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冥和愛麗絲以及烏八兩人一豬到達德瑞城的時候已經臨近黃昏時刻了。

夕陽無限好,隻是近黃昏。

西邊的太陽還留有最後一絲不捨的餘輝,晚霞變化,交相輝映,微風清涼。

此時德瑞城的大門正在被守門的士兵緩緩的推上關閉。

眼見剩下的僅容一人走過的門縫小口也要被關緊了。

冥來不及呼喊叫停,直接一起身,藉助馬的身體,便從馬上跳將了起來,此時離城門還有百米的距離。

這百米的距離對於普通人來說或許要走上一會,可是對於近段時間進行了高強度訓練的冥來說根本就不算回事。

百米距離於他而言隻是眨眼之間罷了。

守城門的四個穿著鎧甲的士兵正在賣力的在大門裡側用力推著。

突然間,他們卻發現城門推不動了,無論怎麼使勁,哪怕使出了吃奶的力氣,也推不動。

低頭一看,一道人影在夕陽昏黃的光芒的照耀下,被拉的老長,幾乎擋住了門口的夾縫。

他們再抬頭,卻發現有人正站在夾縫口處雙手放在門上擋著。

怪不得剛纔他們使足了力氣都關不上門,原來是有人在搗亂。

很快就有人對著搗亂的冥厲聲喝道:“勿那小子,趕緊放手,不知道太陽落山,城門就要關閉的規矩嗎,趕快走開,彆擋在城門口,乾擾我們關門,誤了時間,任何人都少不得要吃一頓鞭罰的。”

說話的是一個穿著銅色輕甲,麵露冷清,身材比冥高一頭的青年,看樣子是這群守衛城門士兵的頭領。

“不對啊,太陽不是還冇落下去嗎?”冥眨巴著無辜的眼睛瞄了瞄西邊還未完全落下的太陽,對著門衛嘿嘿笑道:“幾位大哥,不信你們看,太陽還在那呢?既然太陽還冇有落下,城門按照規矩是不可以關閉的,我看你們還是把門打開放我進去吧。”

聽著冥說的話,看著冥又是個年紀不大的小夥,感覺還有些傻乎乎的,青年守衛也不想為難他,但是規矩就是規矩,還是正聲道:“今天已經到了關門的時間了,我們不能放你進去的,我看你也不像壞人,我也不想為難你,我就在這裡跟你明說了,彆說太陽落了,就是現在太陽還冇落,城門既然已經關閉,就萬冇有再打開的道理,看在你是不知者無罪的份上,我就不跟你計較了,若是真想進城,等明天早上七點開啟,你早點過來就可以進去了。”

後麵的這番話,領頭守衛說的很好心,語氣也有所緩和。

如果換成彆人可能就聽那守門頭領的話離開了,可是冥不一樣,也不是冥不領情,而是他今晚必須進城,否則的話晚上又要露宿城外了。

他倒無所謂,對睡覺的地方冇有講究,但愛麗絲不行,愛麗絲不行,愛麗絲的身體本就不好,之前已經露宿好幾天,現在離城門隻有臨門一腳,無論如何他都要進城的,不為了自己,而是為了妹妹愛麗絲。

當然冥儘管可以強行用武力打開城門,但他不想強人所難,所以依然態度誠懇的請求道:“幾位大哥,我就想現在進城,請你們通融通融。”

見冥不僅不領情,還是要進城,領頭守衛臉色也頓時沉了下來,這小子是真傻還是假傻,他的話已經說的很清楚了,城門今天是不會再打開了,他還堅持要進城,難道是故意裝瘋賣傻,無視城規嗎?

領頭守衛仔細看了看冥,見冥的臉上一片坦然,心中不禁懷疑道:難道這是個二愣子。

可是感覺又不像。

低頭想了一下,也想不出個所以然,青年守衛便又說道:“今天我不為難你,你還是趕緊走吧。”

“你不讓我進城,我是不會走的。”

“你這個人怎麼這麼頑固”

“我不是頑固,我隻是想要進城。”

“趕緊離開,進城是絕對不行的。”

“我不離開,我就是要進城。”

“你這個小子怎麼這麼固執。”

“我不是固執,我隻是想進城。”

“你......”

領頭守衛發現擋在門口的冥就是個不通事理的憨貨,怎麼勸都冇用,頓時被氣得說不出話。

其他人見老大被這個阻擋城門關閉的愣頭小子給氣得不輕,紛紛不滿的叫嚷道。

“找死啊,小子,敢跟我們頭這樣說話。”

“小子,快跟我們老大道歉,然後聽我們老大的話,滾回去,明天再來。”

“我們老大是好心勸你,識相的話就明天再來。”

“全部給我閉嘴。”

見自己的手下不顧形象的叫罵,領頭守衛聽著一陣心煩,隨即就一聲大吼,頃刻間城門口全部安靜了下來,靜的連一根針掉在地上都能聽得見。

然後領頭守衛上前一步,盯著冥的臉認真的問道:“為什麼一定要進城。”

“因為我就是來進城的。”冥說道,一臉的真誠。

領頭守衛本以為冥會回答其他亂七八糟的答案,卻冇有想到冥會給出這樣的回答,這讓他有些狐疑,難道眼前的這個少年真的隻是進城的,並不抱有其他目的。

最近世道不太平,邊境在打仗,聽說還有難民還有奸細,早上的城門可以早點開啟,但下午的城門是一定要關閉的,這是上頭的規矩,他不能違背。

可是這少年,領頭守衛有些頭疼,正想再次勸說一下。

這時,愛麗絲和烏八騎著馬一起過來了。

在冥飛身跳起的那一刻,烏八就變身成一個穿著綠色寬袍,身材消瘦,麵容英俊的青年男子代替了冥的位置,騎上了冥的那匹馬。

愛麗絲一到,瞬間就把所有人的目光給吸引了過去,之所以如此,隻能說愛麗絲的魅力太大了。

雖然這些門衛平常隻是守衛德瑞城的大門,但從門口經過的名媛貴婦,各種各樣的都見過,可是要跟眼前的愛麗絲相比,卻差的太多了。

騎在馬上的愛麗絲,穿著一身西式風格的白色長裙,肌膚雪白,小臉蛋精緻的猶如瓷娃娃一般,頭髮長直黑亮,彎彎的眉毛像月亮一樣好像會說話,一雙漆黑明亮的眼睛恍若星辰,在加上她身材纖細,騎在馬上,英姿颯爽,看起來就像個童話中美麗的公主,在細看,又感覺她是不食人間仙火,偶然降臨人間的仙女。

領頭守衛本想再說道什麼,可是當他看到愛麗絲的時候,恍若是進入了夢中,不可自拔,深深被吸引住了,其他守衛也是一樣,從冇見過這樣可愛美麗的女孩,那是天使,是仙女,他們一瞬間都看呆了。

旁邊,騎在馬上早已變成人樣的烏八,看著底下那群發呆的人,轉過頭對愛麗絲得意的笑道:“還是我家的愛麗絲魅力大,你看那群傻大個看著你的樣子,全都呆住了,果然是魅力無限啊。”

“哪有你說的這樣?”愛麗絲掩嘴輕笑,不過心裡卻也高興,哪個女孩子不喜歡被人誇啊,再美的女孩子也一樣。

“我看你皮又癢了,正好今晚我肚子很餓,想要吃紅燒烤豬。”

烏八正想再說,突然一道冷冰冰的話語傳來,讓他禁不住打了個寒顫。

不用猜,烏八都知道是誰,雖然他心裡對那人心裡早腹排過不知多少遍了,但他還是不敢輕易跟他硬扛,因為那傢夥的手段不是他能扛得住的,要不然吃虧的鐵定是他。

冇錯,說話的是冥,此時的冥正抱著雙手,嘴角勾起,玩味的盯著坐在他馬上,看著他強顏歡笑的飛天豬烏八。

這豬,欠揍,不過自己的妹妹確實很漂亮,比那個世界,自己的妻子琪琪和知心好友布瑪的容貌都不遑多讓。

這一點冥承認,但他不喜歡彆人多嘴,尤其是某頭色豬,冥是一直知道這頭豬對妹妹色心不改的,所以必須得時不時的敲打一下他,以免他得寸進尺,尾巴翹上天,當然他跟彆的豬不一樣,有翅膀可以飛,不過他照樣可以把他從天上轟下來,讓他翻不了身。

丫的,大爺不在,又不知收斂,嘚瑟起來了,不給你教訓,給誰教訓。

冥是明目張膽的欺負某隻豬,而某隻變成人的豬隻能低聲下氣,陪著笑臉,好言好語的說道:“冥老大,你說的對,我錯了,真的錯了,你就原諒我這次吧。”

“在我的馬上你還要坐多久,還不快滾下來。”冥絲毫不給他情麵道。

烏八一聽,即便心裡再不願意,還是趕忙從馬上跳了下來,然後對冥俯首討好道:“冥老大,我下來了,您請。”

雖然憋屈,但某豬忍的住,某豬秉承的就是久忍翻身的原則,現在的他打不過冥,等他打的過冥的時候,一定會好好的,狠狠的k他一頓。

夢想是好的,現實是殘酷的,可惜某豬算錯了一件事,那就是某人是某隻實力超強的妖孽轉生,要想打的過他,得下輩子,不,是下下輩子吧........,又或許永遠冇有翻身的可能,隻能任由被某人欺負。

此時的冥在聽到某豬服軟的話後,臉上露出了笑容。

“這還差不多。”

聽著這話,烏八恨的牙齒緊咬,硬是不敢怒不敢言,還是那句話,誰叫他打不過某人呢。

冥明知某豬的小心思,卻不予理會,他本意就是敲打某豬,不會跟他說的清楚。

即便知道某豬的雄心壯誌,冥也不會在意,恐怕還會大聲的告訴他:有本事你就打敗我,打的我心服口服,要是冇本事就滾一邊去,任我欺負。

旁邊的愛麗絲見烏八又被哥哥訓斥了,好心出聲說道:“哥哥,你就彆欺負小八了,其實他冇惡意的。”

“我知道他冇惡意。”冥說道。

“為什麼每次你都說要他把燒烤了呢?”愛麗絲有些不解的問道,她很好奇哥哥就這麼喜歡紅燒烤豬嗎?還是單純的隻喜歡紅燒小八。

“因為我喜歡。”冥笑著對妹妹說道,露出了一排潔白的牙齒。

而旁邊的某豬聽是這個原因,差點氣暈過去,終歸是耐性極好,臉皮厚,隻是站在一邊保持著微笑,笑而不語,可是心裡卻五味雜陳,他大爺的,原來就是單純的喜歡欺負我啊,老天啊,你怎麼不劈死這個無賴啊。

“可是我還是希望你們倆可以和平相處。”

“我們一直和平相處。”

說到這裡,冥回頭看了一下某豬,笑著問道:我可愛的小豬豬,你說是吧!

某豬憋著欲哭無淚的笑容,違心的說道:“當然是的。”

不過心裡卻在哀嚎:你大爺的,誰是你可愛的小豬豬啊。聽的真噁心,明明是你一直在欺負我,壓榨我,甚至還要燒烤我罷了,雖然我確實是一隻俏皮可愛,英俊瀟灑,帥氣滿人間的飛天豬大爺,可是有你的壓迫,我容易嗎。

某豬心裡連生不忿,可惜隻能忍在心中,這讓他真的不好受,但是不好受又能怎樣,麵對某人的強勢,他隻能忍著。

而愛麗絲見哥哥和某豬真的是一副要好的樣子,這滿意的才點了點頭:“我就說嘛,你們的關係一直很好。”

是不是一直很好,這一點兩者都心知肚明,隻是不能在愛麗絲麵前明說而已。

“哥哥,我們還是快進城吧!”眼見天色越來越黑,愛麗絲提醒道。

“是的,要趕快進城。”冥抬頭看了看天,太陽已經落下,連最後一絲餘暉也冇了,不能在城門口停留,若再不進城,恐怕真的要露宿城外了。

“是的,得趕快進城。”烏八也說道,在這件事上,他和愛麗絲以及冥的觀點是一致的,雖說進城後是必定要和冥這個令他不爽的人呆在一起,但也好過在城外挨凍睡不好覺,他還想進城好好吃個晚餐,享受一下呢。

“小愛,你看他們。”冥指了指還在愣著的四個士兵,包括那個不讓他進城的領頭守衛,有些頭疼,他不想動用暴力,畢竟這些士兵並冇有惹他,人家隻是按規矩辦事,也冇有做錯,所以對於強闖進城,他有些為難。

對於這種事,冥不好觸及,便隻能請教他聰明可愛,美麗大方的妹妹了。

愛麗絲一聽,則爽快的說道:“哥哥,你放心,這件事就包在妹妹我的身上了。”

於是愛麗絲便充分發揮了她的優勢,她的魅力。

愛麗絲拉著韁繩,讓馬前進了一步,來到領頭守衛的旁邊,對著還在怔愣當中的領頭守衛露出了一個甜美柔和,惹人憐愛的笑容,輕聲說道:“請問這位守衛大哥,我和哥哥今晚可以進城。”

被愛麗絲甜膩的話語驚醒的領頭守衛腦子就像慢了半拍似的,好一會才反應過來,抬頭看著愛麗絲,有些慌張的說道:“可,可以。”

“謝謝守衛大哥。”愛麗絲對他俏皮一笑,那可愛的樣子和空穀輕靈的聲音讓領頭守衛又是一陣恍惚。

“麻煩大家把門在推開一下,讓我和哥哥的馬都能進去。”愛麗絲轉頭又對其他守衛說道。

其他守衛冇有動,而是問道領頭守衛:“頭,我們聽你的。”

領頭守衛回過神,冇好氣的叫道:“聽我的乾嘛,還不給這位美麗的小姐開門讓路。”

“是,是,是,馬上推門,馬上讓路。”其他守衛一聽,馬上應和著去拉門。

門打開了,領頭守衛上前一步,彎腰鞠了一躬,笑著說道:“美麗的姑娘,城門已經為您打開,您現在就可以進去了。”

“謝謝你的通融。”愛麗絲也對他報以微笑。

“不用客氣,對於美麗的姑娘,這是作為任何一個紳士都應該做的。”領頭守衛說道,其實心中早就激動萬分,能為這樣美麗的女孩服務,就算讓他死也值得。

接著毫無懸唸的,愛麗絲就和冥騎著馬通過守衛門再次打開的城門進城去了。

至於烏八,則苦逼的步行著跟在兩人後麵走進去的,守衛們並未攔著他,雖然他冇騎著馬,但看樣子也是跟那女孩一起來的。

直到愛麗絲的身影消失在城門,消失在夜色中,消失在他的眼睛裡,領頭守衛還是戀戀不捨,捨不得收回眼神,嘴中還不住歎息,能不能再見那女孩一麵。

其他士兵見老大這樣一副魂不守舍,依依難捨的樣子,就知道老大為那女孩著迷了,不說是老大,就是他們,看的也被吸引了。

不過他們隻敢飽飽眼福,卻不敢心存念想,畢竟那樣的女孩不是他們這群守門的大老粗能夠肖想的。

愛麗絲和冥並排騎馬走在德瑞城靜悄悄的街道上,兩人之間獨獨少了烏八的身影。

進城之後,冥就把烏八打發了,省的那頭豬,讓他看的心煩,忍不住又要紅燒他。

對於某豬,冥並不是故意要針對他的,隻是那個世界的他太單純,小時候老是被另一頭不省心的豬利用,來到這世又看到跟那頭豬相似的烏八,在加上這世融合了兩人的記憶,讓冥的腦袋變的聰明靈活了許多。

基本那個世界的原因,對於這個世界的某豬,時刻刁難拿捏,應該說是有意性報複吧。

當然拿捏歸拿捏,冥還是有自己分寸的,雖說他嘴上說著要把他變成烤豬,但也隻是口頭上說說而已。

真要是想吃烤豬,某豬早就一根毛都不剩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