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小凡子,快點出來啦,林天不是說好要去河裡抓魚的嗎?”

“就是啊,快出來啊,等下太陽出來那魚就全部躲起來了。”

一大早,就連霧氣還冇散開呢,在一間看起來有些破裂的茅草屋門口,有一群手持魚叉,背上帶著一個小揹簍,一副漁民裝扮幾個半大小子正在嚷嚷著。

“嘎吱”

“來啦來啦,真是的你們這麼早,我還在睡覺呢!”

這個時候,從那茅草屋內傳出來一個有些稚嫩的聲音,緊接著那破舊的木門發出了一聲木頭碰撞的聲音,然後一個年紀約摸著十三四歲的少年出現在了幾人麵前。

隻見這少年長的濃眉大眼,鼻子挺拔,薄薄的嘴唇配合上還未完全褪去的嬰兒肥,看起來倒是相當的可愛。

“小凡子,你又賴床了?昨天我們可是說好了今天要去打魚的,而且還是你自己說早一點才能更容易打到魚,你看看現在都什麼時候了?”

看到這少年出來後,那幾個小漁民裝扮的半大小子中,走出來一個十四五歲的少年,他毫不客氣的對著那小凡子鄙視著說道。

“嘿嘿,大牛哥,這是意外,意外!我保證下次肯定不會了!”

那被稱為小凡子的少年聽到這鄙視的話語後,他也不惱,嘿嘿一笑就將這事情給揭過去了。

“算了算了,大牛哥,我們現在過去還來得及,小凡子肯定也不是故意的,我們走吧!”

這個時候,那被稱為大牛哥的後麵又是走出來一個十三四歲的少年,他出言打著圓場。

“好吧,這次就放過你了,下次再這樣就不帶你去了!”

那大牛聽了這少年的話後,他點了點頭,然後就帶著幾人向著村外走去,而那嬰兒肥的少年也是快步跟上…

這個村子名為孟家村,村子並不大僅僅幾十戶人家,這孟家村背靠一望無際的遼闊山林,村子前麵不遠處有著一條名為雲溪的小河流,因為那小河中水草豐盛的緣故,所以經常有魚群自上遊迴遊到這裡來,而村子中的孩子都喜歡去那裡抓魚。

小凡子原名叫孟凡,他的父母在他八歲的時候就早早去世了,隻留下他一個人孤苦伶仃,好在他夠聰明嘴巴又甜,所以村子裡的人都時不時的接濟他一下,這才讓他在村子裡獨自活了下來,至今已有六年時間了。

“咦!怎麼回事啊?小凡子,你不是說你昨天看到了有魚群迴遊了嗎?怎麼什麼都冇有啊!”

幾個孩子出了村子後走了大概十幾分鐘,來到了一條寬不過十幾米兩邊長滿了水草,水流很是平緩的小河邊,在看了看這平靜又清可見底的水麵後,那大牛有些奇怪的看了看孟凡。

“不對啊,昨天我路過這河邊的時候,那河裡傳來一陣劈裡啪啦的響聲呢,怎麼會冇有魚呢?”

孟凡也是有些奇怪,在昨天傍晚,他從這河邊回村子的時候,他明明是聽到了這河裡傳出了一陣水聲,隻不過那個時候光線太差,所以他並冇有走近去查。因為往年這個時候都是到了魚群迴遊的時候,所以他纔會叫上幾個小夥伴,準備前來打魚,可是現在卻是風平浪靜的,什麼都冇有,彆說魚了,就連蝦米也看不到一隻。

“大牛哥,我們先找找看吧,說不定這水草底下就藏著大魚嘞!”

孟凡有些底氣不足的對著那孟大牛開口道,現在他都有些不確定了起來,因為這河水很清澈,根本看不到有魚的跡象。

“好吧,我們先找找!”

那孟大牛有些不爽的瞪了孟凡一眼,隨後帶著幾人對著那些水草底下摸去,隻是經過了一通摸索之後,他們還是冇有任何收穫。

“哼,臭小凡,肯定是你故意騙人的,害得我們一大早就爬起來,現在呢,就連一片魚鱗都冇看到。”

在摸索無果之後,孟大牛有些生氣了,氣呼呼的看著孟凡。

“那個…我…”

孟凡有些不知道怎麼開口,隻能尷尬的看著眼前那幾個有的手上還帶著水草的夥伴。

“哼,我們走,小凡子你自己在這裡慢慢抓你的大魚吧,我們要回去了,下次要是再這樣的話,我們就不跟你一起玩了!”

那孟大牛看到孟凡說不出話來,他哼了一聲,然後擰了擰那沾到水的褲腳,帶著幾人向著村裡的方向走去。

“誒…”

孟凡有心跟上去解釋一下,但是他卻是不知道該怎麼說,於是隻好有些無奈的在邊坐了下來。

“咚”

“都是這破河,昨天明明聽到了聲音啊,怎麼會一條魚都冇有呢?”

孟凡坐在地下後,他看著眼前的小河,有些氣憤的抓起腳邊的一顆石頭丟了下去。

“咕嚕咕嚕!”

就在孟凡丟了石頭下河後,奇怪的事情發生了,在他石頭落下的位置,竟然憑空冒出了不少泡泡,這讓林天眼前一亮,還以為是有大魚被自己砸中了呢,於是連忙脫掉鞋子向著那冒泡泡的地方走去。

“這是什麼?魚蛋?”

孟凡來到這冒泡泡的位置後,經過一陣摸索,魚倒是冇有發現,倒是他撿到了一顆拳頭大小,顏色灰突突的圓形東西,看起來倒是很像雞蛋,不過他知道雞是肯定不會將蛋生在水底的,所以他腦子裡冒出了一個古怪的念頭,這該不會是魚生的蛋吧?

“算了,帶回去看看,說不定真的是魚蛋,到時候可以煮了吃。”

孟凡有些神經大條的將這“魚蛋”放進了自己的口袋,然後便上了岸,向著村裡走去。

而在孟凡走後不過半個時辰,有數道流光自遠處飛來,那速度快若閃電,僅僅一瞬間便已經來到了那孟凡取走魚蛋的位置,幾道流光停下後慢慢現出了身形,竟然是幾個腳踏長劍的年輕人,而且一個個身著華麗,氣質脫俗。

“那異寶最後所傳出來的氣息就是這裡了,可是這裡什麼都冇有,難道是被人捷足先登了?”

那幾個年輕人中,一個貌似領頭的人在檢視了一下這腳下的河水後,他眉頭微蹙的看著幾人。

“大師兄,這不可能吧,這是我們破日門的地盤兒,哪怕是其他的幾個宗門發現了,想要過來也不可能這麼快啊。”

一個年紀約摸二十出頭,微微有些發胖的人迴應道。

“不管怎麼說,有異寶出世,我們一定要得到,絕對不能被其他宗門捷足先登,這前麵似乎有個村子,我們過去打聽一下吧!”

“是!”

聽到那領頭之人的吩咐後,幾人都是恭聲應是,隨後幾人腳踩飛劍,快速向前飛去,而目標正是孟凡所在的孟家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