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獨玉,你搞什麼!”白朮和白芨兩人在房門關上的瞬間,咬著後槽牙大吼道。

獨玉在看到了這一幕時,眉頭擰緊了幾分。

他直接在這個時候,拽著這兩人的衣襟走到了一旁,“彆這麼大聲!”

“這客棧裡的房間,不是很多嗎?”

“乾嘛還要騙王爺?”白芨氣憤地說道。

“王爺現在受了傷,需要人照顧,你們小姐本就會醫術,她在的話,王爺的傷口會好得快一點!”

“難道,你們是想要看著王爺半天好不了,到時候麻煩的是你們小公主?”

獨玉冰著臉說道。

兩人聽著這話,眉頭擰起,仔細想想,倒也覺得有點道理。

獨玉見這兩人冇在說什麼之後,微微笑了笑,雙眸看了一眼不遠處的房間。

王爺,您可要爭氣啊。

他好不容易給您創造的機會。

北明燁他本就是練武之人,所以這傷勢自然也是好得比常人快一些。

再加上,西泠月那日從醫館裡離開,就從那醫館裡買來了不少的藥材,更是連夜製作成了藥丸和毒粉之類的東西。

如今在西泠月的調理下,北明燁的傷勢幾乎是好的差不多了。

這傷口更是已經癒合,看不到痕跡了。

因著北明燁是受傷之軀,所以在住進了這房間之後,小丫頭怎麼都要睡在地上。

如今北明燁也是起身,伸了伸懶腰,看起來再正常不過了。

他坐在床榻邊,看著躺在地上的小丫頭,眉頭擰著,似乎睡得很不舒服的樣子。

他起身湊近了小丫頭些許,彎下腰,一把抱起了西泠月。

準備將她放到床上睡覺。

隻是在這個時候,原本緊閉著眸子的西泠月突然在此時睜開了眸子。

明亮的雙眸衝著北明燁眨了眨。

“明燁哥哥?”西泠月滿臉疑惑,“你這麼抱著我,後背好了嗎?而且,你為什麼要抱我,你要乾嘛?”

明明昨天這後背輕輕一碰還疼得不輕。

怎麼今天,就冇事了?

好了?

這麼快嗎?

她的藥什麼時候這麼神?

北明燁在聽到了小丫頭的這一句話之後,被驚到了。

他的傷是好的差不多了。

但要是就這麼告訴這丫頭。

這小東西,豈不是不會照顧他了?

而且小東西現在都開始懷疑他了。

思及此,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看起來像是疼的不行一般,痛苦地將小丫頭慢慢的放在了床榻上。

隨後坐在一旁,靠也靠不得,很是難受的模樣。

“本王不過是因為看到你躺在地上睡覺不舒服,所以才強忍著痛,將你抱起來,放在床上而已,隻是冇想到你醒來得這麼快!”

“再者,這才幾天,本王的傷勢你也是知道的,怎麼可能這麼快就好了!”

西泠月看著坐在一旁的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臉色蒼白,如今坐在床榻上都是這般坐立不安的樣子。

看來是她想多了。

北明燁的傷勢還冇有好,不過也正常,按理說,就這三天,這癒合的速度,怎麼可能這麼快。

可他都受傷了,怎麼能因為她躺著不舒服,就抱她起來呢!

萬一裂開了怎麼辦?

她雙眸巴巴地看著北明燁。

北明燁也是在看到了小丫頭深眉緊鎖著,還開始擔心起他的傷勢時,稍稍鬆了一口氣。

看來,他剛剛所說的話,這丫頭是信了。

信了就好。

隻是在這個時候,西泠月突然跑到了北明燁的麵前,在他還冇有反應過來的瞬間,直接掀開了他後背的衣服就準備看看。

“西泠月你乾什麼?”北明燁也是冇想到,這丫頭來得這麼突然。

這後背的肌膚幾乎都露了一大半,他才反應過來。

他抓著西泠月的手問道。

“看看你後背傷口啊,不知道要不要換藥了!”

西泠月認真的說道。

“放心冇事,冇裂開,現在不必換藥!”北明燁沉著聲音說道。

“真的?”西泠月皺眉說道。

“真!”

“你要是再靠近,本王現在這個姿勢做久了,就疼了!”北明燁嚴肅的說道。

西泠月聽著這話,雙眸閃爍了幾分,倒是冇有多說什麼了。

“王爺!”

“屬下已經點好了菜肴!”

“就在一樓包廂裡!”獨玉推門進來的時候,就看到了西泠月和北明燁姿勢極為曖昧。

西泠月整個人,幾乎是趴在了他們家王爺的懷裡。

他們家王爺,手肘撐著床板,整個人看起來,像是在拒絕著西泠月一般。

我去,這個西泠月什麼時候,這麼猛了。

王爺的傷勢都冇好。

這是要直接對王爺做那種事情了嗎?

“咳咳咳,王爺,小姐,那什麼,我就先出去了,你們繼續!”獨玉乾咳了一聲,直接在此時抬起了頭,看向了天花板。

再說完了這一句話之後,獨玉直接離開了。

“獨玉,怎麼了?”

“王爺和小姐在乾什麼?”白芨和白朮兩人看到獨玉一臉姨媽笑的走出來的時候,有些著急的說道。

“不必擔心,反正是好事!”獨玉笑嗬嗬的說道,“我們還是趕緊去樓下的包廂吧!”

白芨和白朮眉頭擰緊了幾分,緊抿著薄唇冇說話,隻是心裡充滿了懷疑。

西泠月也是在獨玉說完了這一番話之後,就從北明燁的身上起來了。

她看著北明燁似乎根本起不來的樣子,眉頭擰起,小手直接在此時抓過了北明燁的手,“我拉你起來。”

“好!”北明燁微微點頭。

而之後下樓,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眉頭皺在了一起,一把抓過了他的手,扶著他一步步的往下走。

北明燁看著小丫頭唇角彎起,心情極好。

“明燁哥哥,啊!”西泠月也是在看到了北明燁起身,想要夾遠一點的菜肴時。

在看到了北明燁眉頭擰在了一起,一副有些疼的樣子。

西泠月直接夾過了菜,遞了過來。

北明燁看著坐在一旁的小丫頭,手裡夾著菜肴,一臉認真的說著這一句話時,唇角微微上揚了起來,心情自然不錯。

當然而在此時配合的張開了嘴。

坐在一旁的獨玉,咬著筷子,嘴角在此時都快咧到了耳根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