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你好,海德拉斯,請問你為什麼來蒙德?”派蒙疑惑的問道。

“聽說蒙德是喜歡自由詩歌的人聚集的地方,楓丹的藝術有很多但音樂劇我們與蒙德相比也是不弱的,雖然楓丹的藝術相比機械與法律比較低,但是楓丹人民可擋不住對他的喜愛,就是來比比看哪個更強一點,想要和蒙德人來一場音樂的較量”海德拉斯回答道。

聽完,海德拉斯的話,就是跟蒙德人比音樂誰更高一籌,雖然他自己不懂音樂,也不懂其中的藝術,但現在可以去瞭解瞭解。

“這怎麼聽就像強者之間的對決”派蒙說道。

“我覺得溫迪可最會詩歌,他可自稱‘最提瓦特最棒的吟遊詩人’了,你可以去跟他比一比”空一說到溫迪就滿腦子都是唉嘿,想想都頭大。

“哦,看來你說的溫迪應該是一個音樂強者了,真想跟他較量較量”海德拉斯饒有興趣地說道。

‘冇想到這麼快又要見麵了,既然要見麵那就來幫我測試一下【烈風之詩】的強度如何吧’(海德拉斯的內心活動)

“溫迪經常在酒館裡麵出現,那我們去【天使的饋贈】吧”派蒙很肯定的說道。

“那我們走吧,我都有點迫不及待了”海德拉斯激動的說。

進入到酒館裡,隻有迪盧克在吧檯那裡擦拭酒杯,其餘的都是蒙德的普通民眾在桌椅上喝酒,還有一些喝的爛醉如泥地趴在桌子上睡著了。

“看來你們說的那名吟遊詩人不在酒館裡呢”海德拉斯有些失望的說道。

“唉,那個酒鬼居然不在酒館裡?那我們去問問迪盧克姥爺。”派蒙說道。

“你好,迪盧克老爺,你有冇有看到溫迪呢?”空問道。

“哦,我一整天都在這,冇看到那個吟遊詩人,倒是覺得很奇怪,不過你們也可以去彆處找找看”迪盧克回答道。

“沒關係的,旅行者,正巧剛來蒙德城我可以到處看看,說不定就遇上了呢,所以我先走了”海德拉斯說道。說完就走出酒館,隻留迪盧克和空還有派蒙三人。剛出酒館就往蒙德城外的風起地的方向走去了。

“我應該叫你吟遊詩人溫迪還是叫你蒙德風神巴巴托斯呢?”在風起地大樹旁正在用他自己的元素能量補充著被【樂師】吸走的元素能量,一個戲謔和質問的聲音從溫迪身後響起,轉過身看到的不是彆人就是【樂師】。

“看來你喜歡找人麻煩嘍?”溫迪疑問道。

“嗬嗬,那倒冇有,隻是之前那場音樂的【對決】還冇分出勝負,不是嗎?”【樂師】回覆他的疑問。

“唉嘿~,有這回事嗎?我怎麼不記得了呢”溫迪笑著問道。

“哈哈哈哈,你還是像從前一樣,我這有一件東西,一件令你震驚的東西,你想看看嗎?”【樂師】笑著說道。

“哦~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就拿出來讓我瞧瞧看”溫迪饒有興趣的說道。

【樂師】召喚出【烈風之詩】,溫迪覺察到這股風元素能力不受他控製,這讓溫迪眉頭緊皺,一股比他風神更強的風元素崩發出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