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蕩北軍將士聽令!”

“北蠻朝廷,假借投降我大盛之名,在北蠻皇都中設下埋伏。”

“北蠻丞相卓陀淩空,更是派人刺殺北蠻皇帝,罪不可恕。”

“準備迎戰北蠻賊軍!”

一道道傳令聲,瞬間響徹四方。

與此同時,蕩北軍陣容也緊跟著逐漸發生了變化,已經擺出了一副迎戰的架勢。

他們早已做好了迎敵的準備。

隻等著此時盛王殿下下令,與北蠻大軍一戰!

見此一幕,那些正向著北蠻皇宮那邊壓陣的北蠻大軍,臉色都不由一陣惶恐不安。

他們此行是來剿滅蕩北軍的。

丞相早已經在此地埋下了埋伏。

轟天雷爆發之後,按道理說,這些蕩北軍應該葬身於此了。

可如今,丞相的埋伏,並未能奏效。

那如此一來,便意味著北蠻大軍又要正麵迎戰蕩北軍了。

可先前蕩北軍所表現出來的戰鬥力,他們所有人都有目共睹。

現在,蕩北軍要再度殺過來了,他們心中的恐懼瞬間便被勾起來了。

“丞相,丞相,蕩北軍要向我等發起進攻了!”

“我等該如何?”

卓陀淩空身旁,一名北蠻將領急忙詢問。

他們最後的手段已經失敗了,可如今卻是徹底惹怒了蕩北軍以及那大盛盛王。

一旦蕩北軍的殺伐再度襲來,天知道等待北蠻大軍的會是怎樣的後果?

卓陀淩空臉色早已難看到了極點,整個人顫顫巍巍。

即便是他,也不由充滿了驚怒與恐慌。

他的計劃全都失敗了,一切都在那大盛盛王的掌控之中。

這般時候,北蠻大軍如何能夠攔得住蕩北軍,一切全都完了!

可是,他不甘心!

他又怎能甘心?

隻不過三萬人而已,在那大盛盛王的率領之下,竟然就能夠踏平北蠻皇都。

自古至今,這般功績,何曾有人做到?

偏偏這大盛盛王做到了。

他無法接受眼下的情況!

卓陀淩空緊咬著牙關,陰沉著臉,忽的向四周高聲下令。

“傳令下去,所有將士,退後者死!”

“所有人,都不許給老夫後退半步!”

“如今,蕩北軍都已經被引誘入我北蠻皇都之中了。”

“他們是有迫擊炮,可當此之時也難以施展,尤其是,我等與他們距離極近,當此之時更是正該展現我北蠻大軍戰力之時!”

“都給我衝,殺過去,我們北蠻大軍何時畏懼大盛的殘弱之輩?”

他這一番話,充滿了堅決與狠厲。

一旁的北蠻大軍將領心頭狂顫,看了前方的蕩北軍一眼。

心中的恐慌反倒稍稍減退了一些。

正如丞相所說,蕩北軍已經進入北蠻皇都之中了。

今時已經不同往日了。

北蠻大軍與蕩北軍之間,相隔不過是北蠻百姓所隔出來的區域而已。

莫說是那迫擊炮,就連他們的轟天雷,可也能隨意覆蓋到蕩北軍所在的區域。

雙方之間的戰力差距,已經由於距離被拉近,而無限縮小了。

如此一來,北蠻大軍也的確用不著在顧慮蕩北軍了。

“大軍聽令,蕩北軍已經不足為懼了!”

“聽從丞相號令,殺儘蕩北軍,生擒大盛盛王!”

“抓住大盛盛王者,可封王侯!”

“殺!”

卓陀淩空身邊,一道道命令迅速傳遞下去。

這迅速讓四周慌亂的北蠻大軍都逐漸壓下了驚懼,現在的情況已經完全不同了。

就算是蕩北軍,也無法在此地,全力施展那迫擊炮。

那麼,雙方之間,其實就不存在什麼碾壓性的優劣勢。

“殺過去!”

“蕩北軍不過才三萬人而已,他們攔不住咱們了!”

“他們根本來不及,假設迫擊炮,衝到他們身前,便能夠徹底斬殺他們!”

“封王拜侯,就在今日!”

北蠻大軍中,卓陀淩空在不斷地振奮著士氣。

他雙眼圓睜,死死地盯著前方。

事到如今,他已經賭上了一切。

不論如何都要戰勝眼前的蕩北軍。

隻要能夠抓住大盛盛王,那麼,他便能夠一舉挽回北蠻的劣勢。

更是能夠自此之後,在北蠻稱帝,去角逐天下。

這蕩北軍,無法成為他的阻礙!

“殺!!!”

北蠻大軍裹挾著狂暴的喊殺聲,向著蕩北軍所在的區域衝殺而去。

他們衝過四周北蠻百姓的人群,衝到了蕩北軍陣營前方。

全都手持兵刃,要與蕩北軍展開白刃戰。

正如先前卓陀淩空所說,蕩北軍已經不占據優勢了。

那麼,北蠻大軍便可藉此機會,一舉除掉蕩北軍!

可前方,蕩北軍卻始終不曾有絲毫的慌亂。

他們依舊陣列在前,等待著北蠻大軍衝殺而來。

商聖公與盧天罡等一眾將領各自率領著蕩北軍,各負其職。

“前方的人馬,待到北蠻大軍趕至,先行施展手榴彈。”

“後方,立即準備迫擊炮!”

“一旦北蠻大軍撤離,便使用迫擊炮迎敵,務必將他們全部斬殺!”

眼下的情況,蕩北軍也早有應對了。

即便是他們深入北蠻皇都之中,一時無法施展迫擊炮。

可他們手上,還有著手榴彈!

這纔是他們進入北蠻皇都後,手裡真正的大殺器!

終於。

北蠻大軍臨近了蕩北軍前方,各自揮舞兵刃,就要衝殺而來。

可就在這時。

蕩北軍陣營中,有高呼聲響徹。

“放!”

下一刻,前方所有的蕩北軍將士齊齊動手,拉動手榴彈。

奮力地揮舞起胳膊,向著前方投擲出一枚枚手榴彈!

那一道道手榴彈,烏漆嘛黑,扔出去的距離並不算遠,可是,卻剛好足以冇入北蠻大軍的陣營之中。

那些北蠻兵士注意到此,還都有些疑惑。

不明白髮生了什麼。

不過,他們並冇有多少慌亂。

反正他們親眼見到,如今的蕩北軍,可無法施展迫擊炮。

但就在他們這般想著之時。

轟隆!!!

一道道爆響聲,驟然自北蠻大軍隊伍中爆發開來。

沖天的火光伴隨著飛濺地碎片,幾乎在頃刻間,便見一片北蠻兵士淹冇其中。

轟隆隆!!!

而且,爆響聲此起彼伏,接連不斷,瞬間便讓衝殺而來的北蠻大軍一下子懵了!-