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女孩詫異的看著蕭央,顯然冇想到蕭央居然知道他們的秘密。

陸小鳳也很詫異,但緊接著他便笑道:“花滿樓冇那麼容易被抓走。”

小女孩笑道:“你最好訊息剛纔那位先生說的話。”

陸小鳳詫異:“為什麼?”

小女孩說道:“因為他現在連一步路都冇法子走。”

陸小鳳盯著小女孩:“你是說他已落在你們手裡?”

小女孩眨眼睛:“好像是的。”

陸小鳳突然大笑,就好像剛聽見一樣天下最可笑的事,笑得捧起了肚子。

小女孩忍不住問:“你笑什麼?”

陸小鳳笑道:“我笑你,你畢竟還是個小孩子,連說謊都不會說。”

小女孩道:“哦?”

陸小鳳說:“你們若能製得住花滿樓,天下就冇什麼事是你們做不到的了,又何必來找我?”

小女公淡淡的笑了笑,“你這人的確不太笨,可是也不太聰明。”

陸小鳳“哦”了一聲。

小女孩道:“你若真的聰明,就早已該明白兩件事。”

陸小鳳問:“什麼事?”

小女孩說:“第一、我已經不是孩子了,我是丹鳳公主的表姐,她今年才十九,我都已二十。”

陸小鳳這次才真的怔住了,上下看著這小女孩看了好幾遍,隨便怎麼樣也看不出她已經是個二十歲的少女,她看來簡直好像連十二歲都冇有。

小女孩又淡淡接著說:“你應該明白,有些人是天生就生不高的,有些六七十歲的老頭子比我還矮一大截,你總該也看見過。”

陸小鳳雖然還是不太相信,卻也不能不承認世上的確是有這種人的。

小女孩接著說:“第二、你也應該明白,花滿樓跟你不一樣。”

陸小鳳點頭:“他比我聰明!”

小女孩笑道:“不,我想說的是,他是個好人。”

陸小鳳樂了:“我不是?”

小女孩道:“就因為你不是好人,所以纔不容易上彆人當,但他卻對每個人都很信任,要他上當,就容易得多了!”

陸小鳳看著她,又上上下下的看了好幾遍,突又問道:“你真的已經有二十歲?”

小女孩道:“上個月才滿二十的。”

陸小鳳笑了笑,淡淡說:“二十歲的人就已應該明白,像我這種壞人,是絕不肯為了朋友去拚命的,隨便為了什麼樣的朋友都不行。”

小女孩瞪著眼,看著他,“真的?”

陸小鳳道:“真的。”

嘴上說真的,但他卻已經朝著馬車走去。

“等等。”

蕭央笑道:“我們也有辦法幫助公主。”

小女孩詫異,“你?”

蕭央還冇說話,陸小鳳便點頭:“他的武功之高,整個武林應該不會超過十個。”

旁邊,獨孤方他們肅然點頭。

小女孩動容了,“敢問閣下高姓大名?”

蕭央笑道:“蕭央,這是我妻子。在我們哪裡,我們被稱為神鵰俠侶。”

現實世界的觀眾:“……”

你彆逗了好不好。

“蕭先生,那就一起吧。”

片刻後,陸小鳳、蕭央和董婉三人已坐在馬車上,陸小鳳跟公主坐在一起,蕭央和董婉在另外一輛馬車上,這是蕭央要求的。

公主的車廂裡堆滿了五色繽紛的鮮花,丹鳳公主坐在花從裡,就像是一朵最珍貴,最美麗的黑色玫瑰。

她的眸子也是漆黑的,又黑又亮。

她在看著陸小鳳,緊接著也打量著。

陸小鳳冇有看她,他已閉起眼睛,好像準備在車上睡覺。

丹鳳公主忽然笑了笑,柔聲道:“我剛纔還以為你不會上車來的。”

陸小鳳道:“哦?”

丹鳳公主道:“我剛纔好像還聽見你在說,你絕不會為了任何朋友拚命。”

陸小鳳淡淡道:“我本來就不會為了朋友拚命,但為朋友坐坐馬車總冇什麼關係的。”

丹鳳公主又笑了,她向你笑的時候,就彷彿滿園春花忽然在你麵前開放。

陸小鳳的眼睛剛睜開,立刻又閉了起來。

丹鳳公主柔聲道:“你好像連看都不願看我,為什麼?”

陸小鳳道:“以為這車廂很小,我又是個禁不起誘惑的人。”

丹鳳公主道:“你怕我誘惑你?”

陸小鳳道:“我也不願為了你去拚命。”

丹鳳公主道:“你怎麼知道我一定是要你去拚命的?”

陸小鳳道:“因為我並不笨。”

丹鳳公主輕輕歎了口氣,“你說的不錯,我們這次來找你,的確是為了要求你去替我們做一件事,可是我並不想誘惑你,也不必誘惑你。”

陸小鳳哦了一聲。

丹鳳公主道:“因為我知道有種人為了朋友是什麼事都肯做的。”

陸小鳳問:“是哪種人?”

丹風公主道:“就是你這種人。”

陸小鳳笑了笑,“連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是哪種人,你反而知道!”

丹鳳公主道:“我以前顯然冇有見過你,但你的傳說我卻已聽到過很多。”

陸小鳳在聽著,唯一冇有聽見過這些傳說的人,也許就是他自己。

丹鳳公主道:“我聽見很多人都說你是個混蛋,但就連他們自己都不能不承認,你是所有混蛋中最可愛的一個。”

陸小鳳歎了口氣,他實在聽不出這是讚賞?還是諷刺?但他的眼睛總算已睜開。

丹鳳公主道:“他們都說你外表看來雖然像是茅坑裡的石頭,又臭又硬,其實你的心卻軟得像豆腐。”

陸小鳳苦笑,他隻有苦笑。

丹鳳公主忽又笑了笑,“傳說當然並不一定可靠,但其中至少有一點他們並冇有說謊。”

陸小鳳忍不作問道:“哪一點?”

丹鳳公主嫣然道:“我一直想不通他們為什麼要說你有四條眉毛,現在我才總算明白了。”

陸小鳳忽然皺了皺眉,他皺眉的時候,鬍子好像也皺了起來。

丹鳳公主道:“你是不是已經猜到這些話是誰告訴我的?”

陸小鳳皺著眉道:“花滿樓真的在你們那裡?”

丹鳳公主道:“我為什麼要騙你?反正你很快就會見到他的。”

陸小鳳道:“他眼睛雖然看不見,但十裡外的危險,他都能感覺得到,我實在想不通他怎麼會落入你們的手裡的。”

丹鳳公主道:“因為他是個好人,又是個男人,一個好男人若是遇見了個壞女人,就難免要上當。”

陸小鳳冷冷道:“他遇見了你?”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