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這是……怎麼可能,你隻是一個音樂世家的人,怎麼會鍊金鍛造”溫迪眼瞳收縮,眼睛睜得大大的,臉上寫滿不可置信。

“哈哈哈哈,怎麼想知道我這鍊金術和鍛造術是怎麼來的?那也不妨告訴你,這把琴中有你的力量,有颶風之種,有東風之龍的羽毛,還有自在輕鬆石的力量再加鍊金術的力量”說著,【樂師】一臉壞笑的看著眼前還冇從震驚中緩過來的溫迪。聽完【樂師】的話才慢慢地從震驚中緩過神來。

“原來你來這就是為了這個嗎?”溫迪皺了皺眉疑惑的問道。

“是也不是,來著是冰之女皇賜予我的任務,你也不是同樣的“意見”嗎?難道你想讓虛假永傳於這片大陸,被人發現隻是時間問題而已”【樂師】冇有直接回答溫迪的問題,反而向溫度提出之前的“商談”。

“不過你得告訴我,你的鍊金術從哪裡學來的”溫迪用質疑的語氣問道。

“那倒要看看你的實力如何讓我說出口了”【樂師】挑了挑,明擺了就是你想知道得看你的實力了。

【樂師】指尖一彈一道月牙形的青色風刃向溫迪攻去,溫迪急忙化作流風側身躲閃,立刻掏出自己的武器進行反擊,琴絃一調動一股颶風向【樂師】方向襲去,【樂師】站在原地不慌不忙的看著眼前的颶風,耳墜隨風搖擺,髮絲隨風飄逸;手中的琴絃一彈,颶風突然改變方向向溫迪的位置襲去。溫迪將心中震驚壓製下去,撥動琴絃颶風立刻消散,被他捲起的石頭,或是周圍的花草都在空中掉落在地,最慘的還是風起地的大樹,原本被【樂師】吸走了力量,之前還被他們的戰鬥波及到,現在的樹枝上的葉子也寥寥無幾。如果樹能罵人,現在就問候他們祖宗十八代了,亦或是你們不能去彆的地方打嗎?偏要在我這打,去彆的地方是能把你們怎麼得了***……。

這時一道聲音遠遠傳來將他們打斷了。

“喂,賣唱的,海德拉斯有冇有事啊?”

原來是派蒙與空做任務時,感覺到風起地有很很大的風元素力量纔過來檢視,這時,無論是海德拉斯還是溫迪都收起自身武器,等他們走過來詢問:

“海德拉斯,溫迪你們知道剛剛風元素力量怎麼回事?”空詢問道。

“唉嘿,有過嗎?剛剛我們隻是在交談著有關音樂的事情,但是被一股大風打斷了”溫迪笑著回答,隱瞞了剛纔的戰鬥過程,就像剛纔的戰鬥冇有發生過一樣。

“的確如此”海德拉斯說道。

“但是為什麼這裡亂糟糟的,就像剛纔打仗了一樣”派蒙撓著頭問道。

“那可能是因為剛剛的大風吧”溫迪回答道。

“那也不可把石頭吹起來吧”派蒙問道。

“風的威力可不一般哦,小派蒙,如果你當時在場,你就會被吹走了”溫迪一邊調侃派蒙,一邊看著海德拉斯回答道。派蒙被氣的直搓腳,索性不搭理他了。

“海德拉斯,你不是要跟溫迪比拚嗎?”空說道。

“或許已經不用,我收到來信我姐姐的來信,說有事找我商談,”說著從衣服口袋中拿出一封信件給他們看一眼就收回去了。

“唉嘿,那太可惜了,或許下次我們再來比拚吧”溫迪表麵笑著回答,心中暗自快讓他走。

“嗯,有緣再見”說完就走了,走之前經過溫迪時,用隻有他們兩個人聽得到的話笑著說:謝謝你,我初次給你的見麵禮,你應該很驚訝,但是我可不止一把哦~。

溫迪聽著完臉上寫滿不自然,但很快轉變,看著海德拉斯的背影,心中不時一些擔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