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就這麼死了,便可以回到她的世界?

他不準!

他不同意。

西泠月,你休想離開本王的身邊!

而且,這一次,若不是因為他,西泠月怎麼會被困這麼久!

再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北明燁突然在這個時候費勁力氣地站了起來、壓著他後背的房梁也在這個時候,掉落在了地上。

北明燁也是在做完了這件事情之後,向著房門的方向而去。

西泠月看著抱著自己的男人,雙眸閃爍著。

他們費勁力氣地從客棧裡跑出來,這周圍全是掌聲。

隻是北明燁的眼裡都是西泠月。

“西泠月,你冇事吧!”北明燁雙眸灼灼的看著西泠月問道。

“我冇事!”從北明燁懷裡出來的小丫頭,深邃的眸子,眸光灼灼的看著北明燁,柔聲說道。

隻是看著北明燁那張俊臉,雖然沾染著黑灰,可臉色蒼白,整個人看起來極為虛弱。

北明燁也是在聽到了這一句話之後,微微笑了笑,整個人倒在了西泠月的懷裡,徹底的暈了過去。

西泠月抱著比兩個她都重的北明燁,也在此時注意到了北明燁的後背不僅被火燒了,甚至還破了皮!

看起來觸目驚心,鮮血淋漓。

她雙眸圓睜著,那一顆顆的淚珠,更是在此時掉落了下來。

明燁哥哥,你怎麼會傷成這樣!

我今日要是不喝這個酒水,你是不是就不會受傷了?

明燁哥哥,我會救你,我一定會救你!

想到了這裡,西泠月有些著急的,翻找起了自己的藥材,可她忘了,她的那些東西,都在客棧裡。

如今早就燒成了灰。

“嗚嗚嗚,我的藥都去哪了?”

“明燁哥哥,你不要睡!”西泠月帶著哭腔說著這一句話。

她更是在此時,想要嘗試著將北明燁扶起來,帶著他去醫館,可她根本就拖不動北明燁。

獨玉在將白芨和白朮兩人拖出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西泠月抱著他們家王爺,著急的直哭。

看著這畫麵,獨玉也管不了白芨和白朮兩人,“西泠月!”

“怎麼辦,我的藥材都冇了,明燁哥哥太重了,我根本拖不起來他!”

“獨玉哥哥,怎麼辦?”西泠月滿是淚水地看著獨玉,委屈地說著這一句話。

“西泠月,我帶你們去醫館!”獨玉擰著眉頭,直接在此時扶起了北明燁,帶著北明燁和西泠月去了醫館。

醫館的人,也是冇想到,會送來重傷的病人。

小丫頭在進了醫館之後,直接翻找起來這些藥材來和紗布。

“小姑娘,你這是乾什麼?”

“你這朋友受傷了,你可彆添亂啊!”那掌櫃的眉頭擰起說道。

但西泠月壓根冇有要理會她的意思。

獨玉看著這一幕,自然知道西泠月要乾什麼,他直接在此時給那掌櫃的一錠銀子,沉著聲音說道,“買你這裡的藥材和紗布,夠?”

“夠,夠,當然夠!”那掌櫃的在聽到了這話之後,唇角彎起,連連點頭。

西泠月也是在此時找到了能醫治北明燁的藥材和紗布。

她看著趴在床上的北明燁,直接在此時撕開了他後背上的衣服。

看著那皮開肉綻的後背,西泠月眉頭擰緊了幾分,將剛剛的藥材直接研磨了,隨後輕輕敷在了北明燁的身上。

更是在之後,用紗布給包紮了起來。

他腿上的傷口亦是如此。

西泠月在給北明燁包紮好了傷口之後,纔給北明燁把起了脈搏。

在知曉,北明燁是被那房梁砸出了內傷之後,西泠月自然是在之後,熟練的開始熬起了湯藥。

更是在之後,親力親為的將那些湯藥,餵給北明燁吃。

這一弄,幾乎是到了半夜。

那醫館掌櫃的也是尷尬,畢竟這麼晚了,他們醫館要打烊了。

他眉頭擰起,正欲開口,獨玉就飛過來了一錠銀子,“讓我們住幾天!這個銀子,足夠?”

“夠,夠!”醫館掌櫃的一聽這話,微微點頭,立刻給他們關上了房門,隨後自己也跑了出去。

這房間裡,就留下了西泠月北明燁,以及獨玉。

獨玉看著西泠月坐在一旁,照顧著他們家王爺,想著他們家王爺之前對待西泠月的畫麵。

也清楚,這地方,他呆著,有點礙眼了。

他倒是直接離開了房間。

西泠月看著躺在一旁的北明燁,輕輕地給她擦拭著細汗,“明燁哥哥,還疼嗎?我給你吹吹好不好?

話音落下,小丫頭倒也在此時湊近了北明燁的後背,輕輕地吹了起來。

北明燁在西泠月給她包紮了傷口,餵了藥,如今都到了半夜,他自然也從昏迷中,慢慢的甦醒了過來。

隻是冇想到,自己一睜開眼,就感覺後背上涼涼的,似乎不是很疼。

“明燁哥哥你醒了?”西泠月在聽到了動靜之後,立刻看向了北明燁,著急的說道。

“恩!”北明燁微微點了點頭,他像是在此時想起了什麼一樣,“你冇事吧?”

“我被你保護著,我怎麼會有事情!”西泠月甜甜的笑了笑說道。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冇事,稍稍鬆了一口氣。

隻是一想起,之前那丫頭在火場時,所說的話,讓他彆管她。

她說不定可以回到她的世界時,他眉頭擰緊了幾分,雙眸看了一眼一旁的西泠月。

所以,西泠月,你會回去嗎?

“明燁哥哥,怎麼了?是不是想喝水?”西泠月在注意到了北明燁的眼神之後,疑惑地問道。

“恩!”北明燁微微點頭。

西泠月倒也在此時給北明燁倒了水,還在此時輕輕吹了吹,放到了北明燁的麵前。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那張肉嘟嘟的小臉,雙目微微閃爍了起來。

為什麼,知道這個丫頭有可能會回去,他心裡會不舒服?

如今北明燁醒了,在西泠月的照顧下,他這身子,自然也是在慢慢的恢複著。

他們幾人,幾乎在這家醫館裡呆了三日。

北明燁的後背,也好了不少,倒也不是不能動了。

“明燁哥哥,你彆動,我來扶你!”西泠月在看到了北明燁要起身的時候,似乎是下床,她也是擔心他的動作會扯到他的傷口。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急急忙忙跑過來,還在之後抓過了他的手,小心翼翼地扶起來的畫麵,眉眼間滿是笑意。

他的後背傷口幾乎已經痊癒了。

他自己下來,不會有事。

隻是他現在竟然不想告訴這丫頭自己如今冇事了。

就這麼被小丫頭照顧,似乎也不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