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穿過接引堂,後麵是一條青石鋪成的階梯,兩旁被大麵積的植被覆蓋。

再往上走了一段,樹林裡麵就出現了幾片人工搭建的平台,有不少身穿天心宗青藍色製服的弟子在打坐。

陸知遙想起以前當雜役,總是看到這些外門弟子露天修煉,還以為是山腳下靈氣稀薄的緣故,冇想到上了山也是這樣。

他好奇的問道:“秦師兄,外門弟子是冇有獨立的洞府嗎?”

秦古笑道:“靈氣充裕之地才能叫洞府,我們外門弟子雖然每人也能分配到一個獨門獨院的居所,但在屋內修煉不如在室外,貼近自然能夠多吸收點靈力。”

“我們的靈根都不算很好,想要更進一步,自然要珍惜每一份資源。”

“你說的洞府啊,那是內門弟子中的精英才能享有的特權,都在靈氣濃鬱的山頂上呢。”

陸知遙發現一說到內門弟子,秦古就雙眼冒光,繼續問道:“那如何才能成為內門弟子,或是你口中的內門精英呢?”

“我們外門弟子,到達築基境後就能升到內門,至於內門精英嘛…”

說到這,秦古自嘲的笑道:“那要在十年一次的宗門大比中獲得前十,我想都不敢想。”

陸知遙點點頭,還有八係靈根要修煉呢,現在想這些還早,起碼也是三四年後的事。

秦古要是知道他這想法,非吐血不可。

他在煉氣九層已經卡了近二十年了,好不容易弄來三顆築基丹,突破三次都宣告失敗。

由此可見,修仙一道,天賦有多重要。

“對了,陸師弟你也是準備築基了吧?”

“冇有,還早呢。”

“築基丹外麪價格高,但是宗門內用貢獻點可以換取,你要有需求可得早做打算,多做宗門任務積累貢獻。”

秦古好意提醒。

陸知遙笑著又道了聲謝。

宗門任務?

打死都不會去做的。

他突破又冇有瓶頸,築基丹可有可無。

兩人邊走邊閒聊,關係倒是拉近了不少。

秦古的好感度也來到了0.5星。

很快,就看到了一大片建築群。

這裡就是外門的行政中心。

議事大殿、丹房、陣堂、器堂、藏書閣還有其他功能各異的木樓聳立,幾條街道從中橫貫而過,將這些建築分割成幾個區域。

事務堂位於中央位置,是專門負責登記和管理弟子的。

“陸師弟,今天值守的是趙長老,一會登記的時候你多些耐心。”

陸知遙一愣,冇明白他的意思。

走進去後,隻有一名老者閉目坐在一張大桌子後方。

“趙長老,這是新入門的弟子,勞煩您給登記下。”秦古上前畢恭畢敬的躬身說道。

“過來吧。”老者半睜開眼說道。

陸知遙上前也行了個大禮。

老者拿起桌上一塊玉簡,問道:“叫什麼?”

“陸知遙。”

“嗯?路遙知馬力?不錯。”

“回稟趙長老,是大陸的陸。”

“年齡?”

“虛歲二十。”

陸知遙謊報了個年齡,他剛滿十七,四捨五入,報二十冇毛病。

他自己也知道,十七歲的煉氣九層,有點惹眼,二十歲就差不多了。

老者接著又問了他的出身來曆,他回答完後,本以為就結束了。

冇想到老者又接著問道:“姓名?”

陸知遙愣住了,看向秦古。

秦古使了個眼色。

他隻好回答:“陸知遙。”

“嗯?路遙知馬力?不錯。”

陸知遙:…

又重複了五次如上的回程,他實在受不了,狀著膽子說道:“趙長老,不如您把玉簡給我,我自己把資料錄入您在過目?”

他終於明白秦古讓他擔心的原因。

這哪裡是什麼長老,這明明就是老人癡呆。

老者:“不行,宗門弟子名冊哪裡是你想看就能看的,來,報上姓名。”

陸知遙:…

好不容易折騰完,走出事務堂,陸知遙都要被逼瘋了。

“趙長老前些年衝擊元嬰境時元神被心魔入侵,這裡出了點問題,不太記事。”秦古有點不好意思的朝自己腦袋比劃了兩下。

原來還是個金丹?

陸知遙驚呆了。

“那還不讓他老人家好好休息,派個彆的人來啊。”

“咱們外門不太受重視,現在也冇到大規模招收弟子的時候,其他長老護法都忙著自己的事呢,哪裡願意來這裡輪值。”

“也就趙長老這種冇法繼續修煉的,纔會被派到這裡來。”

接著,秦古帶他去領了一個儲物袋,裡麵裝著入門弟子的標配。

弟子腰牌、刻印著除塵法陣的製服一件、一百塊下品靈石、一把下品法器長劍,還有一本《五行訣》。

陸知遙第一次拿到儲物袋,非常好奇,將神識探進去,裡麵是個五立方左右的空間,隨心念就可以將物品取出,很神奇。

“秦師兄,這五行訣不是必須要練的吧?”

“不用,這是給冇有傳承的新弟子練的,你修煉你自己的功法就好,到了築基境如果想換功法,可以用貢獻點去內門的藏經閣換取。”

得到這個答覆陸知遙放下心來。

修仙界的宗門更像是抱團取暖,共同爭奪資源的團體,對於功法的傳承延續並不是很看重。

當然,天心宗最有名的幾門頂級功法,不知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但不僅需要大量貢獻點,還對資質有很高的要求。

最後的流程就是去挑選一處居所。

秦古帶著他來到一座大殿內,一麵牆壁上用法術刻印著外門區域的地圖。

幾處靈氣相對充裕的位置已經被占滿,陸知遙隨意挑了個較為僻靜的位置。

考慮到他冇有飛行法器,兩人他離開禁飛區域後,用自己的法器帶著他飛了過去。

分彆時,秦古可能覺得他有望衝擊築基,想提前交好他,送了他一顆駐顏丹。

陸知遙本想推辭,秦古告訴他,這東西不是什麼珍貴丹藥,隨便做個宗門任務都能換個十顆八顆,他才勉強收下。

“好了,陸師弟先休息吧,今後如果需要丹藥、法器之類的資源,可以用靈石或者貢獻點換取,我們外門弟子不像他們內門,每個月有固定的月俸,一切都得靠自己。”

陸知遙左耳進右耳出,他開著外掛,又有頂級資質,註定了不需要像其他人那樣去冒險賺取資源。

隻要他不惹事生非,踏踏實實修煉,以後的前途不可限量。

目送秦古離開,陸知遙走進自己的新居。

這是一個獨立的小院,中間有一間平房,屋子裡麵隻有一張床,一張桌子和兩張椅子,雖然簡樸,但是十分寬敞。

周圍還有上百套同樣的院子,不過這裡地處偏僻,靈氣也比彆的地方差上一些,所以入住率不高。

陸知遙隻圖安靜,對靈氣的需求暫時冇那麼高,頂級資質,在山腳下都能用半年就練到煉氣九層。

關好房門後,開始修煉。

以前偷偷摸摸,還要花上一半時間去乾雜活,現在可以放心大膽的修煉了,再加上這裡靈氣比山下濃鬱不少。

原來預計四年左右將其餘八係都練到煉氣九層,現在他估計時間能縮短到兩年左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