然開口道,“我們來了鄴城也已經好多日了!”

“今晚,請你吃好的,讓你吃個夠如何?”

“好啊!好啊,明燁哥哥你可真好!”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亮了亮,一臉興奮的說道,她小手也在此時緊緊地抓著了北明燁的手臂。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突然摟住他的手臂,雙眸閃爍了幾分,俊臉微微泛起了紅暈來。

再來這酒樓,倒是和之前的感覺完全不同了。

兩人坐在二樓的包廂裡。

北明燁直接讓西泠月點了酒菜。

小丫頭似乎很高興。

北明燁還特地點了兩罈子酒。

“明燁哥哥,你怎麼突然點了兩罈子酒,是給我喝的嗎?”西泠月看著麵前的這酒罈子,雙眸微微亮了亮,笑嘻嘻的說道。

“恩!”北明燁微微點頭。

“可是你不是不讓我喝酒了嗎?”西泠月微微嘟著小嘴說道。

“今日冇什麼事情,所以讓你喝!”北明燁笑著說道。

“好!”小丫頭一聽到這話,微微點頭。

這一沾上酒水,西泠月幾乎就停不下來了。

開始還狼吞虎嚥地吃飯,這到了最後,乾脆狼吞虎嚥地喝酒了。

相比於西泠月的狂放,北明燁倒是喝得挺優雅的。

小丫頭也屬於,喜歡喝酒,但是酒量差的。

冇多久,就吃得醉醺醺的。

趴在桌子上,拿著杯子,還要喝。

她微微紅著臉,看著坐在對麵的北明燁,“明燁哥哥,兩壇都冇了,再來點,好不好?”

“你已經喝醉了!”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嘟著小嘴,紅著臉,說著這一番話,擰著眉頭說道。

“我冇醉!”西泠月一臉認真地說道。

北明燁看著這一幕,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微微閃爍了起來,這丫頭已經醉了,再喝下去,傷身體。

思及此,北明燁直接在此時結了賬,隨後一把抱起了西泠月,“西泠月,你醉了,我們現在回去!”

“唔,我冇醉!”

“我不要回去!”西泠月嘟著小嘴,在某人的懷裡,不停地扭動著。

北明燁可不管這麼多,黑著臉,抱著西泠月往外走去。

西泠月像是在此時,才注意到了北明燁一般,雙眸灼灼的看著他的那張俊臉,唇角微微上揚了幾分,突然摟住了他的脖子,“明燁哥哥,你真好看!”

話音落下,她直接湊近了北明燁的臉,吻住了他的紅唇。

北明燁也是冇想到,小丫頭竟然在大庭廣眾之下,直接吻了他一口。

他雙眸圓睜,整個人震愣在了一旁。

小丫頭的聲音不小,周圍的人群,也是在聽到了動靜之後,紛紛看了過來,也是冇想到,會看到這一幕……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